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有匪:押个王爷当相公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你不知道要避嫌么
    马车上,傅子辰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见她抬眼看着自己,傅子辰也并未有过收敛,目光反而越发炽烈。

    海棠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心里本来就压着火气,这会儿还被人这么盯着看,更加不爽了。

    “你盯着我看什么?信不信我把你眼睛挖出来!”

    傅子辰轻笑笑,“你不会。”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海棠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你是觉得我不会对你动手,还是觉得,我不会杀人?”

    “你都不会。”

    傅子辰笃定的回答逗乐了海棠,她抬起右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我这只手刚刚杀了个人,傅公子有兴趣的话可以取打听打听。”

    傅子辰把目光移到她那只手上,突然抬手把她的手抓紧了掌心里,紧紧握着。

    “杀了就杀了,我不在意。”

    海棠下意识的要把手给收回来,却发现他用了极大的力气。

    “原来人命在傅公子眼里竟然这么轻贱么?”

    傅子辰摇头,“一个江湖郎中而已,死了也就死了。但是她们,你动不了的。”

    海棠眼眸紧缩。“你查我?”

    “这种事情又何须查你。听说前头才刚刚进去一个江湖郎中,这会儿你就说杀了人,再有刘夫人病重的消息,是个带脑子的都能想得出来。至于她们……虽没有明说,但大家都心知肚明不是么?”

    见她神色稍缓,傅子辰才又开口,“除非你能一次就对付了她们,否则就凭你对刘夫人的照顾,对刘家的亲近,这种事情一定还会有下一次。可是海棠,要对付那些人,你谈何容易。”

    海棠稍缓下的神情又倏然肃穆严厉起来,她冷睨着傅子辰,咄咄追问:“她们?你只说她们,为何不说说傅卿卿?”

    傅子辰脸上快速闪过难堪愧疚,“卿卿自小身体就不好,父母和我这个兄长对她都是格外疼爱,所以在有些事情上她太过任性。这次的事情她已经得了教训,且她的声音也……海棠,你就原谅了她这一次,可好?”

    海棠抿着唇角的唇角勾起了冷意,“反过来说,如果这次是我下的毒,最后又来求你原谅,你也愿意?”

    傅子辰没说话,趁着这个空档,海棠挣了两分力,要把手收回来。傅子辰下意识的紧握着哪支芊芊素手,谁料海棠反手握住他的手腕,再用力把他整个人都往后压。

    “我向来都是有仇报仇有恩报恩,她们我自会收拾。但是傅卿卿要再敢放肆,可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不讲道理心狠手辣了!”

    海棠半个身子几乎都压在了傅子辰的身上,她面容虽然冷厉,但是身前的香软,差点儿让傅子辰发疯了。

    外头赶车的听见动静,撩开车帘看了一眼。

    “公子你……”

    那小厮瞥见里头的景色,吓得赶紧又把车帘给合上。只是眨眼的瞬间,但海棠却看清了那小厮的模样。

    可不就是她在刘府门前看见的那个鬼鬼祟祟的人么……

    “傅子辰!”海棠磨着后牙槽,压低了声音的质问他:“来刘府时我就看见你这小厮鬼鬼祟祟的,离开刘府时就恰巧碰见你了。我说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原来你竟叫人跟踪我?你信不信姑奶奶把他的脑袋给拧下来!还是你想让我把你的脑袋给拧下来?”海棠重了重手上的力气,两个人的距离近在咫尺。“以后别叫人跟我着了,你听见没有?”

    她暖暖的呼吸就在他的脸上,傅子辰心里揣了十七八只兔子,只听见那十七八只兔子蹦跶的声音,也只看见海棠一张一合的漂亮红唇,哪儿还能听见她说了什么。

    “你听见没有!”

    海棠声音骤然提高,更多了些严厉。

    傅子辰唇角抑制不住的往上扬起来,“嗯,听见了。”

    他目光里的浅柔让海棠突然想起了曾几何时尹泽也是一直这么看着自己。

    海棠有些难受,只得松开了他到对面坐下,再仓惶的别开了目光。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再说过一句话。等马车停下,海棠下马车,瞧见不远处停着的另外一马车,她才想起,尹泽说自己要来玉佛庵看老承王妃。

    “原来他真的过来了。”

    “什么?”后下车的傅子辰听不清她的低喃,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顿时皱起了眉。、

    尹泽怎么在这。

    海棠不管,她直接就迈上了石梯。大夫吩咐她要好好休息,偏偏她要折腾自己。除了苍白面色用胭脂掩盖了一下,看着与一般人无二,但其实,她依旧还是个虚弱的病人。

    因尹泽在上面,傅子辰不想起冲突,但也不舍得离开,干脆就在这下边等着。可在看见海棠有些不稳的身子险险的踉跄了两下差点要摔下来时,傅子辰几乎想都没想的就冲了上去,从背后将她稳稳的扶住。

