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有匪:押个王爷当相公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包你药到病除
    尹泽脚步一顿,“傅府什么事儿?”

    “傅小姐叫人来请的,具体什么事情这倒是没细说。”

    尹泽皱起眉,心里顿时想起昨日马车上发生的事情。旁边的下人见他站在那儿,便问:“小王爷,那王妃那边你还去么?”

    “我一会儿再过去。”

    下人了然,小王爷这是要去傅府了。

    小童随着尹泽出府,小声的唠叨着昨日尹泽突然离开,把他一个人丢在傅府的事情。还未走到王府大门,尹泽又站住不动了。

    “主子?”

    “你去看看傅府又怎么了。另外告诉卿卿,以后若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不要叫我了。”尹泽看着有些惊愕的小童,又提醒他,“委婉点,别把卿卿惹哭了。还有,把敛秋也带上,让她在傅府多待两日。”

    交代完这些,他又原路折了回去。

    海棠睡得一点儿也不安稳,一会儿发冷一会儿发热。察觉到有人给她换了敷在额前的手巾,冰冰凉的感觉让她整个头脑都清醒了许多。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了好大一会儿才看清楚坐在床榻边上给自己换手巾的人是尹泽。

    有这么一瞬间她浑身都不自在,身上明明发冷,又觉得脸上烧得厉害。可片刻之后又感觉自己心安了下来,甚至连不适的身体也变得轻松了许多。

    “听茴香说你昨日回来泡了个冷水澡?”

    “睡觉时候连头发也没擦干?”

    “今早起来还喝了冷茶?”

    “你就是故意作出来的毛病?”

    见她醒来,尹泽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责问。海棠扯开嘴角,梨窝浅浅,明明很牵强,却依旧很好看。“看,我不是把你作回来了么。”

    尹泽沉着脸的坐在那儿,一声不吭,就这么盯着她看。海棠亦是直直的看着他,气氛一时间有些僵。

    海棠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再开口,话却跟她心里想的不一样。“今日不用去傅府?”

    尹泽镇定自若的别开目光,“在你眼里,我就是天天要往傅府跑的人?”

    提起傅府……

    他突然捏了捏海棠的脸,“以后再不许见傅子辰。”

    海棠失笑,“说的好像我跟他很熟。我与他再熟,也熟不过你跟那位卿卿小姐。”

    尹泽脸色更加难看,“我与卿卿并非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是哪样?”

    尹泽脸色难看的站了起来,负手离开。海棠浑身又不舒服起来,觉得自己哪儿哪儿都疼。她有些懊悔,刚刚说什么不好,干什么要说这个来惹怒他。

    现在他怕是真的要去傅府了。

    海棠紧紧抓着身上的被子,不舍得骂自己,就只能在心里又把尹泽骂了个百十来遍。

    不大会儿,尹泽又回来了。见她闭着眼睛在那磨牙切齿嘀咕,心里觉得好气,又觉得好笑。他把手上端着的药重重放下,“在那嘀嘀咕咕些什么,骂我么?”

    海棠猛地睁开双眼,怔怔看着他。

    “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还真的是在骂我?”

    尹泽压低身子逼近她,她无路可退,只能虚假的笑了笑。“小王爷真奇怪,好好的我干什么要骂你?”

    尹泽勾起唇角,鼻子里又是冷哼一声。“起来,喝药。”

    海棠下意识的摇头,“不喝,我多盖些被子捂一身汗就好了。”

    “这床我还要睡呢,你捂一身汗不得臭死我?”

    要不是现在没力气,海棠肯定是要对他动手的。尹泽把她扶起来,把那碗药地给她。海棠把脸一转。“不喝。”

    “怕苦?”

    尹泽眼里揣着笑意,“想不到玉峰山上的二当家,敢跟国相府对着干的海棠,也敢在皇上跟前献丑的承王妃,居然怕一碗风寒药?”

    “你用不着激我,这药我一口都不会喝。”

    尹泽笑意更深了些。“是么?”他吹了吹这碗汤药,幽幽说:“我不介意对口喂你,毕竟都已经亲过两回了,也不怕再多一回。”

    海棠冷瞪着他,见他的唇已经贴在了碗沿,真有要对口喂她的意思,吓得她要去抢那碗药。动作太大,那碗药直接就洒在了被子上。

    看着空空的碗底,海棠抿唇偷笑。尹泽若无其事的在被子上擦了擦手背上沾到的药汁,叫着茴香。“来把被褥换了,再给王妃重新换一碗药来。”

    茴香不敢多言,动作利索的把被子给换了,又动作利索的重新拿了一碗汤药来。尹泽拿着白瓷勺子轻轻吹着汤药,眼角余光睨着海棠。“你再洒,我再给你弄一碗来。这一天我可以什么事情都不干,就光伺候你把这药喝进去。”

    海棠眉心一跳,竟被他的霸道噎的说不出话来。尹泽把勺子送到她的唇边,“张嘴。”

    她伸手要去接这碗,尹泽直接往她手背上拍了一下。海棠捂着手背,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他却还是沉着脸,重新把勺子递到她的唇边。“张嘴。”

    海棠心里纠结了一场,最后才喝下一口,立刻苦的皱起了眉。下一刻,她的嘴里突然被塞了个东西,清甜的果脯瞬间冲淡了药汁的苦涩。

    她抬头看着尹泽,见他若无其事的又舀起一勺,“张开嘴。”

    她像是魔怔了一样,竟听话的把这一晚汤药给喝完了。见果碟上还有几片果脯,她伸手就要去拿了一块低头咬着。尹泽将果碟拿过来,挑了快小的喂进嘴里。

    “这怎么是酸的?”

