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二千二百四十五章 自不量力
    绝色毒医王妃最新章节!

    君武召的嘴角,却露出了抹嘲讽的笑。

    “在你眼里,我这个少主不过就是个傀儡而已。”

    君家族老脸色变,态度也不敢太过生硬。

    “我这都是为了君家,少主您可别冤枉老夫?”

    君武召却是神色变,冷冷道:“既然你还知道我是君家少主,那么这件事,就按照我说的办。所有人,都退回去!我们君家的事情,我们自己处理,不用麻烦别人。”

    林梦雅听着他们的内讧,面上却是副看好戏的样子。

    微微眯起眸子,她戏谑道:“看来,君家上下唯独只有个少主,还带着几分风骨。不过今日他救的可不是我,而是你们。”

    那君家族老不明所以,正想反驳之时,却被君武召冷冷的盯住了。

    “我再说最后遍,若你们还自认是君家之人,还认我这个少主,就给我退下!”

    第面时,还带着几分小傲娇还甚稳重的青年人,如今却暮色沉沉,眸竟然生出了几分阴郁。

    林梦雅却并不觉得可惜,生逢乱世,还是家之主,早些成长起来也好,免得被当做傀儡,受人摆布。

    “少主,你这是置君家于险地!”

    族老有些急了,脸色沉,就想要拿着辈分来压制对方。

    “作为你的长辈,我不能看着你错再错下去!”

    周围的人,显然也更听族老的话。

    此时,林梦雅微微勾唇,讽刺道:“今儿我也算是见识到倚老卖老的过人之处了,也罢,看在你家少主的面子上,我给你们条生路。只要你们现在速速离开,我便可以既往不咎。但若是你们执迷不悟,那就得按照我的规矩来了。”

    部分人已经萌生退意。

    毕竟他们也不傻,别看他们人多,但人家那边四个都是身手顶顶好的高手。

    族老却另有打算。

    这件事不管怎么说都是他们君家占理,便是打起来,他们也不敢下重手。

    君家的事情可拖不得,这次必须要带回去个孩子!

    “宫家主,我们君家赌不起,这就得罪了!来人,将宫家主请出去!”

    更多的人冲了上来,可是这次,林梦雅眼的神色,却没了星半点的温度。

    “该怎么做,按咱们家的规矩来,我进去看看昱。”

    她优雅起身,而旁边的宫五跟宫二,则是脸的冷笑。

    “住手!我以君家少主的身份命令你们,停手!”

    君武召大声疾呼,奈何肯听他的话的,竟是少数。

    林梦雅背对着那群人,道:“君少主,哪怕是你是神仙也救不了他们。他们的命,我就收下了。你君家若是还想要继续与我作对,我宫雅,奉陪到底。”

    君武召生生的打了个冷颤。

    那女子话太冷太凉,只觉得人心像是被冻结了半,憋得喘不过气来。

    就在此时,紧闭的大门却被人从里面打开。

    声玄衣的龙天昱,慵懒的靠在门口。

    君家族老却觉得自己见到了救命良药,高呼声。

    “殿主!请殿主开恩,救救我们君家吧!”

    所有人都带着期望的看向了男人。

    可那人的目光,却径直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落在了林梦雅的身上。

    “来。”

    他伸出手,将她牢牢的握住。

    分出片刻的眸光,却带着猩红的杀意。

    “将暗算之人,拖入圣殿大牢。”

    顷刻间,就定了那些人的罪。

    刚才还只有宫二他们四人,不过转瞬间,就被群暗卫无声无息的包围住了。

    君家族老两股战战,惊恐莫名的看着周围的人。

    “殿、殿主!你这是做什么?我们君家与你早有婚约,你这么做,就不怕老殿主震怒,叱责你么?”

    龙天昱厌烦的看着那个老匹夫,他在屋子里,可都听得清二楚。

    “那你就去找他,不过,你也得有那个命在。”

    说完,就带着自己心爱的女子回到了房间内。

    君武召攥紧双拳,纵然他恨透了自作主张的族老,跟盲目跟从的族人们,但他却做不到看着他们活活把自己给作死了。

    “我再说最后遍,不想死的,就放弃抵抗。不然,我也保不住你们!”

    可族老,再次无视了他的话,还对他怒目而视。

    “你这个废物!君家便是有你,才会走到今天!大家莫怕,我就不信,他们真的能把我们都杀了!”

    他话音未落,所有的暗卫就亮出了自己的武器。

    刀剑入体,血红飞溅,当第个人真正倒下的时候,所有君家人都傻了。

    “违令者,杀!”

