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有匪:押个王爷当相公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香婉是谁?
    小童在酒楼找到了尹泽,等他喝完了那壶酒,小童才敢劝他:“主子,回去吧。”

    尹泽又喊了小二拿了壶酒,喝了两口后才想起问:“她回王府了?”

    “回了,但刚下了马车,也不知道她是看见了什么,又跑出去了。”

    尹泽喝酒的动作顿了一下,“让人跟紧她,别把人弄丢了。”

    半个时辰后尹泽才一身酒气的回了王府,刚进府门就问门房:“王妃回来了么?”

    “奴才不曾见过。”

    尹泽皱了皱眉,倒也没说什么。刚走到王府的回角亭他便察觉身后景物随风一动,转身,铭风已然站在他的身后。

    他直接开口问铭风;“小童说海棠下了马车又跑了?她去哪儿了?”

    “似乎是个女人。”

    尹泽语调微扬,“女人?”

    “王妃在京城大街跟丢了人,之后就是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想必那个女人对她很重要。”铭风从怀里拿出一张折得四四方方的画纸来,承给了尹泽。

    尹泽将东西接过来,并未急着打开。“上次让你再查查霍椋夫人的事情,你查的如何了?”

    铭风看着他手里的画纸,“小王爷看看便知。”

    尹泽打开手中的画纸,看着画纸上的人像,自然的就想到了一个人。

    铭风适时开口:“这是国相夫人的画像。当年国相夫人在玉峰山附近遇害,而王妃,恰恰又在玉峰山长大……”

    尹泽心口一窒。国相夫人死的早,他从未见过。这一位,竟是国相夫人?

    他再打开画纸,端看着画中人的相貌。

    像。

    从眉眼到她浅笑的梨涡,根本就是六七分的相像。另外那三分一个是温婉大气,一个又是娇媚可人。

    他见过霍寒烟,可就算是霍寒烟跟国相夫人也没有这般相像。如此相像的面容,除了亲生母女之外,尹泽实在想象不到还有什么别的关联。

    难道,海棠真的是霍椋亲女?

    尹泽把画像收起来,语气低沉:“霍椋也查到了?”

    铭风摇头。“不知为何,霍椋的人在查到玉峰山时就给撤了回去,之后就听说他给靳子松求了官职。大概是靳子松做了手脚……”

    “不是,靳子松没这个本事,霍寒烟也没这个本事。”尹泽万分笃定。他想了片刻,“当年找到霍寒烟的是国相夫人的娘家人?”

    铭风回忆了一番,“是国相夫人的亲妹妹,孟庆月。”

    事情捋到这里尹泽就已经明白了五六成了。“再去查查孟庆月。”

    铭风领命,刚要离开,又听尹泽问起:“我娘今日如何?”

    铭风神情顿了顿,似有犹豫。尹泽目光微沉,“嗯?”

    “老毛病犯了,又固执的不肯看大夫,现在入了秋,再耽误下去恐怕要吃不消了。”

    尹泽颇有些无奈,“你劝着她点。父王的话她不爱听,我的也不爱听。唯独你跟黎姨的话她还能听进去一些。”

    铭风没说什么,身形一闪就不见了影子。这一次风不动,叶不摇,就是连虫鸣鸟叫都没有了。

    尹泽渐渐收拢手心,又在画纸完全褶皱之前再打开看了一次。

    太阳西落天色渐沉时还不见海棠回来,尹泽才坐不住的亲自出府寻人。记得铭风提起了京城大街,他便直接朝着京城大街去了。

    京城很大,上百条巷子几十条大街,但只有最宽最敞直通宫门那一条街才能被称为京城大街。

    虽已经是傍晚,但大街上反而更加热闹起来。尹泽放缓了步子,目光搜寻在大街上。他面容俊俏好看,又是王爷出身,哪怕是穿着的再华丽也掩不了身上的贵气。他手里还拿着那把玉扇,行走间更显得风流潇洒,惹得大街上的男女纷纷侧目。

    行至某一处,尹泽才看见站在一家茶馆旁边,一双眼睛来来回回盯着人看的海棠。他抿着唇线,正要朝着那个地方去,恰恰又有人兴冲冲的喊了他一声。

    “承小王爷?”

    他回头,稍稍的愣怔后才对对方释然一笑。“子辰。”

    傅子辰指了指身后的酒楼,“父亲在上面,小王爷要不要上去坐坐?”

    “不必了,我……”尹泽再往前看,原本站在茶馆旁的人早没了身影。

    见他似乎在找人,傅子辰也跟着往前望了一圈。“承小王爷在找什么人么?”

    尹泽没回答,只是收回了目光。“卿卿也来了?”

