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有匪:押个王爷当相公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壹国公主来了
    第二天一早海棠就被茴香喊起来,洗漱后还没换衣就又被拖到了妆奁前。看着茴香已经准备好的一头金钗银簪,海棠直接拒绝。

    “宫宴不是在晚上,怎么现在就开始折腾了?”

    茴香给她梳理着头发,一面解释说:“宫宴是在晚上,但老王爷身份贵重,按规矩正午时候就要进宫的,王妃与小王爷自然也是要早早跟着一起过去的。”

    海棠随性惯了,现在最怕的就是这些东西。她把茴香手里的梳子抢过来,“你去把我上次买回来的那身窄袖拿过来。”

    “可是……”

    海棠冷瞪她,“你是主子我是主子?”

    茴香不敢再说,只能去把那身衣服翻出来。等她拿着衣服过来时,海棠已经自己随意的绾了个发髻,发间只有一支素淡的银钗。

    “王妃你这样穿着进宫不合适吧?”

    海棠没理她,当着她的面儿把衣服换了。系腰间丝带时,茴香又把玉佩递给她。她想了想,只是把玉佩拿过来塞进怀里,问:“昨日你们小王爷说今日去宫宴的都是皇亲一族,那那些位高权重的朝廷命官都不能去么?霍国相……也不能去?”

    “今日只是接风宴,所以只是皇亲一族走走过场表表礼而已。明日的宫宴才是群臣百官携带家眷一起,会更加热闹一些。”

    海棠眉心狠狠跳了两下,“明日还有?”

    茴香偷笑,“明日那可是大宴,怕是得有一两个时辰呢。不过王妃若是今日露过脸,那明日不想去的话跟小王爷说一声也成的。”

    海棠往茴香脑门上戳了两下,“笑我?你皮痒痒了?”她往外头看了看,“你家小王爷又去哪里了?在老王爷那儿?”

    “今日一早小童就来把小王爷喊走了,好像出了府。”

    海棠抿唇。“壹国公主进京城,走的是那条道?”

    茴香想了想,“照着以前的路数,应该是从京城大街直接到宫门,宫宴后再回驿馆。”

    她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吩咐茴香,“我出去一趟,正午之前回来。若是小王爷问起,你实话实说就行。”

    茴香急的追出来,海棠又走的更快了些,隐约的只能听见两个字:“王妃……”

    海棠离开承王府,直接就去了京城大街。百姓们大概早就收到了消息,还是真的就如茴香说的一样,多年以来都是一样的套数,更要外国使臣看看自己都城的热闹,所以今日的京城大街格外的热闹。海棠不喜胡太傅家那种官场敷衍,反倒是喜欢跟百姓们凑这种纯粹的热闹。

    她刚挤进人堆里就已经觉察出不对,眼色凌厉的锁定刚刚与她错身经过的男人,迅速出手扣住男人手臂上的穴道。“还来。”

    男人不理,闷着头的要挤出人群。海棠冷笑,跟上男人的步子,以匕首轻轻滑破男人腰间的衣服,冰凉和刺痛的感觉让男人浑身一阵哆嗦。

    “还给我。”

    她手上稍稍用力,男人吃痛,果真就松开了手里捏着的东西。

    海棠稳稳接住玉佩后,将他拽出大街,再一脚将他揣进巷子里。她厌恶的掸了掸玉佩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看你人模狗样,没想到竟然是个贼。姑奶奶的东西你也敢抢?找死么?”

    男人看着她柔弱才敢动手偷东西,没想到她竟然这么不好惹。见她还要动手,男人吓得连连后退,“你放我走,这事儿就当过了。你要再敢乱来……”他指着外头,“外头就是官府的人,我只要喊一句乱党就会有人冲进来。”

    最后一个字说完,海棠的拳头就已经落在了男人的脸上。男人捂着鼻子哀嚎一声,疼的差点儿喘不上来气儿。海棠揣好了玉佩,张狂大笑。“你还敢贼喊捉贼?你知道姑奶奶是谁么?”

    男人连连后退,捂着鼻子哭喊起来:“你知道小爷是谁么?小爷是梁州孟家独子,是国相小姐的表哥!”

    海棠愣住,“你说你是国相小姐的表哥?”

    男人以为吓住了她,露出几分得意来。只是他这一笑,鼻口里的血齐齐留下来,恶心至极。“我家有钱,又怎么会稀罕你那个破玉佩。不如你跟我回去,我把银子赔给你。”

    无视他眼中的淫/欲和话里的暗示,海棠走近他,逼得他靠在墙角无法再退。“你说,你是国相小姐的表哥?”

    男人的笑意僵在脸上,“这,这还有假?”

