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有匪:押个王爷当相公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偷来的玉佩
    定下了嫁衣,尹泽又带着海棠在京城大街上招摇了好一会儿,这才情意绵绵的拉着她回府了。

    不到片刻,京城里每个人都知道老承王爷家那个玩世不恭的小王爷,要成亲了。虽不知道娶的是哪一家的小姐,但见过的都说,那小姐长得漂亮,能与东元第一美人霍寒烟相比。又说起那霍寒烟……

    虽未有人明说,却各个都偷着笑。

    晚膳时候,老承王爷把尹泽叫到了书房中,好一顿数落。

    “你倒是出息了,你这婚事我还没跟皇上商议下来,你倒是先带着人出双入对,弄得整个京城都知道你要娶王妃了!”

    “皇上因为这事儿一直把我骂到现在才准我出宫,你倒是抱着美人屁事儿不管。”

    “听说还有两家小姐因为这事儿殉情了,好在被人发现的早,救了回来,否则你真是要被人戳脊梁骨,老子的到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还有那个女人,最好给我安分守己一些,若她胆敢给我承王府抹黑,我第一个就杀了她!”

    ……

    “我娘……”尹泽终是不耐的开了口,老承王爷浑身气势在这一瞬间都收了起来,两三步就走到了他跟前来。

    “你娘怎么了?”

    尹泽有些懊恼,“你话太多,我都忘了我要说些什么了。”

    老承王爷气得想打人,收回半抬起的巴掌,语气沉闷。“好好想想。”

    尹泽长叹一声,“没想到儿子这一场婚事竟让父王这般苦恼,不仅担心我被人戳脊梁骨,还要担心丢了脸。不仅如此,还说要杀了我的女人。若是我娘还在王府,定然喜欢海棠那性子,定然也会赞成这场婚事,定然……”

    老承王忙改口说:“海棠那性子,确实像你母亲。”

    “咦,父王只见过海棠一面就知道了她的性子像我娘了?”

    老承王爷脸色铁青,实在想要狠抽儿子一顿。看着老承王爷那脸色,尹泽轻咳一声,说:“皇上那边就劳烦父王多费心思了。至于那两个什么小姐,人家殉情大概是因为前几日新婚的国相姑爷,跟我有什么关系?”

    尹泽站起来,径直朝着门口走,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停下了脚步。“我娘说,等我那大婚那一日,她怕是要亲自来一趟的。”

    老承王爷瞬间来了精神,声音里揣着两分激动。“她真的说了?你大婚就来?”

    尹泽满面忧愁,“自然是真的。但皇上若真的怪罪,我也不想太难为了父王,这婚事要不就延期?或者干脆就算了吧。”

    “怎么能算了!”老承王爷阔步就往外走,“你等着,我现在就进宫,今日就将这婚事给你定下来。”

    尹泽抿着笑意,直到老承王爷走远,才举步走出了书房。

    海棠回来后一直在屋里捣鼓那些买回来的小玩意儿,一会儿弄弄这个,一会儿又玩玩那个,不知怎么的又想起了尹泽那块玉佩来。

    她把那块玉拿出来,放在掌心里细细端详着。虽不是行家,但也从这么多年打家劫舍的岁月里得出了经验,这确实是块好月。她隐约记得小童说过,这玉要是丢了,老承王爷定不会轻饶了尹泽。现在他这么爽快的把玉佩给了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咦,这不是小王爷身上的那块玉么?”

    海棠抬眼望去,见灵香并着另外一个丫鬟走了进来。灵香自然也看见了这块玉佩,一张脸都黑透了,几乎是小跑着过来,伸手就要来抢着玉佩。

    海棠把手一收,同时伸出脚,灵香就这么绊倒在了她的脚边。一并进来那丫鬟一声惊呼,都不知道该不该上去扶灵香一把。

    灵香大概是摔疼了,半天都没爬得起来。海棠冷睨了一眼,吩咐说:“愣着干什么,现在小王爷不在,没人抱着她,你还不赶紧把这大丫头扶起来啊。”

    小丫鬟抿着嘴偷笑两声,这才把灵香扶了起来。灵香刚一站稳,便指着海棠骂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偷了小王爷的玉佩!”

    海棠挑着眉,“你说我偷的?”

    “这玉佩可是圣上赏赐,小王爷从未离身过。若不是你偷的,那这玉佩为何会在你手里?”

    “还是御赐之物?”海棠笑了起来,没想到她一个山匪,竟然能用上御赐之物。瞥见灵香腰间挂着的穗子,又指着说:“把你这个穗子给我。”

    灵香瞪着一双美目,“你这人!偷了小王爷的玉佩,现在还想要明抢我的穗子?”

