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有匪:押个王爷当相公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钱贵妃的赏赐
    她惴惴的等了许久,始终不见他提起银簪的事情。她偷偷看着尹泽的脸色,实在是看不透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尹泽把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在她又一次偷看自己时,两道视线就这么撞在一起。

    “觉得你男人太好看了,所以才一直偷看?”尹泽走过来,抬起她的下巴,在她唇上轻吻了一口。“你是我的王妃,想看,就大大方方看。”

    海棠把脸别开,脸颊微微酡红。“少跟我动手动脚,我气还没消呢。”

    尹泽贴近她的身子,偏要盯着她那张脸看。海棠被他磨的没了脾气,娇嗔着把他推开一些。

    “王妃。”茴香急急忙忙跑进来,顾不上尹泽在场,说:“徐夫人在王府门口晕倒了。”

    “晕倒了?”海棠还未说话,尹泽就冷声笑了起来。“大概是她那会儿帮女儿抱不平用多了力气,所以跪不到一会儿就不行了?我承王府也不是不讲道理的,既然徐夫人晕倒了,那就派人把她送回徐府,至于徐燕儿,接着请罪吧。”

    茴香才退下,海棠才问:“我这么对她们,是不是会给承王府惹麻烦?”

    “惹什么麻烦?”尹泽剑眉挑了挑,“你是承王妃,是承王府的主子,今日一番话更是给我承王府长了脸,谁敢说你惹麻烦?要是怕你惹麻烦,我父王也不会偏向你说话了。”

    他捏了捏海棠的脸,“你把徐燕儿倒吊在人家酒楼外头的时候怎么不怕惹事,怎么,这会儿又怕了?”

    海棠拉下他的手,无意识的摩挲着。“我只是怕惹你父王不高兴。”

    提起了老承王爷,海棠倒是想起了老承王爷口中关于尹泽对于傅卿卿只有责任的那个说法。她看着尹泽,却一个字都问不出口。

    “怎么了?”

    她颇感无力,干脆直接把头闷在了他的心口。

    “没事。”

    尹泽知道她跟自己都是喜欢把心事揣在怀里的人,故而不去多问。他昨日也一夜未眠,这会儿把误会放下,他就实实在在的犯起了困,便无赖的拉着海棠一齐赖在床上,直至沉沉睡去。

    再醒来时,已是半夜。

    海棠躺在他的怀里,均匀的呼吸和乖巧的睡颜让尹泽整颗心都安定了下来。情到浓时,他忍不住的要了她,一直把她折腾哭了才舍得放过她。

    翌日海棠起来时才想起来问问徐燕儿,茴香偷着笑,一遍给她梳妆,一边又把昨天自己出去传话的情形说了一遍。

    “昨日奴婢把小王爷的话一字不漏的说给了徐小姐,徐小姐是把脸都给气歪了。徐夫人被送回去之后,徐小姐就一个人跪着,嗓子都说哑了。老王爷从宫里回来,见她可怜,就点头让侍卫先把人送回去,说等今日有了精神,再继续过来给王妃请罪。徐小姐听着这话两眼一翻就晕死了过去,最后还是咱们王府把人给抬回徐府呢。”

    茴香一脸兴奋劲儿,“以前听人说,老王爷年轻时比小王爷还不省心,就昨天徐小姐请罪这事儿来看,老王爷确实比小王爷还厉害。”

    正巧尹泽走了进来,问茴香:“哪个比我厉害?”

    茴香都要被吓哭了,懊恼自己不该多嘴讲着些。尹泽走到海棠身边,随手拿了个银簪子给她别在发间,“中秋要到了,宫里要设宴,你去不去?”

    海棠从妆镜里看着自己发间的那支海棠花银簪子,心口一窒。

    他果真不在意这个簪子?

    还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事儿?

    “嗯?”尹泽捏了捏她的脸,“若是你不想去,那就不去了。”

    中秋不同那一日的小宫宴,到时候朝臣都得携带家眷一同前往,她自然就能碰上靳子松和霍寒烟。尹泽倒不是怕她在宫宴上闹事,他是怕海棠到时候遇上傅家的人。

    以往傅家早早就回去了,但这段时间傅卿卿的身子实在不好,傅家也只能留在京城。到时候傅子辰若是见了她……

    亦或是傅卿卿见了她……

    小童来了屋外,喊着:“主子,钱贵妃赏了东西下来,说听说了昨天的事情,给王妃压惊的。”

    屋里的两人罔若未闻。海棠取下发间的银簪,又重新换了支步摇上去。“小王爷若是不想让我去,那我就不去了。”

    “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

    “那我就去。”

    尹泽虽没再说什么,却轻皱起了眉心。

    心口忽的一窒,她站起来,一瞬不瞬的看着他。“小王爷是担心我遇上傅家的人?”

    被她当众戳穿心事,尹泽只得无奈的笑笑。海棠神情多了两分淡漠。“遇上了才好,干脆跟他一次性把话说明白了,省得他不相信我已经嫁人了。”

    闻言,尹泽面色一沉。“你们见面了?”

