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有匪:押个王爷当相公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小声点,他还在睡
    当海棠飞扑上去,还未碰到他的一片一角,那原本睡着的人突然就睁开了双眸,眸子里带着笑,同时也掺着冷。

    尹泽身体往旁边一避,海棠自然就扑了个空,等她翻过身时,尹泽已经压在她身上,占据了所有优势。

    “小王爷这是要干什么?”

    尹泽看着她眼角的的狡黠,突然也来了兴致。他轻佻又利落的挑开了她肚兜上的带子,冰凉的手指从脖颈一路带过,激起海棠一片的小疙瘩。

    “你这是在山寨里养成的恶习?看见男人就想要扑上去?”

    这是尹泽第二次提起山寨的事情了。

    海棠微微眯着眼眸,好像在笑,又似乎并不像。大概是尹泽真的有些醉了,根本就没法看真切。

    “别的男人我不知道,但今天我可是跟小王爷拜了堂成了亲的,我扑你,天经地义。”

    说着,她一个翻身就要把他压过去,但尹泽力气比她大,身手比她好,根本不用做什么,就又把她压在了身下。

    “天经地义?”

    尹泽一怔,他这才想起这场婚事正是他要来的,面前这女人,也是他自己选的。

    在他愣怔时,海棠突然支起身子,朝着他的唇角浅浅吻了一口。尹泽一惊,竟猛地将她推开。海棠往后跌去,好在床榻柔软,倒也没摔到哪里。

    她抓着要掉下来的布料,重新支起身子,无视尹泽眼中忌讳如深的神情,笑着说:“看小王爷也是青楼里的常客,更听过小王爷的花名,怎么真到了这会儿又正经起来了?”

    尹泽抿着唇角,似笑非笑。“今日不行。”

    “不行?”海棠目光移到尹泽的某处,眉心拧成了疙瘩。“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

    尹泽到底还是被她气笑了,要不是知道她的底细,知道她从小就混在男人窝里听多了这些荤话,他还真的要信了她是出身青楼的人。

    原本都已经离得三尺远的尹泽突然蹦上了床,将海棠一齐拉倒在床榻上,另外一只手轻轻一拉,红色的喜被就盖在了两人身上。

    海棠的身体猛地一僵,可说出的话依旧带着风情。“小王爷这是要干什么,不是说自己不行么?”

    尹泽觉察到她的不适,竟有些想笑。

    他还真当这个女人天不怕地不怕,原来只是虚张声势。

    尹泽紧紧的将她禁锢在怀中,也不管她到底是穿没穿衣,那带子她到底是系没系回来,只觉得她肌肤滑腻,自己怀中香软。“今日洞房花烛,确实不该浪费了。天色已晚,睡吧。”

    两人贴近的身体可以清晰的听见对方的心跳,海棠哪儿敢有睡意。倒是尹泽,不大一会儿,呼吸便渐渐变匀。海棠想要从他怀里退出来,她轻轻外里挪了挪身子,又被尹泽一把抓了回去。

    “安分点儿。”

    于此,海棠便不敢再动了。

    海棠一夜无眠,反倒是尹泽睡得香甜。天微微亮时,海棠才终于下了床,穿上衣服,推门出去了。

    屋外无人,清冷的很。海棠望着这偌大的承王府,又恍惚了起来。

    等茴香等人前来服侍,喊了海棠,她才回了神。

    “你刚刚叫我什么?”

    “王妃啊。”

    海棠皱了皱眉,终是没说什么。

    “小王爷他……”

    “小声点儿,他还在睡。”

    茴香低着头偷笑两声,落在海棠眼里,倒有些嘲讽。“你去准备些吃的,我昨天就没吃东西,现在快要饿死了。”

    茴香乖巧应下便离开了,海棠又站了一会儿才转身回了屋,刚进去就正好撞上了尹泽的视线。尹泽坐在床榻,身上还穿着昨天那一身喜服。

    见她进来,尹泽直接唤了她的名字。“海棠,过来。”

    因昨晚的事情,海棠再见他时总觉得有些硌得慌。她神情微妙的刚走到他身边,竟被他一把抓住了手,只见他抬手见闪过一道寒光,速度快的她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反应。

    尹泽拉着她的手,把她指腹上的血滴在了她昨晚躺过的地方。海棠有些恼怒,她挣了挣,才发现尹泽的力气真的很大。

    “小王爷,量够了,再多也没人信了。”

    如此,尹泽才放开了她。

    海棠有些恼怒的把手指的血渍放在口中吸了两口,“干什么不割你自己的?”

