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有匪:押个王爷当相公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别挑衅我
    她确实没想到,傅卿卿在刘府出了事情,尹泽还愿意把刘家母女保出来?因为觉得对不起傅卿卿,所以一个人在四角亭里喝酒?

    “当日在场这么多人都看见你对傅卿卿动手,也看见你强喂傅卿卿吃糕点以至中毒。京城里人人都知道你是个妒妇,也知道这几日泽儿常跑傅府,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你嫉妒傅卿卿从而下狠手。如若不把刘家母女顶出来,那么现在在京兆府里的人就是你了。现在泽儿把刘家母女保出来,你该明白他是个什么处境,你又是个什么处境了吧?”

    海棠认真的听着他的每一个字,直到他把话说完,海棠才肆意的笑了起来。

    “承小王爷我就不多说了,他是您唯一的儿子,老王爷不会不管他。至于我……”她眼眸紧缩,“就算我要动手,也只会大大方方的动手。这种下三滥的把戏,我自小小就最不屑。再者,她傅卿卿是不请自去的刘府,莫非我还有通天的本事,能提早预知?另外,她傅卿卿中毒,我也中毒了,这要作何解释?”

    “难道不是你想要摆脱嫌疑?”

    海棠越发觉得可笑。“那我现在摆脱嫌疑了么?”她目光倏然深沉,“之前我还觉得哪怕承小王爷不信我,老王爷心中明镜也一定会信我几分。现在看来,老王爷未必会信我。”

    老承王爷眸心一沉,“你知道是谁动的手?”

    “知道又如何,说出来你们也只会继续当我是个妒妇疯子而已。”

    海棠转身便走,走出几步后突然听见老承王爷低低笑了起来。她停下脚步,回头看他。

    “你跟她确实很像。”

    海棠垂眼冷笑,正要转身继续走时,老承王爷又将她喊住:“你可知,当天下毒的并非只有那一道糕点,刘夫人专门给你留下的位置上,你最贪吃的那道糕点里也被下了毒。你可知,你今日离开京城,有人欲要对你下手,因察觉本王也派人跟在你身边,所以你今天才留了一命。”

    老承王爷的话让茴香惊出了一身冷汗。海棠目光一凛,“你是说,要对我下手的是两伙人?”

    她的疑问没有得到回应,老承王爷只是又往某个方向看了一眼,“这几日你还是好好在王府里待着,免得再生事端。”

    说完这一句,他就转身进了房,关上了房门。

    “小王爷。”

    茴香一声惊呼后,海棠才注意到尹泽正从老承王爷所看的那个方向里走来。

    再见尹泽,海棠却有些麻木了,根本就没了之前对他的感觉。

    所有的感觉。

    “刘月婵跟她母亲很好,京兆尹对她们很客气,你放心。”

    她唇角微扬,眼里却空寡一片。“小王爷说的,我自然放心。小王爷是要找老王爷么?”她侧身让开,“那你快去吧,一会儿老王爷就真的要睡下了。”

    她拉着茴香,几乎整个人的力气都压在了小丫头的身上。刚走出几步,她脚下一软,眼看就要摔下去。又是一双大手直接搂住了她的腰,比茴香的要更加有力。

    海棠知道,这是尹泽。

    她整个人突然腾空被人抱起,随之袭来的是她再熟悉不过的气息。

    尹泽就这么抱着她,一路走回去。这几日王府里碎嘴的下人不少,尹泽这番做法,又叫人暗暗唏嘘不已。

    他把海棠小心的放在床榻上,没有任何嘱咐,只是目光沉沉的看了她两眼,这就出去了。

    茴香咬咬牙,追了上去。

    “小王爷。”

    尹泽停下脚步,冷睨着她。“何事?”

    茴香扯着自己的袖子,低着头说:“这么晚了,小王爷是要去哪里?王妃的药一直在炉上温着呢,可是王妃不爱喝药,奴婢劝不动。小王爷您看……”

    尹泽闭上眼帘沉默片刻,“多准备些果脯,多劝劝她。”

    丢下这一句,尹泽径直就走了。茴香愣在原地,整个人气得都要哭了。她去把药端来,又多拿了些果脯,回了屋里见海棠已经睡着,又要端着药碗悄悄退下。

    “是我的药么?”

    海棠这一声虽小,但回想还是听出,她哭过了。

    茴香不忍,“王妃……”

    “端过来。”

    海棠撑着身子起来,茴香忙把她扶稳。海棠接过药碗,一口喝光,一口果脯都没尝就让茴香退下了。

    尹泽回了书房,没点灯,就这么在椅子上静坐了一阵。外头小童提醒他快到子时该休息时,他才动了动唇,把铭风喊到了跟前来。

    “今天海棠出京城时,还有别人在跟着?”

