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有匪:押个王爷当相公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他未过门的王妃
    翌日早朝。

    一如以往的议完了政事之后,胡太傅突然站了出来,说起了孔安闹市调戏良家女子被百姓当家打断腿的事情。霍椋脸一沉,一扫朝堂上面色各异的群臣,果真又见户部尚书站了出来。

    两人说的都是同一件事,虽没有明着说孔安与国相府之间的关系,但在场的所有大臣们心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霍椋已经把事情压了下来,没想到还有人胆敢在他的面前奏请这件事情,着实是当着满朝文武的面,狠狠打了他国相爷的脸面。

    东元皇帝冷哼一声,霍椋只得跪下请罪。“臣昨日已经将孔安赶出京城,且也已经跟孟家说明了关系。孔安已经断了一条腿,也算是得了教训。”他抬起头,直直的看着龙椅上的人。“孔安闯下此祸臣确实难辞其咎,请皇上责罚。”

    “朕记得,上次惊扰了壹国公主的人,也是你这个侄儿孔安?”

    霍椋眉心一跳,“确实是他。”

    皇帝又是一声冷哼。“你这个侄子,还真是大胆的很。”

    霍椋余光带着锋刃,见胡太傅又想开口,就先抢了话。“臣难辞其咎,请皇上责罚。”

    “国相自己都罚了,朕还能说什么?”

    霍椋大惊。“臣不敢。”

    皇帝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并未再说什么,显然是不想再管这事儿了。户部尚书与胡太傅对视一眼后,胡太傅再开口。

    “皇上可知被孔安调戏的是哪家的姑娘?”

    皇帝面上已经有了不悦。“谁家的?”

    胡太傅声音骤然拔高。“是陈少宁,陈师傅之女,陈妹。”

    话音一落,除去胡太傅与户部尚书,朝堂上的人皆是一愣。

    陈少宁曾经可是太后最喜欢的绣工,太后故去时,最后那一身衣服还是陈少宁亲手缝制,随葬的首饰也是陈少宁一手打造。陈妹幼年常能入宫,更是得皇上喜欢,差点儿认作干女儿。

    孔安竟敢调戏陈妹,简直找死!

    “放肆!”皇帝大怒,随手捡起一本奏折摔下龙案,满朝文武跪了一殿。“霍椋,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霍椋也没想到孔安调戏的那女子竟然是陈妹,心头的火气几乎就要窜起来。“皇上息怒。”

    “你叫朕如何息怒!”

    ……

    早朝早已散了,唯独霍椋还被皇帝留在殿中。听当日当值的小太监说,霍椋足足被皇帝骂了半个时辰。

    霍椋下了朝后没有回府,而是直接上了马车赶去了梁州。到了孟家,他直接一脚就踹开了孟府的大门,怒气腾腾的闯了进去。

    昨日孟庆月听霍寒烟的安排,在霍椋书房外请罪。她把当初与国相夫人的姐妹情深拿出来说话,句句恳切,终于是说动了霍椋,还从国相府带回了不少的好处。今天说霍椋来了府上,她还当霍椋是来看望儿子,可听下人说了霍椋的脸色,又暗暗惊了惊。

    “相爷呢?”

    “去了少爷房里。”

    孟庆月脸色一变,追到孔安房里时,孔安另外那条腿也被霍椋给打断了。孟庆月哀嚎一声,扑到儿子身上,还没来得及说话,霍椋就暴怒训斥:“断了一双腿算是便宜了你,敢碰陈少宁的女儿,你是有几个脑袋?”

    说罢,他看着孟庆月:“从今天起,你孟家与我国相府再无关联。”

    走出孟府之后,霍椋又急赶回了京城。到了国相府,霍椋下了马车第一句话就是让人去查那一日发生的事情。他分明记得,陈少宁只有一个女儿,根本就没有生过儿子,那陈妹又是从哪里冒出个哥哥?

    海棠今日又要出府,茴香追到王府侧门,缠着她。“王妃你今天就带着奴婢出去吧,奴婢不烦你,就跟着你就行了。”

    “不成。”她直接拒绝。“带着你不方便。”

    茴香都要哭了,“怎么就不方便了。你带着小王爷这么多人,怎么就不愿意带上奴婢。”

    海棠看了看四周,不理她,转身就走了。

    茴香有些气恼,刚回去,就碰上了尹泽。从那天之后,海棠跟尹泽两个人只见就好像生了间隙,尹泽已经两日早早出府深夜才回,海棠更是对他不闻不问,弄得王府后院的下人们议论纷纷。

    “王妃呢?”

    “刚,刚刚出府了。”

    尹泽眉峰一挑,“又出去了?”

    茴香正要答话,尹泽又问:“侧门出去的?”