    傅子辰摇头,“我跟父亲提前了几日,卿卿前两日染了风寒,要稍晚一些才到京城。”傅子辰深看他两眼,又说:“听闻小王爷娶了王妃,恭喜了。”

    尹泽笑不及眼底,“多谢了。”

    见他不愿开口,傅子辰也不想多问,依旧指了指上面,“你,真的不上去了?”

    “不去了,改日我再到府上拜访。”

    说罢,他又原路折了回去。

    尹泽回到王府时,海棠已经先一步回来了,正她端坐在椅子上喝着一碗羹汤。明明是个山匪,但这会儿又动作优雅漂亮,让人根本看不出底细。

    尹泽突然觉得,自己根本就看不透这个女人。

    “吃的什么?给我也来点儿?”

    “你还没吃晚膳?”海棠放下勺子,直接把她面前这碗莲子羹推到他的面前。“小王爷不嫌弃吧?”

    尹泽直接拿起勺子喝完了她剩下的那些莲子羹,“现在嫌弃倒也晚了。”

    他让茴香把空碗拿下去,又屏退了其他的丫鬟,这才看着海棠。“你今天在王府门口,看见谁了?”

    海棠抬起眼眸看着他,“小王爷不是在我身边安插了人的么,既然如此,还来问我干什么?”

    这事儿,在海棠来到承王府的第一天就已经察觉到了。她原先还担心是国相府的人,但两日都不见有人动手,这才猜测是尹泽的人。

    “我的人只负责盯着你,别人他们可管不着。”尹泽展开玉扇,扇两下觉得有些凉,又悻悻放下。他把椅子拉到海棠身边紧紧挨着,“你看见谁了?我承小王爷没什么本事,可要说在京城里找个人,那还是挺简单的。”

    海棠眼前一亮,“你真能找得到?”

    “先说说。”

    海棠将信将疑,“你会画画么?”

    尹泽有些得意,“我的画,在东元还是能卖得出银子的。”

    海棠没搭理他,从案桌上拿了纸笔过来,“我说相貌,你把人画下来。”

    ……

    尹泽听着她的描述,落笔片刻就有了模样。未等他歇笔海棠就把画像抢了过来,越看,她就越觉得心寒。

    “这女人,也是你们玉峰山的?”

    海棠冷漠的把画像扔回桌上,纸张一角落到砚台上,染成了墨色。尹泽把那一角给撕下来,又把画像上的墨迹吹干,这才喊着小童。她一个字都还没说,而尹泽就已经把事情都交代了下去。

    “为什么?”海棠怔怔看着他,“为什么要帮我?”

    尹泽失笑,“你是我的王妃不是么?不帮你,我帮谁?”

    海棠心口一窒,沉默半晌终于说:“她是我大嫂,与我大哥感情甚好。她人好心善,长得也漂亮……那天她说身体不舒服,一直在屋里躺着。出事时,她根本就没有机会逃跑。”

    她的语气逐渐冰冷,最后更是压抑着颤抖。“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何被囚在山寨里的靳子松能有机会跑下山报官府?山寨里的人虽不是武林高手却完全可以自保,可为何那一日各个都只是空有拳脚却使不出内力?直到今天我看见她了才想明白……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啊?”

    尹泽不用猜也能想到了,靳子松能下山报官府,大概就是因为海棠这位大嫂的里应外合,才会让官府这般轻易的就剿灭了一个盘踞山头多年的匪窝。而后靳子松立了功,她大嫂得了自由。

    他再看海棠,这才发现她无声的哭成了泪人。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海棠哭的样子,他大概是泛着同情,竟然不愿意看见她这个样子,甚至还想要伸手给她把眼角的泪给拭去。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确实这么做了。

    海棠突然抓住他的手,紧紧的抓着。

    “她的人,我要活的。她的命,我亲自取。”

    尹泽把手收回来,“我答应你。”

    入了夜,两人却毫无睡意。虽是睡在同一间屋子里,但两个人都是分开躺着。一人睡床上,一人睡软塌,偶尔来了情趣,也只是换换床位,互不打扰。

    今日海棠揣着心事,辗转反侧,弄得尹泽更加烦躁。他半坐起来,斜斜的靠在软塌上,敞开的领口露出胸口结实的肌肉,比勾栏院里的小倌儿还要勾人。

    “你就不能好好躺着?”

    海棠趴在床沿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地上的绣鞋,声音软糯绵长,听着骨头都能酥麻一阵。“小王爷不也睡不着么?从你躺下到刚才,你翻了四十七个身,其中二十九个是面向我这边的。”

    尹泽轻笑,“那你给自己数了没有?”

    “放着这么俊俏的小王爷不留心,我留心自己有什么意思?”

    尹泽隔着距离,灼灼的看了她片刻,突然下了床,直接走到她的床榻边上。海棠稍稍支起身子,抬头看他。尹泽抬起她的下巴,自己则是弯下身子,让两个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

    “刚刚还红眼睛哭鼻子,现在又变回这副媚态了?你这女人,到底有几张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