    海棠笑得越发娇媚好看,“那就好。”

    ……

    壹国公主的和亲队进了京城,已经有护城兵将百姓隔开,让出一条大道。听闻这壹国容颜貌美,生下来眉间就有一颗红朱砂。若不是她母妃犯了错,这和亲的事情也不用她来做。

    百姓们各个巴着脖子往前看,都想要见见这位壹国公主到底长什么样儿。

    和亲队行至一半时,突然有人赤身果体的从巷子里跑出来,惊扰的百姓纷纷让开了道。那人闯到和亲队伍前面后就倒地昏了过去,惊了队伍,也惊了京城百姓。

    “前面怎么了?”夏侯关静见马车停了下来便问着身边带来的宫女含翠。含翠下了马车问了缘由,黑着脸的上了马车。

    “公主,东元简直欺人太甚,我们进京无人迎接也就罢了,竟还让一个,一个乱民闯了进来,惊扰了队伍!”含翠说的隐晦,可她上马车时恰恰看见侍卫抬着那白条条的男人离开,简直污了她的眼睛。

    夏侯关静睨了一眼轿帘,“一个乱民而已,赶走就是了。不过这京城可是天子脚下,竟然还有乱民出现?”

    含翠不敢再说,又催着队伍赶快进宫。马车又缓缓行驶起来,夏侯关静倚在车壁上,神情淡漠。含翠心有不忍,“公主,那承小王爷都已经娶了别人,而东元现在又没有适婚的人选……不如公主在宫宴上请了东元皇帝,咱们回壹国吧?”

    “放肆!”夏侯关静冷瞪她一眼,“这和亲是父皇决定,何时轮得到你来指指点点?”

    含翠脸色煞白的跪下来,“这和亲的承小王爷是早就定下的,可他却这么欺负人。奴婢只是不忍看公主受欺负……”

    夏侯关静紧紧抓着膝上的裙子,“就算是要回去,本公主也要带着筹码回去!”

    话音一转,她语气里的轻傲更加明显。“这承小王爷就算是要娶本公主,本公主也不见得会答应。可他竟然让本公主丢脸,这事儿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刚刚那个发疯的人你认出来没有?正是梁州孟家的儿子。”

    “哪个梁州孟家?”

    “啧!就是国相夫人娘家,那人正是国相小姐的表哥!”

    “刚刚赤身裸体闯进来,又被人抬着出去的那个就是孟家的废子?”

    ……

    听见外头百姓议论的那四个字,夏侯关静怒从心起。她猛地看向含翠,含翠心里咯噔,赶紧把头低下来。

    夏侯关静紧握拳心,满脸羞愤。“他东元,简直是不把我壹国放在眼里!”

    队伍已经走远,酒楼二层转角靠窗位置的海棠也没了看热闹的心思。她拍了拍手上的糕点碎屑,下了楼。刚走到酒楼门口,又遇上了那搭桌的公子。

    “是你!”

    海棠认出他来,笑道:“公子你来晚了,我刚刚跟别人搭了桌。”

    傅子辰回笑的有些勉强。“上次姑娘那一跳……”

    海棠惭愧,“吓到公子了?上次是我莽撞了,下次不会了。我要回去了,下次有机会再与公子搭桌喝酒。”

    傅子辰神情一滞,“姑娘你,是要回,回……”

    看看日头确实也到了要回去的时候,海棠没时间跟他闲扯,快步的就走开了。错身经过他时不小心撞了一下,发间的银钗就落了地。傅子辰拾起银钗追过去,可京城大街上看热闹的百姓还未散去,这一眨眼的功夫,傅子辰已经找不见她的身影了。

    傅子辰捏紧了手中的银钗,站在酒楼下往二楼转角靠窗的位置看了一眼。

    万花楼么……

    海棠刚回去就被茴香给抓进了屋里,梳妆打扮,再换上繁复的衣服,刚刚折腾好,尹泽就过来了。

    “怎么这会儿才穿戴好?刚起?”

    茴香眼观鼻鼻观心,一个字都不敢讲。海棠倒是淡然许多,“早就起了。小王爷有事儿?”

    尹泽打了个手势让茴香退下,一直低着头的茴香竟还看见了,这等本事让海棠这个主子惊叹不已。尹泽一步步走到她面前,冷不丁的抬手往她脸上掐了一把。

    “闹够了,嗯?”

    海棠揉了揉脸上那一块肉,“小王爷发的什么疯?”

    尹泽压下身子,一字一句的提醒他。“你今日在京城大街上是怎么羞辱孔安的?还要我再给你说一遍?”

    “孔安?谁是孔安?”

    尹泽眼眸微深,“就是那个被你扒了衣服踹到迎亲队伍前的男人。他就是梁州孟家的儿子,国相小姐霍寒烟的表哥,孔安。”

    海棠不解,“不是说是孟家的儿子,怎么又姓孔?”

    尹泽又往她脸上掐了一把。“人家爹姓孔,娘姓孟。霍椋的妻子是孟家的女儿,自然就抬起了孟家的名气。不过这名气也被孔安给废的差不多了。”

    见她那一块肉已经被自己给揪红了,他竟没忍住的给她轻轻揉了揉。揉了两下又觉得气不过,再狠狠掐了一把。“敢把人扒得这么干净,你把我放在何处?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