    她说话时唇上还沾着鲜红的血渍,看着格外妖媚诱人。尹泽心里有些乱,“我怕疼。”

    海棠气得不轻,一把就将匕首从他手里给抢了回来。余光瞥见那一抹嫣红,压根一点儿害臊劲儿多没有,反而是多看了他两眼,“小王爷懂得挺多。”

    尹泽不可置否,他当着海棠的面脱掉了喜服,只穿着已经起了褶皱的白色里衣。

    “王妃,小王爷。”

    屋外候着几个眼生的丫头,打头那个手里捧着的是两套新衣。

    “老王爷让奴婢们把新衣送来。”

    尹泽睨了海棠一眼,“进来吧。”

    丫鬟们鱼贯而入,打头的丫鬟生的清秀,低眉顺目,规规矩矩,只是来到床榻边时,也不知是看见了什么,那两只耳朵竟烧得通红。

    “奴婢服侍小王爷更衣。”

    “不必了。”当着一干丫鬟的面,尹泽把海棠抓进怀里,贴着她的耳朵,“你来。”

    海棠眉心一跳正要动手,忽的眼眸一转,脱出他的怀后便拿起他的新衣,笨手笨脚的给他换上,再将那四喜人给他挂上。尹泽自己整了整这一身衣服,这才由丫鬟伺候着洗漱。等海棠收拾好自己,尹泽又催着她去给老承王爷请安。

    刚到老承王爷那边,尹泽就被老承王爷给轰了出来。尹泽也不恼,依旧还是那一副嬉皮笑脸吊儿郎当的样儿。倒是海棠,被请进了老承王爷的书房。

    大概是山匪做的太久,遇上这么个地位尊贵官气十足的老王爷,再被他那一双锐利的眼睛一瞪,海棠心里总有些发虚。

    “父……老王爷。”

    这一声“父王”海棠没资格叫,也根本叫不出口。想了想,还是喊了一声“老王爷。”

    老承王爷默默看了她片刻,终于是开了口。“前日,他带着你去玉佛庵了?”

    海棠点头,“是。”

    “你……见着她了?”

    海棠愣了愣,这才明白老承王爷问的是那玉佛庵里常伴青灯的老承王妃。

    “见到了。”

    老承王爷没再说话了,许久的沉默之后,才又继续问她。“她如何?可还好?”

    海棠点头,“瞧着一切都好,只是……”

    老承王爷神情一紧,下意识的往她那边走近了两步。“只是什么?”

    “只是孤单了些。”

    老承王爷眼中的亮色顿时黯淡了下来,虽是看着她,但神志显然已经神游到了那玉佛庵里。海棠轻咳一声,“小王爷还在外头等,那我就先出去了。”

    “嗯。”

    得了老承王爷这一声,海棠这才松了一口气。正要推门出去,老承王爷又突然喊住了她。“海棠。”

    海棠那颗心突然就被提到了嗓子眼儿,她转身回头,“老王爷?”

    老承王爷目光幽冷,说出来的话更是让她后颈一凉。

    “既然嫁给了泽儿,那万事便要以承王府为先。承王府在,你在。承王府损了,你的庇护也就没了。玉峰山上的二当家,劫了靳子松的女匪,毁了霍寒烟面容和清白的你,若是敢做出对承王府,亦或者是对泽儿不利不忠,本王第一个就杀了你。你可明白?”

    海棠浅淡的笑笑。“明白。”

    她推门出去,反手关上书房门时,双手指尖还在发颤。

    “他与你说了什么?”

    海棠扯开僵硬的唇角,“小王爷床上不行,难道这耳力也不行么?我与老王爷说了什么小王爷站这么近都没听见?又何必再问。”

    尹泽笑了笑,牵起她的手就往外走。海棠抗拒的挣了挣,他却越抓越紧。走出一段距离,他才对海棠说:“他说的没错,承王府在,你在,承王府损了,那就连抗衡国相府的机会都没了。你可以耍王妃的小脾气,但是靳子松,你现在还动不得。”

    海棠一直低着头,尹泽根本不知道她到底是有没有把这些话听进去。他紧了紧抓着她的手,才终于让她抬起了头。

    海棠睁着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我可以耍王妃的小脾气?”

    尹泽一怔,这人怎么想起一茬是一茬。他点头,“可以。”

    因他这一句话,除去还在养伤的灵香,其他曾经服侍过尹泽的丫鬟都被海棠欺负了个遍。有人告到尹泽跟前,后果就如同灵香,就算是把事情捅到老承王爷那边,老承王爷也根本不予理会,之后就再没人敢到尹泽跟前说海棠的不是。

    没几日,京城大街小巷又传遍了,说是承小王爷肆宠承王妃,甚至还帮着承王妃将整个王府里的丫鬟下人都欺负了个遍,弄得整个王府鸡飞狗跳。

    京城里一半人唏嘘,一半人羡慕。

    这一日。

    铭风如同鬼魅一般的出现在尹泽身边,尹泽睨了他一眼,“都办好了?”

    铭风点头,“前两日霍椋已经派人去查她的身份,好在她之前所有的痕迹都已经抹去,再无人知道她是玉峰山上的二当家。”顿了顿,他又说:“属下在办这件事的时候,老王爷也派人办了同样的事情。”

    尹泽有些意外,“是么?父王竟然会管这事儿。”

    见铭风还未离开,尹泽便知他还有事情没说。“还有什么事情,一次说完就好。”

    “霍椋的人查探不到她的身份,倒是意外查到了国相夫人遇害的真相。”

    “国相夫人?”尹泽来了精神,“那可是国相大人的死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