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有匪:押个王爷当相公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遇见故人
    海棠突然伸手抓住他的衣襟,把他往下拉了拉。“小王爷又带了几个面具?今日在胡太傅府上……”

    她的话还未说完,尹泽就抓住了她的手,把两人的距离拉开。“我说了,做人要聪明点儿,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

    “不该说的不要说。”海棠收了手,乖乖的重新躺回床上,规规矩矩的盖好了被子,最后再睁着一双清澈灵动的眼睛,无辜的回看着他。

    尹泽被她弄得没了脾气,转念又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落了下风,便把人往里一推,再把被子一掀,就这么挤了进来。

    海棠僵了一下,抓紧了被子。“小王爷这是要干什么?”

    “一个人睡不着。”

    海棠有些抓狂,“你过来就能睡着了?”

    尹泽眼中带着笑,“你怎么知道我睡不着?上一次我不睡得挺好?”

    上一次?那不就是洞房花烛那一夜?

    海棠冷笑,直接掀了被子,翻身坐在他的上头。“小王爷,你这么做就不厚道了。我也是个正常人,偏偏你又不行。不行就算了吧,还天天弄这些有的没的。再这么搞下去,我怕我哪天真的会出墙找男人的。”

    尹泽眸中的笑意倏然转冷,抬手间,一阵天翻地覆,海棠还来不及惊呼就已经被压在了他的身下,对上他那双幽冷的眼睛,海棠暗暗心惊。

    “爬墙和承王妃的身份你只能选一样。选前者,我现在就把你的尸体挂到墙上去。选后者,那你还是被我宠着的那个承王妃,要什么,有什么。”

    海棠笑得越发妖媚,“我不过就是说说,小王爷还认真了?”她的手有意无意的触碰到他的后腰,细腻的肌肤如同蛇一般的滑腻,但是又惹出他浑身的燥热。

    他烦躁的翻身起来,抓上软塌上的外衫披在身上,大步走出了寝卧。

    尹泽离开后,海棠反倒是睡得深沉,茴香喊了两三次才终于把她叫起来。想起昨晚的事儿,便问茴香。“你家小王爷人呢?”

    茴香一面给她更衣,一面又回答:“老王爷早早的被召进宫里,回来之后就把小王爷喊过去了。”

    海棠点了头,也没多想。换好了衣服,低头瞧见这两只大大的广袖就觉得心烦,又把茴香喊来:“我难道就没有窄袖的衣服?给我重新换一件。”

    茴香不解,“府上给王府准备的衣服都是广袖的。”

    “都是广袖的?”

    茴香点头,“京城里的权贵夫人和小姐穿的都是广袖的衣裙。若是王妃觉得不便,那奴婢一会儿又告诉总管,让他安排下去,给王妃做几件窄袖的。”

    海棠有些嫌弃,这衣服到底是哪里好了?为了配上这衣服,她每天还得梳个累赘的头发,麻烦。

    要等人安排做衣,还不如直接去买个现成的。

    说起这个,海棠又想起了京城大街的事情。“茴香,你家小王爷给我银子了么?你给我揣几两,我一会儿要出府去。”

    茴香从妆奁旁把之前就准备好的钱袋子滴给她,“王妃要去哪里?奴婢让人安排马车。”

    “不必了。”海棠从茴香手里接过钱袋子,直接就走了出去。

    茴香瞧见妆奁旁那块玉佩,忙拿着追了出去。“王妃你的玉佩。”

    海棠皱了皱眉,“不带了。”

    茴香又追过去两步,“奴婢叫两个侍卫跟着你?”

    海棠停下来,冷笑着告诉她:“你家小王爷怕我爬墙,早就派人盯着我了,再喊两个侍卫,倒显得多余。”

    茴香听不明白,也就没再坚持,只是悄声叮嘱海棠早些回来。海棠心一暖,将茴香拉过来,仔细的看了她手臂上的伤,见那伤虽然已经好了,但水泡的印记还留着。

    海棠抿了抿唇,“伤没好就回去好好歇着。”

    丢下这一句,她就真的离开了王府。

    京城大街就没有不热闹的时候。海棠放慢了脚步,盯着身边来来回回的人,从街头走到结尾,依旧没再遇见过那个人。路过药铺时她想起了茴香,又进去买了一盒烫伤膏出来。

    看着人流涌动的大街,海棠有些颓丧。想要寻一处最好能一眼就能看见整条大街的位置,广袖却不小心挂到了一家门面的招牌上。店里的小伙计急急跑出来,小心的把她勾住的袖子给弄下来,又连句的赔着不是,生怕海棠找他麻烦。海棠懒得跟他啰嗦,甩着袖子就走了。

    不过几步之后她又折了回来,笑盈盈的看着人家。“你家是卖衣服的?”

    小伙计心里直发颤,“是,是卖衣服的。”

    她勾起唇角进了门面,看了一圈后,指着其中一件窄袖的裙装说:“我身上这个,换你这一套裙装如何?”

