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有匪:押个王爷当相公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四喜人
    屋里还有其他的丫鬟,听见海棠这么说,都低下了被臊红的脸,拼命憋着笑。

    灵香小脸儿先是红了起来,而后又突然变得难看起来。“大丫头是伺候王爷跟前所有事情的,并非是姑娘想的那样。姑娘出身青楼,也别把所有人都想成一样。”

    “我出身青楼又怎么了?我能让你们小王爷娶我做王妃,你这个大丫头服侍了这么久......他碰过你没有?”

    灵香仗着自己是王爷跟前的大丫头,向来都对她们颐指气使,趾高气昂,还真的就把自己当成了主子。王府里的丫头,没少受她的气。

    现在见灵香被人噎的讲不出话来,一众丫鬟心里头倒是舒服了,可是对王爷昨晚带回来的女人,多少也有些不满。

    尹泽是什么身份,那可是承王爷唯一的儿子,是皇上最喜欢的侄子。如果承小王爷真的娶到了这么一个出身下贱又讲话粗鄙的女人,他们王爷的名声,不就更坏了吗?

    灵香怒瞪着海棠,张口刚要反击回去,却见海棠抬手往她肩头上狠狠一推。灵香站在门口的地方,脚边就是不高不低的门槛,这么被人一推,重心不稳,直接就朝着后头跌了下去。

    眼看着就要摔在地上,灵香身子又被人稳稳扶住。抬眼一看,心里的委屈瞬间就都涌了出来,紧紧抓着那衣袖,泫然欲泣。

    “小王爷......”

    海棠站在原地,冷眼看着他。“小王爷来的真是时候,怎么好巧不巧的让这丫头就倒在你的怀里。王爷,海棠可是不依的。”

    尹泽唇角弯起笑意,扶着灵香的手就这么一松,这丫头就狠狠摔在地上,好不狼狈。

    海棠抿着笑,忙招呼说:“快,快把小王爷的大丫头扶起来。”

    一帮丫鬟们都笑出了声音,却没一个人愿意上去把灵香扶起来。灵香难堪的爬起来,望着尹泽挤出两颗金豆子。

    尹泽连个正眼都没瞧她,径直走到了海棠跟前。

    “八字对上了,月底便是黄道吉日。”

    海棠有些懵,这还真定下了?

    “走,我带你出去选嫁衣。”

    尹泽抓住她的手腕,带着她就往外走,直到出了院子,海棠才刹住脚,语气凉薄的问道:“现在没外人,小王爷还要做戏给谁看?”

    尹泽轻摇头,“你这女人,怎么一点儿情趣都不讲。”

    “我与小王爷才认识几日,你就又送我宅子又要娶我做王妃,现在还要跟我讲情趣?我只是乡下地方来的小姑娘,小王爷你这样,奴家怕……”

    尹泽笑意渐深,到后头竟是朗声大笑起来。海棠默看了他片刻,终于有些恼了。

    “你笑什么?”

    尹泽虽是止住了笑意,却藏不住眼里的轻松。“你这奴家两个字,也是从乡下地方学来的?”

    他大步一跨走到海棠跟前,伸手揽住她的腰,往自己怀里紧了紧。海棠错愕的瞪着他,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出手朝着尹泽的面门袭去。

    尹泽截住她的手,将那只手放在自己心口上,一面又情意款款的低头望着她。“月底便完婚,你现在这么着急做什么?这些打情骂俏的动作,大婚后,洞房里,为夫陪你玩儿。”

    说罢,他揽着海棠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出了府。踏出府门后海棠才后知后觉,她顿住脚步,“不对啊小王爷,有钱人家做嫁衣,不都让人家来府里头量身选料的么,虽说这婚事仓促,但也不能这么将就吧?”

    尹泽毫不在意,“小爷的女人如何能将就得了。”

    说话间,小童已经驾着马车过来了。海棠不愿再跟这么不正经的人站在一起,刚要上马车,又被她给拉了回来。

    “算了,咱们不做马车。我带你逛逛京城大街,免得你总说你是乡下来的姑娘,没见识。”

    海棠那一口老血恨不得喷他一脑门。好歹她也是玉峰山的二当家,当初寨子里抢了好东西,都是她第一个挑第一个选,哥哥们更是宠着她,但凡有点儿好货都往她跟前送。她海棠,还能稀罕大街上的小玩意儿?

