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有匪:押个王爷当相公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小王爷不举还很怂
    海棠直视着他,点头,“知道。”

    老承王爷继续逼问:“那可是一国的公主,而你的身份……若是将来这壹国公主要是闹起来……”

    “海棠记得的,以后说话做事都要想想身后的承王府。”

    老承王府对此回答十分满意。“你明白就好。”说完这一句,老承王爷微抿起了唇角,显得有些意味深长。“今日泽儿不回来了,你不用等他了。”

    尹泽不回来关她屁事!

    海棠退出书房后才反应过来,老承王爷这么说到底是误会了她跟尹泽,还是知道她为何要等着尹泽?

    远处跑来一个丫鬟,近了之后海棠才看清楚,这正是上次在她那里挨了罚的敛秋。敛秋看见海棠站在书房门口,神情一变,后又露出两分得意,不仅放缓了脚步,在经过海棠身边时,还特地停下脚步,喊了她一声王妃。

    茴香下意识的贴近海棠,把受伤的手臂往里藏了藏。

    海棠一言不发,只是一直盯着敛秋看。敛秋脸上的得意有些绷不住,最后竟骄纵的哼了一声,直接推门进了书房。

    海棠站在老承王爷的书房门口,声音不大不小的问着茴香。“茴香,这里不是老王爷的书房重地么、我身为王妃都要经过通传才能进去,敛秋怎么敢直接闯入老王爷的书房?”

    刚刚进入书房的敛秋嘲讽的勾起了唇角,脸上的得意更加明显了。

    “她这是老王爷的妾室还是老王爷跟前的大丫头?你说若是下次我再去玉佛庵里,该怎么根本老王妃解释?”

    老承王爷脸一黑,虽没有明面训斥敛秋,但朝着敛秋袭来的冷意已经说明了一切。

    书房外的海棠说完了这一句,便领着一脸懵的茴香大摇大摆的回去了。茴香忍不住,说:“王妃,其实敛秋不仅仅是丫鬟这么简单。”

    海棠失笑,“难道她还真的是老王爷的妾室,或者是暖床大丫头?”

    茴香张了张口,又没敢乱说,闭上嘴巴不再说话了。

    敛秋跪在书房不敢抬头,也知道这一次她实在是太过放肆。但当她收到消息,就再也坐不住了。

    “老王爷,敛秋想要离府两日。”

    老承王爷没说话,书房里安静的有些可怕。敛秋低眉顺目,可语气又有些放肆。“敛秋明白告假这等事只需跟何总管说便可,但前几日因为王妃……想必老王爷也知道,小小姐受伤,敛秋顾念小小姐,必须要回去看看。”

    “敛秋。”老承王爷语气低沉。“你是不是忘了你是个奴才的身份?又或者,是王妃罚的还不够?”

    敛秋浑身一颤,重重的磕了个头。“奴婢不敢。”

    老承王爷冷笑,“你都敢不经通传的闯入本王书房,你还有什么不敢。”

    敛秋手脚冰凉,知道是海棠刚刚那番话让老承王爷厌恶了自己。“奴婢听说小小姐受伤,心里着急,这才没了规矩,求老王爷责罚。”

    老承王爷面色始终不大好看,但念在她的身份……“傅府回来后,自去总管那里领罚。”

    敛秋松了一口气,谢过老承王爷后,匆匆的离了承王府。

    当夜尹泽果然没有回来,让海棠白等了大半夜。虽然尹泽说过能帮她查出大嫂的下落,却迟迟未有消息。海棠早已知道大嫂就住在京城大街附近,更是连着两次让人从眼皮子底下跑了,海棠心里越想越觉得不甘。她几次想要爬起来夜探京城大街,可一想起老承王爷的话,想着今后还要倚靠承王府来对抗国相府,也只得把想法给压了下来。

    她从上半夜等到下半夜,终于在天亮时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正午了,茴香才告诉海棠他回来了。

    海棠寻到他跟前,开口就问他寻人的事情。尹泽看着她的神情有些冷,弄得她是一头雾水。

    “小王爷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是没有找人的本事,还是我今日打扮的太好看?”

    尹泽气息凛冽,裹挟着不悦。海棠收起了嬉皮笑脸,“我这是哪里得罪了小王爷?”

    “你昨天在京城大街上伤了人。”

    海棠点头承认,“这件事情老王爷已经说教过了,小王爷还要再说一遍?”

    尹泽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力气有些狠。“你伤了人!”

    海棠觉得他简直是莫名其妙。“我什么出身你不知道么?伤人算什么,我还杀过人。”

    尹泽不是听不出她话中的故意挑衅,明知她不可能杀人,但就是气她这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小王爷这般紧张又是彻夜未归……”海棠又凑了过来,“莫非昨天那匹疯马伤到的人里恰恰有你的相好?”