    小伙计愣住,“换?小姐莫不是在说笑?你这一身可是难得的云萝丝锦,都能买下我们这一个门面了。你说一要换这一身再普通不过的裙装,可不就是在说笑么。”

    海棠有些惊讶,她这一身衣服竟然这么值钱?眼眸已转,她心里已经有了想法。

    她抓起那块被勾坏的衣角,可惜道:“既然这样,那这门面就赔给我吧。亦或者,我去报官!”

    小伙计这回真哭了。“我也只是个干活伙计……这事儿我可做不了主。”

    她抬手指着那一身窄袖裙装,“这也做不得主?”

    片刻后海棠再出来,身上已经换了那一身窄袖的裙装,就是头发也只是简单的绾了个髻,光是看着自己的影子都觉得轻便了不少。

    小伙计心口惴惴,站在门面里偷偷看着她。海棠把他喊出来,问他:“这里有哪个地方是能直接看见整个京城大街的么?”

    “那。”

    海棠顺着小伙计指着的方向看过去,见是一家酒楼,二楼有个转角处靠窗的位置正好能看见整个京城大街。她谢过小伙计,跑到那酒楼里,见有人已经坐在那边,未有犹豫,直接就走了过去。

    “公子,不介意我搭个桌吧?”

    说话间,她已经直接坐了下来。

    两个人,一条凳,就这么紧紧挨着。

    傅子辰惊愕,“这位姑娘,搭桌可以,但你能不能坐到那边去。”

    海棠看了他一眼,轻勾唇角,浅浅梨涡美的恰到好处。“这边风景独好。”

    说完这一句,她又把脸面向了窗外。以傅子辰的角度来看,她的侧颜柔美里有裹挟着几分娇媚,但那双眼睛……

    冰冷仇恨又显得锋利,如同一只高悬的孤鹰,随时都要俯冲下来杀死猎物。

    明摆着是个不简单的人,但傅子辰偏偏就迷上了这一味毒药。

    “姑娘是在找人?”

    他将手边的酒杯倒满,正要举杯喝下时却被海棠拿起来一饮而尽。等她把酒杯放下,傅子辰才后知后觉她竟然与自己共用一只酒杯……

    “公子的脸怎么红了?”海棠把酒壶拿过来,对口饮了两口,之后又用袖口擦了擦嘴角,掩下了笑意。“这酒又不烈……”

    傅子辰这才发现自己的脸竟有些发烫,他不自然的往旁边挪了挪,“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这么没有分寸。”

    海棠一头雾水,“分寸?什么分寸?”

    傅子辰轻咳一声,“自然是男女大防,肌肤之亲。”

    海棠笑得狡黠,“我们万花楼里的姑娘哪儿有资格说分寸。”

    说着,海棠矫揉造作的往他那边有挨了挨。傅子辰已经坐在了边儿上,再挪就要掉下去了。余光不经意的瞥见那人的身影,海棠猛地站了起来,在傅子辰还未反应过来时就已经翻窗跳了下去。

    偏偏酒楼下来了一辆马车,海棠这一跳把马给惊着了。那马前蹄抬起一声嘶鸣,之后就在街上横冲直撞了起来。马车车轮撞到了街边的摊子,只见一个粉色衣裳的小姐从马车里滚落下来,直接晕了过去。

    大街上的人一下子就都乱了,海棠看着慌乱逃窜的人们,握紧了双拳。

    现在这个状况,她哪里还能追得到人了?

    马匹驾着马车奔到了前面,眼看马蹄就要踩到人了,海棠咬咬牙,运起轻功追上去,尝试着让马安静下来。可这马像是疯了一般,大街上人又太多,海棠根本就没本事制服这畜生。

    她打家劫舍是一回事,但若是有人因她而死,那她这辈子都不会心安。

    出神间,那匹马竟然发疯似的朝着她的方向冲了过来,海棠身后就是一对恰恰被她挡在了墙壁夹角处的母女,进退不得。若是海棠闪开,那马蹄恐怕就要伤了这对母女。

    眼看马蹄就要落下,海棠背过身,将那堆母女圈在身前,紧闭双眼等待疼痛。只听马匹又是一声嘶鸣,接着就是一声闷响,之后……

    整条大街都安静了下来。

    海棠回头,见一个高大男子挡在她的身前,手中握着的那把剑上还沾着血,而旁边倒下的,正是被斩掉了头的失控马匹。

    “王妃,属下送您回府。”

    原来这就是尹泽安排在她身边的人。

    海棠稳了稳心神,对心有余悸的母女俩歉意的笑了笑。她走到男子身边,让他收了剑,又指了指狼藉的京城大街,心里有些发虚。

    “善后一下。”

    回了承王府,回了自己屋里,海棠将买来的药膏扔进茴香怀中,“你家小王爷呢?”

    茴香规矩回答:“先前着着急急的出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