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二千二百九十九章 早有因果
    这下子,就连穆长老都一脸的错愕。

    林梦雅有些意外,难不成这还是什么秘密?

    “我是因为一些机缘巧合,得知的这件事。不过我可以保证,我绝对对你们的族人,没有任何的坏心思。只是有两个朋友拜托我,让我将病症的原因查出,好对症下药。我既然答应了他们,自然就会遵守承诺。如果穆长老方便的话,能不能对我透漏一些病症的具体原因。若我能解决了,也算是造福古族了。”

    穆长老显得有些激动。

    “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是我上古遗族中人拜托给你的?”

    林梦雅点点头。

    “我知道,我作为一个外人,插手这件事实在是有些不妥。当我那两位朋友也是因此受了不少的苦楚,我也实在是不忍心看到他们因此受罪。若是破坏了古族的规矩,还请穆长老不要追究他们,我自己承担就好。”

    但没想到,穆长老却摇了摇头,然后一脸严肃的看向了她。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若是如此,那夫人就应当不是想要猎杀我们的族人,夺取血脉的人了。”

    这回,轮到林梦雅一脸懵了。

    她怎么就突然就洗清嫌疑了?

    “穆长老,您这是什么意思?”

    “实不相瞒,那些猎杀我族人血脉之人,一直不肯相信我族中血脉有问题。而且夫人之前必定是做了什么事情,才让我古族之人将族中的隐秘告知。如此看来,夫人必定不是那种丧心病狂之人。”

    林梦雅感觉,自己好像无意中又被厉傲与君武召救了一次。

    但茅长老却不信,一直气呼呼的瞪着她,嘴里还嘟囔着别被她骗了之类的话。

    “行了老茅,少说几句吧。”

    其实更深层的原因,是因为林梦雅之前话里话外透漏出来的信息,足够诱人。

    若是她真的有法子将古族的血脉隐疾解决掉的话,对于古族之人来说,其恩德如再生父母。

    便是有风险,穆长老也觉得值得冒险。

    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友好了不好,秦副殿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暗地里个自家夫人递了个赞赏的眼神。

    不愧是他们家老殿主赞不绝口的女子,无形之中就将危难化解,也是厉害。

    这边,穆长老看向她的眼神,明显就犹如春风般的温暖。

    “夫人不管想知道什么,在下都一定配合。若是方便的话,在下可否问一句,对于古族的血脉病症,夫人可有什么应对之策了么?”

    她想到了龙血果,可又怕再惹出什么风波来,只得慎言。

    “目前只是稍稍有一点方向而已,哦对了,你们应该有延缓血脉之症的法子吧?”

    “实不相瞒,经过我们这么多年的研究的确是有。可惜,这法子只能治标不治本,而且还对我们的身体有所损伤。因此,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绝对不会用那些法子来治疗。”

    林梦雅点点头,斟酌了一番。

    “穆长老,有件事我想要跟你耽误谈一谈。”

    从目前的态度上来看,穆长老一来理智,二来因为跟她以及老殿主师父有旧交,所以还是比较靠谱的。

    至于其他人,她有些信不过。

    穆长老力排众议,将所有人都给轰走了。

    这下子,只剩下她与她家男人,以及穆长老。

    “有什么话,你尽管说。”穆长老笑着道。

    林梦雅再三犹豫,才轻声道“您知道,龙血果么?”

    穆长老的脸色微变。

    “敢问夫人,是从哪里听说这东西的?”

    “我是在这些尸体上偶然发现的,这东西应当对你们的血脉之症有着延缓作用。”

    穆长老点点头,压低了声音说道“幸亏你把老茅给赶走了,夫人可知,这龙血果是目前唯一一个,可以用来延缓我族血脉之症的圣药。只是龙血果的种植方法,就记载在南亭集上。现在我族的龙血果树已经寥寥无几了,也因此,我族之人才会对南亭集如此上心。”

    林梦雅这下子彻底明白了。

    大概是运气爆棚,这次来的是对她颇有好感的穆长老,否则,她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穆长老,不管您信不信,在这之前,我压根不知道龙血果是个什么东西。现在看来,应当是有人故意陷害我。”

    穆长老却露出了一个,让她安心的眼神。

    “夫人不必因此而忧心,其实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你绝对不会是我们古族的敌人。”

    林梦雅不太懂穆长老话中的含义。

    但穆长老却只是笑而不语,她也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

    倒是他的一番话,恰似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

    龙天昱也把这些话,都听了进去。

    他也难得开口。

    “既然穆长老这般信任我夫人,那我也可以保证,至少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会为你们提供我的帮助。”

    穆长老大喜过望。

    “多谢殿主体恤,遇到你们,真是我古族之幸!”

