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二千二百九十六章 连环骗局
    秦副殿主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殿内的流言他也知道。

    虽然他也不相信殿主会看上吴家的这个小丫头,但昨天傍晚,他是亲眼看到吴家姑娘与殿下一同用了膳的。

    不管今后如何,现在的情况也算棘手。

    想了想,他先客客气气地对林梦雅说道“请问夫人,刚才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不过就是我与吴小姐有一些争执。”

    林梦雅话音未落,迎双就哭哭啼啼的打断了她。

    “你撒谎!副殿主大人,刚才我家二小姐不过就是来跟殿主夫人打个招呼。谁知道她心生嫉妒,不但用语言凌辱我家二小姐,甚至还心生歹念,想杀了我家二小姐!”

    “你再乱说一句,我就拔了你的舌头!”

    白苏冷喝一声。

    林梦雅冷眼瞧着那个振振有词的女子,“说的倒是很忠心,怎不见你着急给你家二小姐诊治?忙着将罪名往我的身上扣,你是以为大家都瞎了,还是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搬弄这些口舌是非?”

    林梦雅气势非凡,几句话压过了迎双。

    秦副殿主眉头皱起。

    “夫人说的很有道理,来人,快将吴家小姐扶起来,找最好的大夫给她诊治。”

    迎双抹了一把泪,现在倒是哭着喊着去照顾吴湘了。

    只不过经过刚才她的一番“宣扬”,众人看向她的眼神里,难免带上几分怀疑。

    秦副殿主做事谨慎妥帖,向她告罪一声后,亲自带着人去安置吴湘。

    不过在临走之前,他还是细细的询问了一番刚才的状况。

    林梦雅只是照实说了一遍,秦副殿主点点头就离开了。

    所有人都散开,可白苏却依旧有些愤愤不平。

    “主子,我看那个迎双就是故意的!”

    “我知道。”她面色淡然,似乎没有受到这件事情的影响。

    白苏却瞪大眼睛,疑惑道“那您为何刚才还要中她的计?”

    “我这次不中计,还会有下一次。毕竟,他们就是冲着我来的。”

    这一点,白苏并不十分的懂。

    只是风波才刚刚平息,采茹就带来了另外一个坏消息。

    “主子,方才吴家父子跟迎双,去殿下的面前,状告您故意伤害吴湘之罪。”

    来的可真快。

    林梦雅勾了勾嘴角,眸中却是寒意森森。

    没过多久,就听得外面有人传话来。

    “夫人,殿主让您过去一趟,说是有事想要当面询问您。”

    采茹打开门,将人迎进来问道“殿下可说是什么事了么?”

    对方为难道“小的也不知,不过好像是跟吴家有关系。”

    白苏顿时怒了。

    “好个不要脸的吴家人!主子,你带我去,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还能无耻到什么程度。”

    但林梦雅摇了摇头,说道“你留在这里,采茹,这次你跟我去。”

    临走之前,她压低了声音,对白苏说道“你去联系二哥哥跟五哥哥,让他们集结人马。”

    “是。”

    前殿之中,吴家父子慷慨激昂,迎双低头拭泪,一

    家人把个被害人家属的样子倒扮演得淋漓尽致。

    “殿下,这种人包藏祸心,若是继续留在您的身边,只怕会对您不利!”

    吴家主面色凝重,一副忠臣模样。

    主位上,龙天昱长眸眯起,手指频繁的敲击着把手,显得有些不耐烦。

    “本尊心里有数。”

    此时,外面传来通报声。

    “殿主,夫人已经在殿外等候。”

    “让她进来。”

    “夫人,里面请。”

    林梦雅刚走进来,吴家主猛地冲了过来。

    他双眼通红,咬牙切齿地喊道“贱妇!你竟敢对我女儿下毒手!我——”

    他扬手就要打,可惜却采茹一手架住,半点动弹不得。

    “吴家主,我家夫人可不是你想打就打的人。”采茹冷冷警告道。

    而林梦雅只瞥了他一眼,就径直走到龙天昱身旁的位置上,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殿下叫我过来,所为何事?”

    龙天昱沉住气,语气淡漠的询问道“听说你教训了吴湘?”

    她歪了歪头,似笑非笑的说道“她又不是我圣殿里的人,我如何教训?”

    那边,吴家大公子也冲上去,将自己的亲爹解救下来。

    然后指着林梦雅,愤恨的嚷嚷道“是我夫人亲眼所见,就是你下的毒手!你眼见我妹妹受宠,所以心生嫉妒,才毁了我妹妹的容貌。如你这般蛇蝎妇人,肯定会有报应!”

    “宠爱?”她像是听到了莫大的笑话,“殿主从未有过纳娶的心思,何来争宠一说?殿下,你何时娶了吴湘,我怎么不知道?”

