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二千三百章 设计引敌
    “你干什么?这里没人!”

    江迎双白了对方一眼,将男子的手给推了下来。

    后者还是一脸的谨慎,左右看了看,才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交代你办的时候都办妥了没有?”

    江迎双得意的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纸包来。

    “放心,药都在这。只要那个老东西喝下那么一点点,就会立刻归西。”

    男子这才点点头,可还是不放心的嘱咐她。

    “穆长老本不该跟着一起来,我看他跟那两人的关系不错,有可能会阻碍我们的计划。这一次,咱们必须先把他给除掉。”

    江迎双点点头,眼中泛出几许怨毒。

    “要不是那个老家伙,我何至于要费这么大的力气。吴家那父子那两个蠢货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可实在辛苦。”

    男子的眼中,却没多少情义。

    “行了,该得的好处一样都没少你的。记住,这次一定要成功。”

    “知道了。”

    看对方如此没情趣,江迎双也失去了跟他的兴趣。

    俩人合谋一番后,男子顺着原路返回。

    而她则是去了茶水间。

    等到再出现在男人面前的时候,江迎双又假装跟男人不认识。

    “我是给三位长老送茶来的。”

    男人点点头,不动声色的与其交换了一个眼神。

    随后,江迎双就将茶分别送到了三个长老的屋子里。

    人还没等走出院子,就听得穆长老的屋子里,传来一道脆响。

    负责在门口守着的弟子立刻冲了进去,只听得屋子里传来弟子们的惊呼。

    “快来人,长老出事了!”

    顿时,弟子们全部都跑了进去。

    其他的两位长老也闻声而至。

    江迎双暗暗的勾起唇角,成了!

    可她刚想离开,就被人给堵了回去。

    “江姑娘这是要去哪?”

    采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手还按在了自己的剑柄上。

    江迎双的笑容略有些僵硬,但还算镇定。

    “我,我当然是要去给穆长老找大夫。”

    “哦?穆长老怎么了?”

    “他”江迎双立刻反应了过来,反问道“我怎么知道他怎么了?我看,八成是你们圣殿的人动了什么手脚!闪开,我要去找人!”

    她伸手去拽采茹,可对方却一个闪身,让她的手落了空。

    正在江迎双转身就走的时候,林梦雅却带着白苏,将人逮了个正着。

    “不是要找大夫么?我就是圣殿最好的大夫,走吧江姑娘,咱们一起去看看。”

    林梦雅的态度实在是太镇定太古怪了,以至于江迎双几乎没能反抗,就被三个姑娘给逼回到了院子之中。

    此时,那些弟子们都守在屋子内外。

    江迎双眼珠子一转,立刻高声叫道“毒杀不成,你们还想对我们长老下毒手么?”

    此时,那些弟子们也都看向了她们三人。

    但林梦雅没着急分辨,只是淡淡的瞥了江迎双一眼后,朗声道“穆长老,您现在状况如何了?”

    里面没立刻传来回应,正当江迎双还想要继续搬弄是非的时候,穆长老才道。

    “对不住了夫

    人,老夫刚才一不小心弄湿了衣裳。您稍等我片刻,等我换了衣裳再来见你。”

    “也好,穆长老请便。”

    穆长老的声音中气十足,根本就没有半点中毒的迹象。

    这下子,江迎双与她的同伙都慌了。

    穆长老,不是应该中毒了么?

    过了一会,换了一身衣裳的穆长老,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茅长老这下子脑袋都纠结成了一团浆糊。

    这其中到底出了什么事?

    “诸位,请跟我一起进来吧。”

    穆长老对着林梦雅,以及其他的两位长老发出了邀请。

    三人纷纷点头,而且林梦雅还用眼神示意白苏跟采茹,带着江迎双。

    不知不觉中,外面已经被圣殿护卫队的人团团围住。

    这下子,里面的人便是插翅也难飞了。

    茅长老一坐下来,就咋咋呼呼的问道“我说老穆,这到底咋了?刚才我听他们说,说你中毒了?”

    穆长老看了老友一眼,叹了一口气。

    “老茅,这一次咱们可都被小麻雀啄了眼睛。”

    “你说清楚,到底是咋回事。”

    穆长老沉痛的看了一眼江迎双。

    “江姑娘,我自认没什么得罪你的地方,那你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设计我?你先是装成江家人,让我们误以为殿主与夫人想要对古族不利;而后你又利用我的信任,试图毒杀我,还要嫁祸给圣殿。你小小年纪,哪来这么多狠毒的心思?”

    眼见着自己的伪装被揭穿,江迎双只得哭哭啼啼的装可怜。

    “长老冤枉,晚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定是有人,要陷害我!”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林梦雅根本就不怕她不承认。

    她勾唇笑了笑。

    “这么说来,江姑娘是不会承认,刚才的那杯茶被你下了毒吧?”