    ……

    “这是什么?”海棠手里头拿着个像是四个孩童挤在一起的小玩意儿,虽是木质,但雕刻的精致。

    “这个你也没见过?”尹泽忍俊不禁,把她爱不释手的四喜人拿过来,“这东西买回去……倒也应景。”

    小贩机灵,会做生意,刚才见海棠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便知道生意来了,给她推销的都是些颜色鲜艳好看又小巧逗人的玩意儿。这会儿又听贵公子说了这么一句,当即眼前一亮。

    “公子与小姐可是要办喜事了?这位小姐瞧着心善,公子看着也大方,这样,这四喜人就算是小人送给公子与小姐的,当做是给二位的贺礼。”

    小贩这通客气倒是把海棠弄得不好意思了。她虽是见惯了金银珠宝,但从小哥哥们便教她舞刀弄枪,她压根就没见过这样有趣的小玩意儿,适才刚到这就已经挪不动脚,几乎就把人家小贩卖的东西都给玩了个遍。人家现在还要给她送东西,她哪儿好意思。

    海棠从尹泽手里把那四喜人给抢回来,“付钱。”

    尹泽示意身后的小童掏银子,小童语气不善。“人家都说送的了,还给什么银子。”

    “这四喜人是送的,但余下这些我都买了。”海棠指着小贩摊位上的东西,说的十分豪迈。

    小童往自己主子身上看了一眼,见他点了头,这才不情不愿的掏着银子。见小童磨蹭,海棠干脆把他手里的钱袋抢了过来,给小贩扔了十两银子。

    小贩故作苦闷的捏着那十两银子,“小人家境贫寒,也只有这么点儿手艺赚些碎银子,可今天还没卖出生意,找不了这么多的银子。”

    海棠大手一挥,“余下的就都赏你了。”

    尹泽点头,“嗯,都赏你了。”

    小贩笑得合不拢嘴,一面说着恭喜的话,一面就要收摊回家了。小童瞅着海棠手里的钱袋,气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离了一段路,海棠才想起来问:“那小贩怎么知道你要成亲了?”

    尹泽觉得她这反应实在是钝得可爱,他指了指一直被海棠捏在手里的四喜人,“这个,四喜人,你真的没听过?”

    “我乡下人,没听过没见过不是很正常?”

    小童不客气的嗤笑着:“四喜人,顾名思义那便是四个喜事,其中一喜便是洞房花烛喜。这四喜人哪怕是个三岁小孩儿都知道,独独你不知道?你这乡下地方也太偏远了些。还有,你这么明目张胆的捏着这东西满街招摇,还真是不害臊。”

    海棠在听见洞房花烛喜这五个字时还有些不大好意思,听到后头就来了脾气。尹泽将她拦下,笑言:“这东西虽然是个福气,但姑娘家这么拿着玩儿确实不大矜持。”

    说着,他便取下腰间那一块玉佩,把上头的挂绳从玉佩上取了下来塞进她的手里,又用挂绳穿好了四喜人,稳稳当当的挂在了腰间。

    “这玉算是我送你的,也当做是你承王妃的身份。”

    “主子!”小童急眼了,这玉佩,哪儿能这么轻易就送人了!

    海棠瞧着掌心里的这枚玉佩,实在有些捉摸不透这小王爷的心思。

    尹泽把她带到一家铺子前,海棠抬头,却不见这一家的门面。里头走出个小姑娘,瞧见尹泽时愣了愣。

    “陈妹,你爹在么”

    小姑娘指了指里头,声音清脆好听。“在里头呢。”

    尹泽点头,先一步进了铺子。海棠往那小姑娘身上看了一眼,也抬脚跟了进去。

    铺子里清一色挂着的都是嫁衣,什么样式都有,嫁衣下的台子上都配着头冠和绣鞋,整整就是一套的。

    听见说话声,海棠抬起头,正巧见尹泽与一位儒雅男人一同从里间走出。那男人看了海棠两眼,“这位便是新王妃?”

    闻言,小姑娘眼中显露惊讶,正要说话,又听她爹说:“我这刚好就有一身新嫁衣,我拿来给小王爷瞧瞧?”

    尹泽摇头,“我给双倍的价钱,你给我新做一身。”

    男人张了张嘴,又什么都没说,只是让女儿把海棠带过去量身。小姑娘从进门开始就没停过对海棠的打量,看得她好不自在,语气也就差了一些。“你跟尹泽很熟?”

    小姑娘摇头,“不熟。”

    “那人家叫你陈妹妹。”

    小姑娘一愣,笑道:“我爹给我起的名字,就叫陈妹。”

    海棠眉心一跳,只得赔笑,“好别致的名字。”

    量了身,海棠与陈妹一起走出去,恰好听见陈妹她爹对尹泽说了一句:“小王爷大婚,那傅大人家……”

    “爹,量好了。”

    陈妹这一声阻了她爹的话,尹泽见人出来,便告了辞。

    出了铺子,海棠随口说:“陈妹她爹真逗,说什么都要带个新字。新嫁衣,新王妃……怎么,难道你还有个旧的?”

    小童面色大变,扯了海棠一把。“你乱说什么!”

    海棠光注意到小童莫名激动的情绪,却没看见尹泽微微沉下去的面色。

    “你激动个什么劲儿,难道你们小王爷真有个旧的?”

    小童有些急了眼,“我家主子的声誉都被你这个女人给坏光了!”

    “够了。”尹泽把海棠拉到身边来。海棠觉得他这只手未免太过冰凉,抬眼看去,又见他面色无恙,依旧还是那个俊俏风流的小王爷。

    “哪有什么旧的,你就是我尹泽独一无二的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