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有匪:押个王爷当相公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尹泽的责任
    “老王爷听说后大怒,亲自去宫里堵人。但是小王爷不惜惹怒老王爷,硬是带着太医去了傅府。”

    “看来小王爷对傅家那位小姐还真是情根深种。”

    “可不是,你看,他现在都还没回来呢。”

    “你说……”

    茴香心里咯噔一下,悄悄的看了一眼海棠那明显带着怒火的脸色,咬咬牙,两步走到那两个嘴碎的丫鬟,大声怒斥,“放肆!胡说八道什么!”

    两个丫鬟吓得浑身一颤,见了茴香身后面色极差的海棠后,更是直接就跪下了。“王妃恕罪!”

    茴香小心的看着海棠,想要劝,又不知道该怎么劝。

    海棠紧咬着下唇,用力太深,唇上早已是苍白一片。茴香实在担心,只得硬着头皮劝:“王妃……”

    “掌嘴。”

    只是两个字,却能听出她已经是强忍了极大的愤怒。两个丫鬟怯怯应了一声,就低着头的掌起了嘴,那声音一下下的,在夜里的承王府显得格外清脆。

    海棠冷眼看着这两个丫鬟,耳边尽是啪啪的脆响。听了几声后,她突然觉得这些巴掌根本就是打在她脸上一样,疼得叫人发慌。

    她吓得连连后退,最后更是仓惶逃开,狼狈透了。

    茴香怕她出事,只能赶紧追上去。茴香心疼海棠,虽然不敢再说什么,但心里还是把尹泽骂了好几遍。

    海棠刚跑回屋里,一眼就看见了桌上还未做完的衣服。她心烦意乱,一把将衣服扫下桌。片刻后又觉得舍不得,又拿起来掸了掸灰尘,规规矩矩的叠起来放在了软塌上。

    茴香一直守在屋外,不时的偷看着里头的动静,想了想,她又去找了个小厮,让他去傅府,把小王爷给请回来。吩咐好事情后她又回到屋前站着,听不见里头的动静,又悄悄的猫着身子看了一眼。

    海棠安安静静坐在桌前,不喜不怒。面前放了支银质的钗子,海棠花上还点着一支活灵活现的蝴蝶,十分精致。

    见茴香正往里头偷看自己,海棠朝她招招手,让她进来。

    茴香心中惴惴,“王妃。”

    海棠直直面前的银簪,“来,为我梳发,然后把这个戴上。”

    茴香一头雾水。“梳发?现在?”

    现在都已经戌时,这么晚了,还梳什么发?

    茴香心一沉,承王妃不是想要去傅府闹事,不甘落了下风,所以才想着要盛装打扮?

    “愣着做什么?”海棠催着她,把那支簪子递过去。“弄精致好看些,这簪子也要别的显眼些。”

    茴香指尖有些抖的接过簪子,又去妆奁旁把梳子拿来,就在桌前,对着外头,给她梳起了头发。茴香给她绾好发髻后又拿了妆镜给她看了一眼,“王妃觉得如何?”

    海棠只看了一眼就让她把妆镜撤下去了。刚刚那一眼她什么都没注意,就只知道那支簪子足够显眼,这就够了。

    “你下去吧。”

    茴香张了张口,又什么都没说,规规矩矩的就退下去了。

    海棠深吸了好几口,又走出了屋子。茴香要跟上来,她没让,只说自己想要在府里转转,让小丫头别担心。

    她知道自己身边有尹泽安排的人,自己的所有事情这些人都会事无巨细的回禀给他。她就想要看看,此刻他在傅府里若是知道自己头上正带着傅子辰送的簪子……

    她的脚步猛地顿住,紧着就嘲讽的笑起了自己。

    那都是白日里的事情,而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傅子辰也早已回府,他要是想知道,恐怕早早的就已经知道了。他要是想回来,又何必等到现在。

    一颗心瞬间跌入谷底,海棠从头顶到脚趾都泛着冷意。

    “王妃。”

    面前跑来个小厮,海棠记得,她是老承王爷跟前的人。

    “王爷有请。“

    果然。

    她才刚刚进了书房,老承王爷见她这副妆容打扮,有些意外。“你这是要出府?”

    海棠抿唇,“连王爷你夜以为我要去傅府闹事么?”

    听她提及傅府,老承王爷又多看了她两眼,之后才沉声说:“这段时间来,你与泽儿之间我也看得明白。今日泽儿做的确实不妥,但他对傅府并非你想的哪样,对于傅卿卿,他只觉得是责任。”

    她紧攥着手心,面上又极力强装出镇定。

    责任?

    什么责任?

