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有匪:押个王爷当相公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傅家的能耐
    这一夜,海棠从不情不愿被他霸道的折腾到完全没了脾气,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尹泽才终于放过了她。翌日正午时醒来,她只觉得自己浑身都要散架了。

    刚起来没一会儿下人就来传话,说是刘月婵过来了。

    海棠让茴香把刘月婵带过来,她自己换衣收拾。低头见自己身上的暧昧印记,她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随意简单的把自己收拾好,刘月婵就进来了。

    见她才起,刘月婵还偷着笑了几声。“我今早就想来,但我娘说王妃你今天一定会晚起,所以我这会儿才过来。瞧瞧,我来的可不是刚刚好?”

    又见海棠没心思跟她开玩笑,刘月婵才轻咳两声,说:“昨晚宫宴你怎么先走了?这后头可还精彩着呢。”

    海棠轻哼,“有多精彩?难道夏侯关静那一舞把我赢了?”

    刘月婵摇头,“她根本就没跳舞的机会。”说起这个,刘月婵就忍不住的发笑。“你们前脚刚走,国相爷后脚就到了,见夏侯关静穿着舞衣站着,国相爷那个入赘的女婿还睁着眼睛的瞎夸了一段……”

    刘月婵把昨晚上他们走了之后的事情说了一遍,说到兴头上,还比手画脚的模仿了起来。海棠被刘月婵逗乐,轻笑了起来。茴香见她终于笑了,心里吊着的石头也落了下来。她悄悄退出去,使了个听话的小丫头去四角亭里给尹泽传了话。

    尹泽一直沉郁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不少,他轻勾着唇角,吩咐说:“让茴香想法子的把刘月婵多留一会儿,让她多陪陪王妃。”

    小丫头把话带给了茴香,茴香了然,打着海棠还没用膳的幌子,把按着刘月婵喜好做好的膳食也一并端了上来,满满的放了一桌。

    刘月婵来时是吃过东西的,但自从上次尝过承王府的那些糕点之后,她整个人都变馋了。这会儿看见这些,她哪儿还能忍得住。

    海棠味同嚼蜡的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看着刘月婵一边动筷一边接着说昨天的事情。

    “昨天你才刚走,皇后就说你跳的那一支舞是以前国相夫人跳过的,后来听我爹说,当年国相夫人那一舞简直一舞倾城,艳绝天下。听说当年这一舞之后,隔日国相爷就去孟家下聘了,你说厉不厉害?但是自国相夫人之后那舞就没人会跳了,可王妃你偏偏会跳……王妃你认识国相夫人?”

    国相夫人?霍椋的媳妇儿?

    海棠摇头,“是么?要是算起来,国相夫人死的时候我也才刚刚出生,我哪儿会认识国相夫人?”

    刘月婵也看得出海棠大致与自己一般无二的年级,便笑笑不再说这事儿了。转眼间她又想起另外一件事情,“徐燕儿昨天也没来,连她爹娘也没来。我想大概是她怕遇上你,又或者听见钱贵妃娘娘给你撑腰,所以才不敢来了。”

    刘月婵喝了一口熬得恰到好处的烫,叹道:“不过这徐燕儿是真的傻,如果是我,哪怕是我双脚跪断了也一定要求得王妃你点头才行。她这么明目张胆的不把承王府放在眼里,以后徐府啊,难咯。”

    海棠没说什么,只是听到这话的时候轻嗤了一声。刘月婵放下手里的汤匙,“你别不信,自那件事情之后,听我爹说,徐家的处境已经大大不如从前了,还有那些跟徐燕儿走得近的小姐也都渐渐的断了来往。也是,得罪了你,一方面是承王府,一方面又是对老承王爷示好的钱贵妃,现在的徐家啊就像是案板上的苍蝇,谁看见谁讨厌。也就是那个壹国公主拎不清状况,想着要巴结利用。”

    海棠啧啧两声,问她:“你说夏侯关静现在也不用和亲了,怎么还不回壹国去?”

    刘月婵神情微妙的看着她,“你不知道?”

    她有些好笑,“我知道什么?知道她觊觎我的男人,所以不想走?”

    刘月婵小脸儿微红,“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这和亲的事情本是两国商议决定,现在咱们东元提前毁了这桩亲事,这后面的事情还长着呢。”

    海棠见她的碗已经空了,又给她添了一碗汤。“你这意思,她还得在东元待一段时间了?”

    “何止,我看啊,皇上一准儿还得给她指一门婚事。”刘月婵往外头看了一眼,神秘秘的说:“你知道现在朝中是什么局势么?大家都说后宫和皇子只要有了承王府的支持,就等于是得了一半皇位。那你知道关乎另外一半皇位的,是谁么?”

    海棠眉心一跳,“谁?”