    海棠心往下沉了沉,他果真不知道。

    她自嘲的勾了勾唇角,没有多问,也没去解释。“见没见面都得说明白,省得他再纠缠,也不能把人耽误了不是?”

    说完这些,她径直就走了出去。见小童还在外头,就问:“钱贵妃赏的东西在哪儿,我看看。”

    “还在前院摆着呢。”

    海棠点头,喊了茴香就过去了。尹泽随后出来,面色沉郁的站在门口看着她远处的身影。小童眉心一跳,“主子,她又跟你闹了?”

    尹泽往他脑门上敲了一下,“没大没小。”他走出去,又侧眸问小童,“钱贵妃的人来说了什么?”

    小童嬉皮笑脸,“主子你怎么知道钱贵妃还有话带到?”

    “嗯?”尹泽睨着他,“赶紧说,你主子我还有事儿。”

    小童挠了挠脑袋,“钱贵妃说,中秋那一日让王妃早早进宫,陪钱贵妃说说话。”

    尹泽眼眸越发幽沉。“瞧瞧,这回她不想去都不行了。”

    海棠跟尹泽一前一后的到了前院时,老承王爷已经把钱贵妃赏的东西都看完了一遍了。见他们过来,老承王爷就指着那一尊产自东海的红珊瑚玉树说:“钱贵妃也算是有心了,前两天我才跟皇上提过这个,她今日就给我送来了。”

    茴香不解,“不是赏给贵妃的么,怎么老王爷……”

    海棠拦下茴香的话。

    这珊瑚玉树是真好看,一树白玉上缠绕着红色的珊瑚,又像是红色的珊瑚上生出了白色的玉树,两样东西恰到好处的缠绕丝毫不会让人觉得繁复累赘,只会让人觉得惊艳。她收回目光,见老承王爷一脸满意的样子,这才晓得,原来钱贵妃只是打着给她赏东西的幌子来老承王爷。

    尹泽走过去,随意的看了一眼。“父王你何时变庸俗了,竟然喜欢上了这等俗物?你书房里藏着的那些美人图,哪一副不比这个好看。”

    老承王爷脸色铁青,“胡言乱语!”

    尹泽煞有介事的想了想,“那大概是我记错了吧。”

    老承王爷没了兴致,冷瞪他一眼后转身就走了。下一刻就有个小厮跑过来,小心的抱上那珊瑚玉树,也走了。

    余下的不过就是些女子的佩饰,但都是宫中的匠人所制,也算是精致。海棠随手拿起一只镶金雕花的镯子,突然想起了陈妹她爹。

    “陈妹她爹的手艺可比这个好太多了,若是你想要,我下次让她爹给你做几个。”尹泽走到她身边,有意讨好。

    海棠娇媚笑笑,眼里却还留着先前的淡漠。“那就谢谢小王爷了。”

    她让茴香把这些东西都带上,再不理尹泽,又这么走了。

    尹泽轻叹,又独自来了四角亭,唤来了铭风。

    “前日我去傅府时,海棠外出是不是遇上了傅子辰?”

    “是。”

    尹泽沉下脸色,“为何不报我?”

    铭风中规中矩的回答:“那一日小王爷忙着傅小姐的病情,属下不好打扰。”无视尹泽铁青的脸色,铭风继续开口说:“隔日属下正要回禀,小王爷又急着要出门找王妃,属下还以为小王爷已经知道了。”

    尹泽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直至铭风后背冒出冷汗。“你这是在教训我?”

    铭风把头低下,“属下知错。”

    尹泽抿唇冷笑,到底是没深究这件事情。铭风暗暗松了一口气,把那一日的事情一字不漏的说给了他。铭风走了之后,他一个人在亭中坐了许久,直到小童过来问他要在哪里用晚膳,他才起身,出了府。

    深夜,海棠都已经躺下了,尹泽才醉醺醺的回来。海棠懒理他,故作不知假装睡觉。他厚脸皮的摸进被窝,把冰凉凉的手探进她的衣服里,冷得海棠差点儿窜起来。

    她把那只手拎出被窝,“你再这么干,信不信我把你扒光了丢出去!”

    尹泽突然把她扑到,把脸埋到她的胸口。“谁先扒光谁还不知道呢。”

    海棠忍了忍,要把他推开,他却突然抬起头,抓着她的两只手,摁在两侧。他那一双黑眸的眸子在这一瞬间翻涌过太多东西,转瞬即逝,她根本就看不真切。

    “不喜欢他喝酒?还是不喜欢他送你的首饰?嗯?”

    海棠眸心一窒,这不是那一日傅子辰对她说的话么?她强压下慌乱的心跳,“小王爷喝醉了。”

    尹泽重重的在她唇上咬了一口,直到尝到血腥味道才松了口。他一手撩起了她的衣裳,一手指着那边的妆奁。“那支簪子,中秋宫宴时还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