    “慢点儿。”

    海棠稳了稳气息,缓过气来之后,那一阵头晕目眩的感觉才算是过去了。她脱开傅子辰的手,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提醒他:“我身边有他的暗卫,你离我远些。”

    傅子辰不理她,继续在她身后护着。“他若不满,大可以来找我。”

    海棠紧紧抿着唇线,眸底满是复杂,心里更像是打翻了五味瓶。

    到了玉佛庵门前,海棠已经快没有力气了。她敲了门,等了许久,终于有个姑子来开了门。

    “承王妃。”

    海棠朝她点了头,“师傅,我来求见老王妃。”

    姑子看了一眼陪在她身后的傅子辰,说:“庵里不方便有其他男子,这位公子可否在此等候?”

    傅子辰不放心的看着海棠,见她回头来看着自己,他有浅笑着答应下来。“我在这里等你。”

    姑子侧了身,海棠进去之后,姑子就立刻关上了庵门。

    到了老承王妃的厢房前,海棠见房门紧闭,而黎姨又未在外守候,更加不见尹泽的踪影。

    她无力去猜测尹泽是在厢房里还是去看傅香婉去了,她屈膝跪下,开口求着:“老王妃,刘夫人因为遭了祸事,命悬一线。听闻老承王妃这里有位名医义,海棠斗胆,可否请名医去救刘夫人一命?”

    许久,厢房里都没有任何动静。

    海棠心凉了半截。

    “可否请名医去救刘夫人一命?”

    “傅子辰送你来的?”

    一道略微低沉不悦的声音从厢房里传出来,海棠心口一窒。

    他竟然在里头……

    “嗯?”

    略微扬起的语调,是尹泽一惯的语气。

    海棠深吸一口,“是。”

    厢房的门被人从里头打开,尹泽迈出锦云靴,一步步走到她跟前来。他每一步都像是踏在海棠心口上,踩得她透不过起来。

    那双锦云靴站定在她的面前,不容被人忽视的强烈的压迫感侵袭下来,她抬眼的瞬间,下巴就已经被他擒住。“海棠,你不知道要避嫌么?”

    避嫌?他对傅卿卿为何不避嫌?

    “刘夫人被京兆尹动了私行的事你为何不告诉我?”

    尹泽眼中露出危险,“你在责怪我?”

    海棠半垂下眼眸,对他的话罔若未闻。

    “可否请名医去救刘夫人一命。”

    尹泽怒了,他抬高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就因为这个,所以你就要亲近傅子辰,故意惹怒我?”

    “泽儿。”一身素衣的老承王妃从厢房里走出来,目光略过尹泽,落在海棠身上。“刘家祸事因你而起,你现在还要帮刘家,就不怕刘家再起别的祸事?”

    海棠别开脸,抬眸看着老承王妃。“刘家一直默默无闻,但是不代表刘大人能任由别人如此欺负自己的妻儿。只要能保住刘夫人的命,起个祸事又算什么。”

    老承王妃目光沉沉,片刻后又抿唇笑了起来。“阿黎,你随她去一趟吧。”

    旁边的黎姨颔首道:“奴婢去准备东西。”

    海棠惊愕,莫非黎姨就是那位大夫?

    “泽儿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要跟海棠说。”

    尹泽脸色难看的冷哼了下,负手大步离去。

    老承王妃走到海棠跟前,“你就这么喜欢刘家?”

    海棠直言:“我自出生起,只有两个女人待我最好。一个是我大嫂,一个就是刘夫人。刘月婵是我朋友,刘夫人待我如亲女,刘家于我,很重要。”

    “若是他们只是利用你承王妃的身份,想要行方便?”

    海棠苦笑,“我这承王妃,有什么方便可寻。”

    老承王妃把她扶起来,“你与泽儿……”话未说完,老承王妃又摇头笑笑,“罢了,你回去吧。”

    黎姨正好过来,手里端着个小盒子。海棠谢过老承王妃,跟着黎姨离开了。到了玉佛庵门口,见尹泽还未离开,与傅子辰两人面对面的站着。见她出来,傅子辰眉眼里的锋锐顿时掩藏下来,只有尹泽,眼色宛如暴风雨前的冷沉。

    傅子辰走到她跟前来,温煦浅柔的问着她:“如何?”

    海棠点头,“麻烦你再送我回刘府。”

    尹泽脸都快黑了,他一把将海棠拉到自己身边,“你当我死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