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有匪:押个王爷当相公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我,承王府的
    香婉?

    海棠还来不及惊讶,胡太傅就已经出声阻止。“母亲!”说罢,胡太傅又给自己夫人打了个眼色,胡夫人会意,小声的在老夫人耳边说了句什么,老夫人又懵懵懂懂的由她扶着自己离开。

    香婉是谁?

    先前跟着胡老夫人一同过来的官夫人里,面面相觑,见海棠看着这边,又假装无事的结伴离开。海棠转头去看身边的尹泽,见他刚刚就微冷的神情里又添上了一抹沉痛。

    “我母亲这两年来越发的糊涂,还望承小王爷和承王妃多多担待。”胡太傅看着尹泽的脸色,赔着不是。

    尹泽点头,“今日是老夫人寿辰,胡太傅还是过去看看,别让她老人家受了惊吓。”

    胡太傅连连点头,见尹泽牵着海棠要走离开,本想多问一句,但想想那件事情,又没敢再提。

    海棠又岂会看不出来尹泽与胡太傅两人是刻意避开老夫人提到了,那个叫香婉的人。心中疑虑越陷越深,她憋不住的要开口问,尹泽却先堵住了她的话。

    “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别说。海棠,做人得学着聪明点儿。”

    海棠抬头看见,他亦是在低头看着她。他脸上是难得的正经,正经到海棠根本就不认识他了。

    尹泽松开了的手,“你先回府。”

    不等海棠开口,他就已经大步走开了。海棠盯着他的背影看了片刻,突然轻笑起来。

    不过就是各取所需而已,怎么好像她就是个深闺怨妇似的。

    海棠刚往下走了两个石阶,又听身后有人喊住了自己。

    “承王妃,且,且等等!”

    刘月婵一路追过来,喘了两口后才稳住了气息。“月婵,多谢承王妃。”

    海棠一笑,“谢我什么?”

    刘月婵脸上青红一阵,“月婵口不择言诋毁了承王妃,王妃你还帮我解围。”

    “解围?”海棠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她们挨了打,受了辱,你说这笔账到时候该算在谁头上?是你的,还是我的?”

    刘月婵神情微变。海棠见她被自己吓住,以为她真是怕了,抿着冷笑转身要走。然而刘月婵又跑到海棠前面来把海棠拦下,挺指了她的脊背。

    “我与徐滟儿她们在一起,受了四年的欺负,我从未说过一个不字。但今日之后,我刘月婵再不跟徐滟儿她们来往。”

    小姑娘说的眼眶红红,又满脸的倔强,像极了从前的海棠。

    “说王妃是非,说玉峰山的事情,我刘月婵说过就是说过,绝不会耍赖不认账。若是要追究起王妃打人的事情,月婵也能给王妃作证,明明就是她徐滟儿口无遮拦要做侧妃,才会惹怒了王妃责罚的。左右刘府也跑不了,到时候王妃只管让人来刘府寻我就好。”

    说完这么大一通后,刘月婵走的比尹泽还要潇洒许多。

    “站住,我让你走了么?”

    海棠一声下,刘月婵就只能顿住脚步,紧紧握着双拳,紧紧咬着下唇。

    “你今日表明态度,不怕你爹官职不保?”

    “四年前我爹爹被调职来到京城,因为不懂奉承讨好,只会明哲保身,在朝堂上一直被打压。可尽管如此,我爹爹也从未违背过他做人做事的原则。若是因为此事让爹爹丢了官职,爹爹也不会怪我的。”

    海棠直直的看着她,突然走到她的跟前。

    “刘月婵,你要不要跟我混?”

    刘月婵一愣,“王妃说什么?”

    海棠轻佻的捏了捏她的小脸儿,收手时才反应过来,自己什么时候竟然把尹泽这个习惯给学来了。她不动声色的把手藏进袖子里,“你爹的官职我不敢保证,但我能说,只要我还是承王妃一日就没人敢动你一下。我这么说,你明白了么?”

    也不管刘月婵有没有反应过来,海棠直接拉着人就走到了承王府的马车边上。小童不见尹泽,便问她:“我家主子呢?”

    “你家小王爷心情烦闷,让我先回去。”说罢,海棠跳上马车,冲着刘月婵说:“上来,我送你回府。”

    刘月婵吓得直摇头。“不必不必,我家马车就等在那边。”

    海棠转头对小童吩咐说:“你去告诉刘大人家,让马车不用等了。”

    小童一头雾水,“哪个刘大人?”

    刘月婵盯着脚尖,声音极小。“刘福伦。”

    小童这才明白过来,“哦,是刘冏卿大人。”

    刘月婵似乎又难堪了两分。

    海棠直接把刘月婵拽上了马车,“小童你去知会一声,然后送刘小姐回府。”

    刘月婵想要下车,可海棠却紧紧的抓着她的手,不容她挣脱。刘月婵有些恼怒,可一对上海棠那双眼睛,又不敢再动了。

    小童去跟刘府的人知会了一声,把刘月婵送去了刘府。

    刘福伦正好在府中,听说是承王府的马车送女儿回来,便把她叫过去问了情况。事情闹成这样,刘月婵不敢隐瞒,只得照实说了。

    刘夫人听得心尖儿发颤,怕这些丫鬟不懂事的言语会惹来祸事。只有刘大人一身轻松,问刘月婵,“那徐家小姐性子娇纵,你早就该跟她断了联系。”

    停了停,刘福伦又问她:“你可知承王妃为何一定要送你回来?”

    刘月婵摇头,连刘夫人也不明白。刘福伦长叹一声:“她用承王府的马车送你回来,就是为了告诉所有人,你刘月婵不能再被人欺负了。”

    ……

    把刘月婵送回了刘府,要赶回承王府时,海棠才掀开车帘问小童,“冏卿是个什么官职?几品啊?”

    “这你都不知道?冏卿就是太仆寺卿,从三品,专门给皇上管掌车管马的,算是个闲职,没什么用。”

    海棠失笑,难怪只要一说起刘大人的官职,刘月婵就是一脸的难堪,感情是觉得自己父亲的官职太丢人?可是从三品,这官职已经不低了吧?

    到了承王府门口,海棠又跟小童吩咐:“去找找你家小王爷,别让人丢了。”

    不经意的瞥见一抹身影,她顿时就僵住了。

    小童以为她还要说什么,正要开口问,可眨眼间,海棠就已经跑了过去。

    那人动作极快,海棠追到大街上,却早就不见了那人的影子。她指尖发颤,那个人,为什么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