    得了肯定,尹泽也走了。茴香站在院中看了一会儿,也瞧不透小王爷这是想要求和,还是根本不想管承王妃了……

    海棠在就近的成衣铺里换了男装,之后就去了赌坊。到了五爷跟前,她又拿出一物东西放在五爷跟前,“三日了,我过来听消息的。”

    五爷看了一眼面前的值钱东西,“公子脾气见长。”

    海棠拧着眉心,“如何?”

    五爷把东西收起来,说:“我这赌坊也才开了三年,三年前京城里的消息我这查的不是很清楚。”

    她敲了敲桌面,“那就说现在查到的。”

    五爷看了她一眼,“听说承小王爷以前有过一个未过门的王妃,但后头为何空了四年才娶了现在这个王妃,这就不得而知了。而且,这四年前的事情,似乎有人刻意抹去,京城里的人知之甚少,就算是知道,也不愿意说。”

    未过门的王妃……

    海棠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似乎有些细碎的东西在冲撞着她的回忆,可这会儿她又细想不出来了。

    “没了?”

    “没了,我就只查到这些。”

    海棠颔首,“下次再有需要,我再过来麻烦五爷。”

    五爷眼眸突然变得幽深暗沉,“你是承王妃?”

    海棠微微错愕。五爷轻笑,“你真当我看不出你的女儿身?虽然你在赌桌上更像是个男子,但那天从你进入我这赌场,我就知道了你是个女人。既然你不愿意表明身份,那我也不好戳穿。只是将来我们还要有生意往来,所以我觉得咱们还是把话说开了好一些。”

    她抿着唇角,并未多说。只是临走之前深看着他,眸光晦暗不明。“江湖人讲究信用,我让你查尹泽的事情,五爷可别把我卖了。”

    五爷扬了扬手里的东西,“做生意的,最讲究信用。”

    海棠谢过五爷,刚走出赌坊就看见了站在对面的尹泽。

    见她等在那里,海棠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张口想问他那个未婚门的王妃到底是谁,可话到了口边,又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站那干什么,过来。”

    他一声令下,海棠就没出息的走了过去。尹泽自然的捏了捏她的脸,“赢钱了?”

    她轻笑,“今天手气不好,赌了两把就出来了。”

    尹泽看着前面的赌坊,“要么我陪你进去再玩两把?”

    海棠的心突然狂跳起来。

    他是知道什么了?

    不由她拒绝,尹泽就拉着她进去了。海棠稳了稳心神,“你恰巧路过,还是特底等我的?”

    尹泽看着她,“刚好路过。”

    她没在说什么,只是心里乱的厉害。

    五爷见她又回来时还有些诧异,见了她身边满是贵气的男子之后,顿时就知晓了他的身份。

    海棠朝五爷点点头,又对尹泽说:“这是五爷的场子。”紧着又跟五爷介绍,“这是,我夫君。”

    五爷随意点了点头,指了指里面的场子,“里头再玩两局?”

    海棠笑笑,“好。”

    这一天,尹泽陪着海棠赌了很久,赌到五爷黑了脸,尹泽才强行拉着她回来了。

    路上尹泽看着一直在数着赢得的银子的女人,想着她在赌桌上的样子,不觉的笑出声来。

    “这么喜欢赌钱?”

    海棠揣起银子,“世上还有人会嫌银子多?”

    尹泽抿唇,“赚了银子也就算了,要是输了呢?”他戳了戳海棠光洁的脑门。“输了你就拿我京郊宅子里的东西卖钱接着赌?”

    海棠眉心一跳,心虚的移开目光,“那宅子你不是送我了么,既然送了就是我的,怎么又成你的了?”

    他只是笑笑,又说起了另外一件事。

    “霍椋今天被皇上骂了半个多时辰,下了朝之后就跑到了梁州,亲自打断了孔安的另外一条腿,之后,又跟孟家绝了关系,”

    海棠都惊了,她知道这是迟早的事儿,但没想到竟然发生的这么快。

    “你是没料到事情会发展的这么顺利?”尹泽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如果那天他调戏的不是陈妹,事情确实没这么顺利。”

    陈妹!

    海棠想起来了,尹泽带她去买嫁衣的时候,陈师傅不就说起了以前的王妃,她当时还跟尹泽开了玩笑。

    而后,陈师傅提起了傅府……

    所以他那未婚门的王妃,是傅卿卿?

    她还想起,上次去胡太傅家,胡老夫人问尹泽,香婉呢?

    谁是香婉?

    她僵在原地,心里的冷意蔓延至四肢百骸,她只看见尹泽张张合合的双唇,却听见他说的任何话。

    “你说什么?”尹泽停下脚步看着她,“你刚刚声音太小,我没留神听。”

    她如鲠在喉,不敢再问出口刚刚那一句。

    谁是香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