    龙天昱心道,还不是她让自己卖弄美色惹出来的麻烦?

    不过表面上,他还是斩钉截铁的说道“本尊只有一个夫人,从不曾许过他人。”

    “你们可都听到了,连殿下都说跟吴家小姐毫无关系了,你们还有什么想说的?”

    吴家人没想到,殿下竟然是这么一个始乱终弃的渣男。

    只有迎双眸光一闪,意识到他们可能是叫这对夫人给耍了。

    当下,就立刻抓住了还要继续争辩的吴家大公子,柔柔弱弱的跪倒在地。

    “就算是我家姑娘会错了意,但她伤人已是事实。而且宫雅本就是个丧心病狂的狠毒妇人,殿下,您可千万不要被她给蒙骗了!”

    龙天昱冷哼一声。

    “胡说八道,夫人行事光明磊落,本尊到觉得,是你们诬陷架构!”

    “不,妾身所说句句属实,且妾身有证据!”

    林梦雅跟龙天昱对视一眼。

    后者问道“你有什么证据?”

    那迎双抬起头来,脸上满是惊恐的泪痕。

    “妾身曾被她掳走,若不是我家姑娘三番两次的前去向她讨要,让她投鼠忌器,只怕现在妾身,也早就遭了她的毒手!”

    她声泪俱下,说的跟真的一样。

    林梦雅这边眉头一蹙,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龙天昱也意识到了蹊跷,继续问道“你说夫人要杀你,她为何要杀你?”

    谁知此时,迎双却当着大家伙的面,露出雪白的后颈。

    “那是因为妾身是上古遗族的后人,

    宫家跟我上古遗族,世代都是宿敌!”

    迎双的自曝,更是出乎林梦雅的预料。

    她没想到自己辛苦查验才得来的消息,竟被迎双如此轻易的说了出来。

    她忽然明白过来,原来那些发狂的人,其实就是个圈套!

    “什么上古遗族,本尊甚至从未听说过。”

    迎双却指着自己脖颈后的一块红色胎记说道“我上古遗族的后人,都会有这样的记号。别人不知,可宫家却清清楚楚。因为宫家,本就是负责猎杀我上古遗族血脉之人!”

    “荒唐!”林梦雅怒斥道“什么猎杀,我可从来没对所谓的上古遗族下过手。”

    但那迎双却步步紧逼。

    “殿下,您若不信,可以去看看之前死了的那些发狂之人的尸体。他们都是被夫人下了药,而且那种药,就藏在夫人的手中!”

    林梦雅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对方说的,一定是她根据龙血果配置出来药。

    背后之人的心机果然深沉,几乎是掐住了她的心思,一步步的引她入瓮。

    龙血果已经被她用完了,便是有,她也无法证明拿东西的效用。

    反而是她研究出来的那种药,定然也会被他们所用。

    龙天昱心思敏锐,几乎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你说的这些,本尊闻所未闻。但本尊绝不会坐视不理,你们先下去吧,这件事,本尊会亲自询问夫人。”

    吴家父子已经懵了。

    他们只是被迎双所利用的棋子而已,后续的事情,他们可是一概不知。

    但迎双却一改之前的柔弱可怜,态度也强硬了不少。

    “殿下证据确凿,您若是还要给这个毒妇开脱么?圣殿,可当真是让天下人失望!”

    龙天昱脸色一变,正要呵斥,却看到秦副殿主,一脸凝重的疾步走进来。

    “殿下,外面有几位自称是上古遗族的裁决长老的人,想要见您。”

    闻言,迎双脸上一喜。

    再看向林梦雅与龙天昱的时候,已经是满脸的讽刺。

    “殿下,既然是我们上古遗族的裁决长老来了,那您总该相信我的话了吧?”

    龙天昱并未受其影响,正襟危坐的沉声道“请进来吧。”

    “是。”

    就连林梦雅自己也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快,又见到这么多上古遗族之人。

    为首的三人鹤发童颜,只是面相都是一样的严肃古板,想来所谓的裁决长老,也应当就像是法官一样,负责裁决古族里的事情。

    之后的随从清一水的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男子,也都是寡淡认真的面相。

    唯一的不同的,就是三位老者着黑衣,而那些年轻人都是深蓝的衣衫。

    见到他们来,迎双就像是见到亲人似的,行大礼跪迎。

    “营山族江家江家迎双,拜见三位裁决长老!”

    为首之人看了她一眼,问道“营山族江家?你们不是早在一年前,就搬出营山族了么,怎么又在这里?”

    江迎双哭哭啼啼的说道“我家家主的确带着我们搬到了外面,但在半路上,我们就遭到了伏击。我跟剩余的十七位族人被人当成奴隶贩卖,却不想,竟落入了敌人之手。除我之外,剩余十七口全部被杀。还请裁决长老,为我们做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