    林梦雅笑了笑,话锋一转。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穆长老,我觉得那个江迎双有些问题,你们还是不要太过信任她比较好。”

    事情到了现在这一步,他们总算没过于被动。

    穆长老闻言,也心有所感。

    “就算夫人不说,我也有这种感觉。昨日我们回去之后,她又再次找了上来,哭哭啼啼的都是说夫人的所谓的罪状。可她并不知道,那个挪出去的江家家主,从前曾与我有过数面之缘。我试探了她几个问题,结果她都是支支吾吾的,没敢正面回答我。”

    这下子,林梦雅不得不感叹,什么叫做运气,这就叫脸白不用愁啊!

    “没想到,穆长老还是我的福星。”

    却见穆长老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只是想要见见她的后人,现在看来,当真是不虚此行啊。”

    “她”是谁,不言而喻。

    三人相视一笑,也有了几分默契在其中。

    “那江迎双背后的人,只怕不会消停。”她说道。

    穆长老也道“正是这个道理,其实我们古族之中出了奸细的事情,我也听其他长老说过。这次,我也是出来‘钓鱼’的。”

    古族也出现了问题,林梦雅摇了摇头,有些惋惜。

    不管是卫国还是古族,都存在的太久了。

    就像是一棵千年大树,不管外表看起来有多么的枝繁叶茂,但还是不免生了蛀虫。

    对于穆长老的好意,她自然要回馈。

    “如果需要配合,穆长老一定要对我们说。我对于神秘的古族十分的感兴趣,若是有机会,还想去拜访一番呢!”

    穆长老立刻兴高采烈的说道“好啊,我古族之人一定欢迎夫人。”

    龙天昱眼瞧着这一老一少谈得投机,却还是忍不住出言打断了他们。

    “去拜访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还是想想怎么找出这幕后之人吧。”

    那两人也觉得有道理。

    三人低声商议了一番,最后才得出了结论。

    穆长老临走之前,正式向他们两人深鞠一躬。

    “得您二位相助,是我古族之幸。还请二位在未来我古族遇到危难之际,能够念在今日的情分上,助我古族一臂之力,我古族之人感激不尽。”

    林梦雅与龙天昱,郑重其事的答应了对方的请求。

    待人走后,林梦雅靠在龙天昱的肩膀上,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真是没想到,攒人品还能有这样的好处。”

    龙天昱听出了她话中的庆幸。

    “这得多亏你有个好祖宗,我有个好师父。”

    林梦雅轻轻一笑,“的确是如此,但我更觉得,这应该就是佛家所说的因果。龙天昱,我本身就是我宫家人所种的‘果’,如今也该来还这些‘因’了。”

    作为她的伴侣,这些事情龙天昱都晓得。

    十代家主的精心布置,再加上这些年来,所有人为止所作出的牺牲。

    终究,是到了因果相抱的这一日了。

    他将怀中的女子抱紧。

    “你,也是我的‘因果’。”

    林梦雅笑了笑,将整个身体,都靠在了他的身上。

    但愿,他们都能得到一个好的结果。

    穆长老回去之后,将三位长老都召集了起来。

    那些弟子们,则是只负责守门,里面的交谈的内容如何,他们一概不知。

    没过多久,茅长老跟另外一位长老,就脸色沉沉的走了出来。

    “这个老东西,真把自己当老大了不成?老子就不听他的,我看他能如何!”

    脾气火爆的茅长老站在门口,朝着里面嚷嚷了几句。

    另外的那位长老则是拉扯着,将他带回了屋子里。

    看到这样的情景,那些弟子们虽心里有疑惑,却不敢多言多语。

    没过多久,就有一个身材高瘦的弟子,悄声对自己的伙伴说,要去给三位长老弄一些清火茶过来。

    弟子们也都看到了三位长老的争执,因此对他的行动,也并没有任何的阻拦。

    那位弟子悄悄离开,然后绕到了一处僻静的角落。

    “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你老半天了!”

    江迎双刚出现,就娇嗔的跟对方埋怨。

    后者立刻寂静的捂住了她的嘴,将她推到了旁边的空屋子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