    海棠冷笑,“刚才倒是没想抢,现在你倒是提醒我了。”

    说罢,她直接伸手去揪住了灵香的穗子。本该轻轻一拽就下来的东西,没想到灵香还给它绑死在腰带上了。海棠没拽下那东西,倒是把灵香吓得尖叫起来,抓着自己的穗子连连后退。灵香一叫,又再把身边那小丫鬟吓得一跳。

    “叫什么叫!”海棠被灵香这一声弄得有些烦躁,干脆直接将人撂倒,又叫其余的几个丫鬟过来把人摁住,硬生生的扒了人家腰上的丝带,抢了人家的穗子。

    抢了穗子也就罢了,等灵香咬牙爬起来的时候,海棠已经把那穗子给拆了,手法利落漂亮的弄了个绳儿出来,绑上了尹泽的玉佩,垂在了腰间。

    “你!”灵香见她如此,嘤嘤的哭了起来。“你给我等着!”

    丢下这一句,灵香转身就跑了出去。

    海棠啧啧两声,问帮着摁过灵香的这几个丫鬟,“不就一个穗子,她这么宝贝的?”

    先前与灵香一同进来那丫鬟犹犹豫豫的开了口:“之前小王爷夸过她这个穗子,她才会这般宝贝。”

    海棠恍然大悟,“这样啊,那我抢的倒是合情合理了。”她瞧着那丫鬟,问:“你叫什么?”

    “奴婢茴香。”

    “什么香?”

    “茴……茴香。”小丫鬟回的战战兢兢,毕竟刚刚不仅看见海棠把灵香撂倒在地,还看见海棠把人家丝带给扒了。万一这准王妃一个不高兴,也会自己的衣服给扒了。

    海棠眼角一抽,“这名字你们小王爷取的?”

    茴香点头,指着屋里头其他几个丫鬟,“这是沉香,木香,丁香,但凡是小王爷的丫鬟,都以香为名。”

    海棠眼角又抽了一阵,“你们小王爷特别喜欢香字?”

    茴香惶恐的低了头,其他几个香丫鬟也都低下了脑袋。“奴婢不知。”

    见她们都是一副惶恐模样,海棠顿时没了心情,摆摆手让人都退下去了。

    第二天一早,尹泽又过来了。进门瞧见海棠的第一句话,竟是:“你昨日打了灵香?还扒了人家的衣服?还抢了人家的穗子?”

    “哟,这状都已经告到小王爷跟前去了?”海棠毫不在意,捻起一块糕点送入口中。入口即化甜而不腻,馋的她多吃了一块。

    尹泽在她身边坐下,见她吃的满足,也拿了一块送入口中。

    “不是跟我告状,是告到我父王跟前去了。”

    海棠一口糕点噎在嗓子眼儿里,茴香赶紧给她递了水,这才把这口气给顺了下去。

    “她不是你的人么,怎么还能直接跑到老承王爷跟前去告状的,这不合规矩吧?”

    “有什么不合规矩的,你是我的准王妃,她跟我告状有什么用,那便只能去找我父王了。”

    海棠嗤笑,“老承王爷说什么了?”

    尹泽拍了拍手上的糕点屑子,“已经打了一顿,还罚了这个月的银钱。”

    这倒让海棠有些意外。“为何?”

    尹泽想起昨日在书房与老承王爷说的那些话,笑意更深了些。“自然是因为父王心疼未来儿媳妇儿,所以借着这大胆丫头的事情以儆效尤,让不听话不规矩的人长长记性。”

    他说起那最后一句话一字比一字说的还要重些,海棠知道,他这话是说给这帮丫鬟们听得。

    “走,今日我带你在王府里转转,别哪天自己出门找不着回自己屋了。”

    海棠娇笑,“找不着自己屋,那我便去小王爷屋里。”

    尹泽凑到她耳边,“何必呢,我现在不就在你屋里。”

    茴香知道自家小王爷不正经,但也没见过他这幅缠人的模样,更没听过他这么羞人的说辞,脸上的红一直热到了耳根。

    海棠瞧着她那样子笑出了声,再把目光收回来时,恰恰瞧见被尹泽挂在身上的四喜人。不知为何,她的脸竟也热了起来。

    经灵香那事儿之后,再没什么人敢来找海棠的麻烦。尹泽隔两日就带着她招摇的闲逛在京城里,只要她瞧上一眼的东西,统统都往承王府上送。

    京城里个个都知道,承小王爷对那准王妃疼爱至极。不仅如此,就是老承王爷对这准儿媳也是格外喜爱,更在人前夸赞这未来儿媳乖巧懂事。

    也不知道这女子前世到底是修了什么福,竟能投得这么好的命。

    大婚前一天,茴香早早的把海棠叫起来,等她收拾妥当出门时见尹泽早已在门外等候。走近后看他的肩头有滴水渍,她抬手替他拂去,这才晓得他肩头上竟落了一层薄薄的露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