    她傻傻抬头,“明明是甜的啊。”

    尹泽抿起唇,直接抢了她手里那一块送进嘴里。“嗯,这是甜的。”

    海棠怔怔的看着他,下一瞬又突然扑了过来,毫无章法的咬在他的唇上。

    占了一通便宜,海棠才放开他,笑盈盈的说:“这也是甜的。”

    音刚落,他铺天盖地的吻就落了下来,席卷了她口中的所有药味,只有暧昧的气息。情到深处,尹泽直接压了上去。海棠原先拿在手里的果碟从被子上滑下去,啪的一声,碎了。

    “王妃?”

    茴香急匆匆的闯进来,看见床上那一幕后又红着脸的跑了出来,啪的一下关上了房门。

    海棠害羞的把脸埋进他的怀里,数着他心跳的声音。

    好一会儿了尹泽才把气息给缓和下来,他低笑着,满是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好好休息,不许捣蛋。”

    尹泽都已经走到了门口,又重新折回来。海棠重新拉上被子,只漏出一双眼睛偷瞄在他身上。

    小动作可爱的不得了,挠的承小王爷心痒痒。他走到床榻便,扯了她蒙在脸上的被子,伸手在她脸上轻柔的揪了一把,这才弯腰捡起地上的破碎的果碟,转身离开。

    海棠揉着脸上那一块肉,管不住自己的笑了起来。瞥见地上还掉着一片果脯,她直接下了床,把那东西捡了起来。

    虚吹了吹上面的灰尘,她轻咬了一口。

    甜的。

    甜腻腻的。

    转眼间海棠又起了心思。她打开后窗户,又回到床榻边,拖了鞋袜光脚踩在冰冷的地上,身上也只穿着单薄的里衣。刚坐了这么一会儿,她已经是浑身的冷意。

    小半个时辰后,听见茴香在房门口与别的丫鬟小声说话的声音,海棠才跳起来关了窗户,回到床上躺着。

    茴香开门进来,见海棠在熟睡,就没敢打扰。见床边放着的绣鞋没放好,又贴心的帮着摆正,这才放心的走了。

    海棠贪恋暖暖的被窝,也没了要爬起来受冻的勇气,就这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醒来时,茴香正端着一碗药过来。海棠嗓子有些干哑,“小王爷呢?”

    “出府了。”

    海棠心口一窒,眼里的颜色都灰暗了下来。茴香把那碗药递过来,“王妃喝药吧。”

    说完,又把一碟果脯拿到她跟前来。

    海棠望着那黑色的药汁,有些烦躁。“放下吧,我一会儿自己喝。茴香你下去吧,我再躺一会儿。”

    茴香乖乖的把药放下,出去时还替她掩上了房门。

    人一走,海棠又光脚下了床,端着那碗药走到后窗户,直接把药倒了下去。刚倒了一半,她心里又后悔了。

    尹泽在她身边安排了暗卫,若是这些暗卫跟尹泽告状怎么办?

    狠狠心,咬咬牙,海棠破罐子罐破摔,干脆把药倒得一滴不剩,这才满意的回来躺下,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当晚快到亥时尹泽才回来。他略显冰凉的手掌覆在她的额头,片刻后又收了手,被她盖好被子,这才会软塌上休息。海棠迷迷糊糊,还没来得及问他今日到底是去了哪里又沉沉睡了过去。

    整整两日,只要尹泽不在,海棠就直接把药到了,她光脚下地,在窗边吹冷风,终于是被尹泽被撞见了。

    尹泽黑沉着脸站在门口,手上端着一碗药。他冷睨着海棠那双脚,踏进了屋里,把汤药重重放在桌上,之后才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海棠有些心虚,她把倒空的碗从后窗外收了回来,拢了拢身上的衣服,一步步的往床榻那边挪过去。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在桌上,一下,又一下。“怎么没胆子作了?”

    海棠扯了扯唇角,“哪有作,只是药太苦,没忍住就给倒了。”

    尹泽眉峰轻佻,“不想喝药?”

    她抿唇不语。

    其实她只是不想一个人喝药,想要把他留在王府里而已。

    听见碗底触碰到桌面的声音,她抬起眼眸时尹泽已经走到了她的跟前。他擒住她的下巴,狠狠吻上去,再撬开她的唇齿,将含在口中的药汁渡给了她。

    强迫她喝下了药,尹泽终于松开了她。

    “不爱喝药?我有更好的法子,包你药到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