    江迎双有些紧张的攥住了袖口。

    却还是咬着牙硬犟。

    “夫人,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茶是我拿来的不假,可用的都是你们圣殿的东西!也许,这毒本来就是你们自己下到里面的!”

    “可我记得,你不是拿了三杯么?”

    她看向了另外两位长老。

    那两人旋即明白了过来,脸色一黑。

    “该死的丫头!你这是准备要我们三个的命么?”

    说着,茅长老就要冲过去教训江迎双。

    可却被采茹拦下。

    “茅长老,您先别忙着教训她。这次的事情,她一个人可做不到这么圆满。”

    “你什么意思?”

    茅长老回头怒瞪着她。

    林梦雅笑了笑,不慌不忙的解释道“她一个姑娘家,除了你们之外就算得上是无依无靠。但她却胆敢对你们三位动手,她就没想过自己的后路会如何么?”

    一番话,点醒了茅长老。

    他虽性子冲动,但却不蠢。

    当下,一双眼精就冷冷的环顾四周。

    “看来,是有人看我们这几个老家伙碍事了。”

    穆长老挥了挥手,让茅长老先稍安勿躁。

    “夫人,依你看此事该如何处置?”

    林梦雅坐在桌前,瞥了江迎双一眼。

    “要么,就是她自己招认换取一条活路;要么就是以命换命,让她自己把这杯茶给喝尽了。”

    茶杯碎了,可里面还有些余下来的茶汤。

    采茹将这些茶汤小心翼翼的收集到了另外一个空杯里,倒也有一杯底。

    作为下毒的人,江迎双最清楚这毒药的威力。

    只要入了口,半口就能要人的性命。

    “不要!穆长老,茅长老,常长老,你们千万不要被这个女人给骗了!宫雅,明明是你下的毒,是你要谋害三位长老!”

    尽管江迎双撒泼打滚,可周围的人还是铁石心肠。

    穆长老更是叹了一口气,不发一言。

    这一次,江迎双可彻彻底底的失去了自己的依仗。

    仓惶间,她看向了之前跟她接头的男子。

    “我说,我什么都说,求求你们,放过我!”

    却不想那男子眉头一皱,立刻上前抄起了茶杯,冷声呵斥道“你这毒妇,竟敢谋害长老!我古族,绝容不下你这种人!”

    说着,手下就用力捏着江迎双的下巴,让她再也说不出半个字,生生将茶汤灌下。

    “呜”

    江迎双瞪大了双眼,死死的看着对方。

    男子面容冷酷,手下也用了十足的力气。

    “可真是厉害。”

    围观了全过程的林梦雅见状,脸上却带着几分讽刺。

    “穆长老,现在情况已经明了,该如何处置,那就是您三位的事情了。只不过我圣殿的罪名,现在可否都能洗清了?”

    穆长老无力的点了点头。

    “唉,都是我古族自己惹出来的麻烦。夫人,这一次算是我古族欠你的。”

    林梦雅却笑着轻轻摇头。

    “没那么严重,只是咱们合作而已。”

    这一番话,让周围的人都像是蒙在了鼓里。

    但最惊愕的,应当是那个痛下杀手,想要斩草除根的弟子。

    只见本来应该立刻毒发身亡的江迎双,现在只是捂着嗓子,不停的咳嗽。

    此时他才意识到,原来,他们都被人给耍了。

    男子心足够狠,当下就要去掐江迎双的脖子。

    谁料白苏跟采茹出手更快,两人一人一只手,只听得令人牙酸的“嘎巴”声,男子的两只手臂,就被她们二人扭断。

    “啊——”男子惨叫一声,人也痛得瘫倒在地。

    林梦雅瞥了一眼,冷冷说道“在我面前还想玩这招,这只是给你的一点小小的教训。”

    穆长老只觉得面上无光。

    可对于眼前的女子,难免心中有些新的惊叹。

    “还是夫人有远见,这件事,我一定会查个清楚,给您,也给我自己一个交代。”

    她点点头,“那就有劳了,对了,我圣殿的地牢不错,是个严刑逼供的好地方。若是他们不听话,我可以把地方借给您用用。”

    还不等穆长老拒绝,那死里逃生的江迎双,就操着一把嘶哑的嗓子,喊道“我说,我什么都说!穆长老,求求您,给我一条活路吧!”

    林梦雅露出失望的神色。

    “唉,就是可惜了地牢里新添的几套刑具了。穆长老,您真的不再考虑考虑了吗?”

    穆长老立刻摇头摆手的拒绝。

    心想这宫家女人,果然不好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