    铭风点头,“对方都是高手,身上杀戮血腥气甚重,应该是江湖上杀手。”

    “查得出来么?”

    铭风摇头,“不行,那帮人似乎早有察觉,把痕迹抹的很干净。而且,属下派在王妃身边的有四人,而他们却有五六人,似乎早有打算要把四名暗卫甩开,好对王妃下手。正好老王爷也派了四人随行保护对方才没有机会下手,否则……”

    尹泽双拳骤然握紧,眼色森然。

    下毒的有两人这事儿他是知道的,但杀手这事儿,他却是先从老承王爷口中得知。老承王爷最后那一番话不仅仅是对海棠说的,更是对他说的。

    由此可见,要对海棠下手之人,与他也有关系。

    “整个东元能拿得出手的也就这么几家,你挨家的去问,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对承王妃下手。”

    铭风抬眸,“老王妃亦是得知了此事,她让属下给小王爷带个话。”

    尹泽眉峰微挑,“什么话?”

    “傅卿卿,她不许。”

    尹泽失笑,“不许什么?不许我娶她?我娘不清楚,难道你也不会替我解释解释?”

    “整个京城,乃至半个东元都在传小王爷与傅小姐的事情,就算属下再怎么解释,王妃也总会听见些叫人误会的传言。属下本就是小王爷的人,再给小王爷解释,又像是给小王爷开脱了。”

    尹泽重重的鼻中冷哼一声。“你现在倒知道我是你的主子了。”

    铭风直视着他,“其实她这么说,是不愿意让人深剖到傅大小姐的事情。毕竟那种事情传出去,对傅家,对小王爷都不好。”

    “闭嘴!”

    尹泽脸色骤然大变,一抬手就将书桌上的所有东西都拂摔在地上。“滚!”

    铭风身形一闪,眨眼间就这么匿进了黑暗中。

    书房外的小童听见这一声动静,心急的就要破门而入。“主子!主子你怎么了?”

    “你也滚!”

    尹泽一声压抑的怒吼后,小童就真的不敢再说话了,只能先退下了。

    这一夜,尹泽在书房里大发雷霆……

    翌日茴香端着药进屋时海棠已经起来了,见她手里那碗药,依旧没什么反应,接过来一口就喝干了。茴香拿着那碟果脯递到她跟前,“王妃来一块?很甜的。”

    “不必了。”海棠甚至看都没看一眼,更衣洗漱后,就说要出门。

    “可是昨天老王爷吩咐王妃这两日要在王府里……”

    海棠冷睨着她,“那你待在王府里吧。”

    茴香急了,“不行,王妃要是再有个好歹,奴婢可怎么办?”

    “那就少废话,跟着我就是了。”

    海棠还没出王府,尹泽后脚就找了过来。“要去哪里?”

    她抿起唇角,面上擦了胭脂,虽不及往日里笑得娇媚,但也比昨天的苍白病态好太多了。

    “去一趟刘府。”

    尹泽拧眉,“你身体好全了?这就要到处折腾了?昨天父王说的话,你都忘了?嗯?”

    海棠笑了,“我这人皮糙肉厚,哪有别人娇贵。小病小痛而已,不打紧。小王爷也要出门?要么一起?”

    尹泽不是听不出她的言外之意,心头恼怒徒生,连脸色也难看了不少。

    他阔步上前,身子压向她。“别挑衅我。”

    “小王爷言重了,我哪敢挑衅你。”

    尹泽眼眸一沉,突然捏住她的下巴。“你为什么不干脆对我发一通脾气?这么憋在心里不难受?”

    她强装的冷静差点土崩瓦解,“我要是真跟你发脾气了,那不就真的是挑衅你了?我还得仰仗承王府的不是么?”

    尹泽脸色又更难看了些,他放开海棠,冷哼一声转身离去。茴香忍不住多嘴一句:“小王爷摆明是过来求和的,王妃你又何必再把人给气走。”

    “茴香,我给你换个名字吧。”

    她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让茴香有些措手不及。“王妃为何突然想起要给奴婢改名字?”话刚出口茴香又觉得不对,忙说:“要给奴婢赐什么名?”

    “我不喜欢香字,很不喜欢。”海棠想了想,又摇头说:“算了,你是他的人,我也不好快改。”

    茴香红了眼,“王妃干什么要跟小王爷撇的这么干净,干净到连奴婢也不想要了?”

    海棠愕然,而茴香已经闷着头的往前走了。

    正在此时,门房匆匆过来,不小心撞了茴香。

    “你这丫头……”

    “你急着投胎么!”

    门房心里着急,没瞧见海棠,直接就说:“傅家来人了,说傅小姐不好了,要找小王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