    暗卫毫无感情的威胁,终于成为了现实。

    君武召垂下双眸,无力的嘲笑着自己。

    “呵......”

    他算是什么少主啊!

    脑海里,却不由得想起了关于那位宫家家主的传言。

    怪不得,那位会选择她。

    自家那些只会梳妆打扮,勾心斗角的女子,又有几个能赶得上她的呢?

    且不管外面如何变成修罗地狱,刚进得门内,林梦雅就被人抱在了怀。

    “借我靠下。”

    男人身上还微微带着几分潮意,显然方才场大汗,让他排净了药。

    林梦雅拖着他,伸出手细细的试了试他的额头。

    还好,已经不热了。

    “怎么不在屋子里好好休息?”

    她知道男人已经没了什么力气,却依旧在强撑着。

    龙天昱放心的将自己身体的大部分重量交给她,笑着道:“我家夫人挨别人的欺负,我又怎么能干看着?”

    “胡说什么呢,谁又能欺负得了我。”

    她话音浅浅淡淡,听着像是抱怨,可心里却是带着几分甜蜜的。

    好不容易将半撒娇半赖皮的人弄到了床上,龙天昱却抓住了她的手。

    “先别走。”

    那人将她的手枕在了脸下,巴巴的看着她。

    “我希望你能多陪陪我。”

    神情,跟他们的儿子们如出辙。

    林梦雅明知道她这人是故意的,但又实在舍不得,只能让他先得逞。

    “好吧。但是你得好好休息了,这药已经已经没有大碍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龙天昱心里得意。

    他就知道她舍不得,因此便心安理得的枕着她的手,闭上了双眼。

    外面,声音渐渐平息。

    几分钟后,有人敲了敲门。

    “主子,君家的这些人都被抓了,该如何处置请您示下。”

    林梦雅看着已经熟睡的龙天昱,心对君家早就没了半点的同情。

    “将他们先押下去,问问他们究竟是谁给的熊心豹子胆,居然连我的人都敢暗算。”

    “是。”

    这些人里面,唯独有君武召个是真被蒙在了鼓里。

    那情药很是厉害,而且是针对昱力竭之后的情况的。

    幸好她来得及时,不然若是他真的与别的女子发生关系的话,药性纾解之后,人也跟废人差不多。

    这根本,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而是有人在背后,蓄意谋害!

    若是有人指使,那她自当会抓出这个人来;若真是君家自己的主意,他们就等死吧!

    圣殿的地牢内,被关起来的君家人都蜷缩在墙角。

    君武召就在墙角,看着自己的族人,除了痛心之外,他更觉得心冷。

    如果到现在他还看不清楚的话,那他这个君家少主,也就太无能了些。

    “少主,这宫家当真是嚣张至极!您放心,我们不会在这里待多久。像是她这般倒行逆施之人,当真以为这世上无人可制止她了么?”

    都到了这个时候,君家族老还是不知生死的样子。

    君武召突然觉得很是疲累,他自嘲的苦笑着,话里也带着些无奈。

    “族老,你是不是还把我当成三岁小孩子糊弄?”

    族老愣了愣,随后目光闪烁着垂下了头。

    “少主说的这是什么话......”

    “我且问你,那药是你从哪里得来的?”

    虽然这件事也经过了他的手,但他越想越不对劲。

    要知道这位太子殿下武功盖世,当时人可力战数百圣殿叛逆还是立于不败之地。

    既然如此,为何能轻易就了君家的招数?

    还有那药,君家家风严明,便是家里人再不堪,也不会采用这种无耻的手段。

    他当时是被气疯了,现在想起来,却处处都留有破绽。

    “这药,自然是家主准备,以备不时之需的。”

    “你撒谎!”君武召死死的盯住了对方。

    “我父亲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而且,他最恨的就是这些下九流的手段。你给我说实话,这药,究竟是哪来的!”

    他疾言厉色的问道,而那族老也像是豁出去似的,嚷嚷道:“要不是家主给我的,我哪里能得到这么厉害的药!再说、再说这件事还不是怪你办事不利,若是能多缠住宫雅会,现在咱们就已经成事了!”

    君武召突然抓住了对方的袖子,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我去找宫雅的事情,知道的人甚少,可我看你倒像是早有准备。还有,这药是你故意留下来,告诉我用了这个东西,就能让殿下乖乖听话。也是你误导我,说这是父亲下的命令。父亲常年在君家,对此间的事情不甚了解,他又怎么能事先预料,殿下会拒绝履行我们的婚约?还准备了这种龌龊的下流手段来取种?你到底,隐瞒了我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