    “傅家。”

    这个答案倒是出乎海棠的意料之外,她以为,刘月婵会说国相爷霍椋。

    似是一早就料到海棠不会猜到这个答案,刘月婵还有些小得意。“傅大人博学多识,门下好些学生都在地方任职做官,若是哪个皇子得了傅家的支持,只要傅大人稍加指导,那绝对就是下一个……”

    刘月婵没敢把话说全了,她竖起食指指了指天,已经给出了答案。

    “你干什么把这事儿放在夏侯关静后头说起,这事儿跟她有什么关系?莫非皇上还有意想要把她指给傅子辰?”

    刘月婵一拍桌子,“不是皇上,是皇后。”

    海棠睨着她,“那也是人家朝堂上的事情,我们管不着这些。”

    刘月婵的小脸儿一下子就蔫了下来,她偷偷看着海棠的脸色,问:“王妃你跟傅公子认识?你们之间是不是……”

    海棠抓了一块糕点塞进她的嘴里,“一桌子菜都堵不住你的嘴?这是承王府,你说这些话合适?”

    刘月婵脸色一变,吓得连嘴里的糕点也不敢嚼了的。待了一会儿,刘月婵就要告辞离开,临走前跟海棠说:“下月初七是我的生辰,王妃你一定要来。”

    送走了刘月婵,海棠才想得起问茴香:“茴香,今天是几月几了?”

    茴香笑笑,“王妃糊涂了,昨日才中秋,今天是八月十六。”

    海棠也跟着笑笑,“你明日记得提醒我,我出府去给她寻个礼物。初七是刘月婵的生辰,她邀我去她府上玩儿。”

    茴香乖巧点头,“奴婢记得。”回完话,茴香又机灵的问:“那王妃的生辰是何时?”

    她敛住笑意,神情有些恍惚。“不记得了。”

    午后困顿,海棠又睡了一觉。趁着这个时候茴香又去尹泽跟前回话,得知刘月婵邀海棠去过生辰,他才想起这事儿来。

    “王妃可有说过自己的生辰是何时?”

    茴香把海棠当时那一句话回给了尹泽,尹泽什么都没说,挥手让她退下了。

    第二天,海棠带着茴香出了王府,沿着京城几个大街来回的走了一圈,一样样的给刘月婵挑着礼物。茴香本以为能跟着出出主意,但海棠处处都不满意,玉器金银看着都看普通,小玩意儿又觉得送不出手。

    这从早上逛到正午,茴香那双脚都软了,海棠还是没选到合适的东西。

    “王妃,要不咱们先回去,明天再来看看?”

    海棠轻笑,“早说了不要你跟着来,你偏要来。看看,这才几步路你就没劲儿了。”

    茴香都要哭了,这哪儿是几步,都是一两个时辰了。

    “王妃你看。”

    茴香突然指着前面,“那不是徐家那个小姐么?”

    海棠往那边看去,果真,那不是徐燕儿么?

    她顿时来了精神,喊着茴香就跟了过去。茴香看了一眼徐燕儿走进的铺子,“王妃,这铺子我们刚刚才去过,你不是没找到合适的么?”

    海棠眉梢一挑,“现在我又觉得合适了。”

    “小姐你看这个如何?”

    “这种小家子气的就不要拿出来了,拿你们最好的金器来,当本小姐买不起么?”徐燕儿架子十足,喝得小伙计连声赔着不是。

    小伙计才给徐燕儿拿上最大最好的金器首饰,又见海棠重新回来,便赔着笑的过去招呼。徐燕儿似乎对这首饰十分满意,头也不回的喊了伙计问价钱。伙计报了价钱,徐燕儿也没嫌贵,直接点头就要了。

    “等等。”海棠揍过去,把那一套首饰抢过来,“你这小伙计好不厚道,我刚刚来时你怎么没让我看这个?”

    小伙计一脸懵,“刚刚,我……”

    被人抢了东西,徐燕儿心头大怒,再看过去,这才看清来人是承王妃,海棠。

    “是你!”

    海棠挑眉,把首饰递给小伙计,“我要了,给我装起来。”

    徐燕儿瞪着一双眼,“这是我先看上的东西!”

    “所以呢?”海棠笑得肆意,“你先看上的,我就不能要了?”她来回看着手里的金器首饰,“刘月婵生辰,这东西我正好送给她做礼物,这么好看精致的首饰,她一定喜欢。”

    徐燕儿脸色铁青,“你这人怎么不讲理?”

    她笑得更加肆意,“我就是不讲理,你能奈我何?”

    徐燕儿差点儿把心头的那口老血给吐出来,她咬牙切齿,“刘月婵算什么东西!这东西我是要送给国相小姐的,你竟然敢跟国相小姐抢东西?”

    海棠眸光渐冷,“抢?你说对了,我最喜欢的就是抢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