    尹泽松了她的手,又将她推开一些。“我若有相好,那你这王妃位置也该易主换人了。”

    “既不是相好,那你紧张个什么劲儿。”

    尹泽冷怒瞪过去,可当他对上海棠那双眼睛,又黯然的移开目光。“你大嫂昨晚已经离京了。”

    “什么?”海棠喉咙发紧,“昨晚,离京?”

    昨晚她若是真的夜探京城大街,或许就能遇上她大嫂,她怎么就怕了老承王爷,偏偏就怂了这一夜!

    她看着尹泽,“你是昨晚就收到的消息,还是今早?”

    “昨晚。”

    海棠一愣,声音骤然转冷。“你说昨晚?你既然昨晚就知道,为何不告诉我?”

    她转身走出几步之后又停下脚步,冷冷看着他,“她离京去了何处?”

    “未知。”

    海棠僵在原地,片刻后突然冲到他跟前,用颤抖的指尖紧紧抓着他的衣襟。“尹泽你玩儿我是么?你说帮我查,我便信了你,你父王让我顾及着承王府,我就没有轻举妄动。可你现在告诉我她昨晚就离京了!你昨晚就知道消息,你为何不告诉我?你气愤我伤了人,但她却跟靳子松联手害了我山寨里的四十七位哥哥!足足四十七个人!”

    尹泽神情漠然,“他们是山匪,烧杀抢掠,死有余辜。”

    海棠怔然,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你说什么?”

    不等尹泽开口,海棠突然抬手重重的推了他一把,让尹泽没防备的往后退了一步。她愤怒到了极致,连声音也是颤抖的。“是,他们是山匪,他们也确实抢掠过,但他们从没有烧杀过任何人!你小王爷本事这么大,把我查的个干干净净,你难道不清楚么?”

    尹泽沉默不语,眼中似有纠结。

    海棠懒得去探究,只是后退了两步,对他无声冷笑,“官家,果然如此。”

    她冷然转身,大步离开。尹泽心中沉郁,亦是大步离开。走不了多远,就有小厮追了过来,将他送给海棠的玉佩递了给他。

    “小王爷,王妃说,这个东西还给你。”

    看着掌心里的玉佩,尹泽怒从心起。他追到门口,揪着门房问:“王妃呢?”

    门房吓得一跳,给他指了方向。

    那个方向,是城门。

    尹泽要追过去,又听门房说:“小王爷,王妃是骑马走的。”尹泽暗骂一声,让人牵了马来,快马追了出去。

    海棠不知道大嫂去了哪里,只知道大嫂已经离京,那就一路追出去,只要是有人烟的地方她就闯进去。天涯海角,她一定能找得到!

    她快马扬鞭闯出京城,不过半里路尹泽就追上了她。

    “海棠。”

    她不理,踢了马肚子,让马更快一些。尹泽叹了一声,跃起来,脚尖在马鞍借力,身体轻盈的落在了海棠身后,一手拥着她,一手抢走了她手里的缰绳,吁停了胯下的骏马。

    “你发的什么疯?”

    话音刚落,尹泽腰间就挨了海棠一肘。他明明可以躲开,但是他没有。

    他紧了紧拥着她的手臂,硬是又挨了比刚才还要狠的一下。他在她耳边长叹,“你这力气也太大了些。”

    海棠不做声,他这才发现她已是满脸泪痕。心突然软了下去,他只得无奈开口:“你大嫂……”

    海棠突然用力掰开他的手,跳下马背。

    “站住!”

    尹泽跟着下了马,将她一把拉住。“你气性怎么这么大?”

    海棠冷笑,“小王爷这话就过分了,我一个烧杀抢掠的强盗有什么资格在你面前说气性。”

    尹泽皱了皱眉,“跟我回去。”

    海棠不动,反手扯了他一下。“小王爷是怕壹国公主来你没借口搪塞敷衍?”她又是一声冷笑,“你小王爷这么大本事,我小小山匪强盗可没本事跟你做这场官场戏。”

    她甩开了尹泽的手,再不看他一眼,也不要马了,大步就往前去。

    尹泽现在原地,心里烦躁的厉害。“你要走?靳子松的命你不要了?”

    她脚步不停,反而还更快了一些。尹泽沉了沉语气,“你真不回来了?”

    她依旧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你找不到你大嫂的,因为她在我手里。”

    海棠猛的回头,怒视着他。“尹泽你够了!”

    “她真的在我手里。”

    他没了嬉皮笑脸,语气认真,让海棠心口一窒。

    “她确实离京,不过又被我抓回来了。海棠,你真的不跟我回京么,现在她,就在京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