    这个问题挠心抓肺的撕扯着她,可她却被勇气开口问。沉默良久,她只是说:“海棠知道自己身份。”

    老承王爷又多看了她两眼,颔首,“你知道就好。”

    又随便问答了两句,老承王爷就让她退下了。她失魂落魄的走回去,把茴香撵走,又一个人独自枯坐到天亮。清晨时,茴香又忍不住的劝了她一回,她才取下了银簪,洗去了妆容,乖乖的躺到了床上。

    翻来覆去一阵,她又坐了起来,独自换了衣裳,出府了。

    站在京城的大街上,海棠有些恍惚。心里莫名的有些空落难受,要追究原因……

    她大概知道原因,便不想深究。大街两侧行色匆匆的路人,还有小贩热闹的吆喝声,听得海棠烦躁不已。不知不觉,她竟走到了京郊的宅子。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推门进去了。

    想起第一次遇见尹泽……

    海棠及时收回了跑远的神识,暗骂了两声,又栓上了大门,自己找了间房,倒头在床上沉沉睡了过去。

    傅府。

    昨天半夜太医才诊治离去,得知傅卿卿的病情被压下来,傅柊提着的心才终于落了下来。尹泽一夜未眠,和傅子辰一起在傅卿卿院中坐着,清晨时敛秋从屋里出来,笑着带着泪。

    “小姐醒了。”

    两人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傅子辰直接进了屋,尹泽则是避嫌,在院里站着。敛秋见他不动,跑到他跟前说:“小王爷不进去么?小姐刚刚还问你呢?”

    尹泽轻摇头,“不了,让她好好休息,别耍小聪明不好好吃药。”

    说起吃药的事情,尹泽这才想起承王府里一日未见的海棠。他微不可查的皱了下眉,“告诉傅大人,若是卿卿病情又压不住,就用我的名义去宫里请个太医来。”

    吩咐完这些他就要走了,傅子辰从里头出来,将他喊住,“小王爷,卿卿说想要见见你。”

    尹泽站在原地,似在纠结。

    敛秋紧着跟上来,“小王爷,你就进去见小姐一面。”

    傅子辰走过来,软下语气。“若不是这一次,我们谁也不知道她偷偷把药给倒了。除了香婉,从小到大她最听你的话。香婉没了,你舍得看她也没了么?”

    尹泽终是无奈的叹了一声,抬脚进了屋。他只在屋里待了片刻就走了,敛秋把他送出院子,等回来时,傅卿卿已经自己坐了起来。

    见敛秋回来,傅卿卿虚弱的抬抬手。敛秋倒了杯茶水递给她,喝了一口她才说:“他这一夜未归,承王妃是不是又要闹了?”

    敛秋勾着冷笑,正要开口,就见傅子辰从门外进来,冷声低斥:“这就是你作践自己身体的理由?”

    傅卿卿抬起苍白的小脸儿,委屈的咬着唇角,楚楚可怜的模样让傅子辰心疼不已。

    尹泽回到王府时已经快到正午了,进了屋子不见海棠,才把茴香找来问:“王妃呢?又出去了?”

    茴香本不想搭理他,但又觉得对海棠太不公平。“小王爷昨日出府时怎么没想起王妃,现在倒是想起问了。”

    他冷眸一扫,茴香又吓得缩了缩脖子。

    “王妃呢?”

    茴香绞着自己的袖子,没好气的回他:“出府去了,一大早就出去了。”

    尹泽揉了揉发紧的额头,“一大早去哪儿了?”见桌上的茶壶空了,他又吩咐茴香,“去到处热茶来。”

    茴香一愣,实在气恼他这一番气定神闲的样子。小丫头咬咬牙,终于是豁出去了。“小王爷你怎么能这么对王妃,王妃给他做新衣,你却只想着去傅府。王妃等你一夜未眠,你不去找人,现在还想着要喝茶?”

    “一夜未眠?”尹泽眸里带着两分阴郁,“你跟她说了什么?”

    茴香心里咯噔一下,“不是奴婢,是……是昨日王妃……”

    茴香把昨天的事情从头到尾的都跟尹泽说了一遍,从他带着小童去了傅府开始,再到海棠外出回府,再到听见两个碎嘴丫头的话,再到海棠枯坐一夜清早出府。

    尹泽心烦意乱,衣服都没换就有走了。到了府上无人的地方,他才唤来铭风,询问海棠去向。

    海棠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睁开眼睛时愣怔了许久,这才终于看清了坐在床榻上,正目光沉沉看着自己的尹泽。

    心口一窒,随之而来的惊喜被其他情绪劳劳掩盖住。她撑起身子,整个人冷静的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心惊意外。

    “你怎么过来了。”

    “听茴香说你早早的就出府了,知道你在这里,所以过来接你回家。”

    回家?

    她自嘲的笑笑,下了床,理了理身上的衣服,顺了顺睡乱的头发,这才看着他娇媚的笑笑。

    “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