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有匪:押个王爷当相公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自欺欺人
    才回了屋里的海棠紧着又吩咐茴香,“你找人去问问刘府,看看刘夫人是个什么情况。”

    见茴香现在那有些磨蹭,海棠又催着,“愣着做什么,快去啊!”

    茴香咬咬牙,说,“小王爷把王妃带走之后,刘小姐把奴婢留下说了两句话。”

    “什么话?”

    茴香有些难开口,见海棠逐渐没了耐性后才说,“刘小姐说,刘大人交代了,让王妃这两日在承王府里好好休息刘府的杂事就不必挂心了。”

    海棠之前的担心全然被这一句话给搅得烟消云散。刘福伦这么交代,是因为自己连累了刘家?祸害了刘月婵和夫人?

    见她情绪一下子就失落了下来,茴香又忙着解释,“虽然刘小姐的原话是这样,但是奴婢看刘小姐的模样倒不像是要跟王妃撇清关系的。至于更深些的意思,奴婢就不晓得了。”

    海棠心里乱成了一片,哪还有心思去好好琢磨这事儿。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茴香知道她现在不好受,但她先前交代过的事情……

    叹了一声,茴香只得先退了下去。刚走到门口,又被海棠叫住。

    “我交代你的事情办的如何?”

    茴香关上房门后才点了头,凑到海棠耳边,悄声说:“霍寒烟跟那个壹国公主曾见过两面,一次正是在王妃你出事之后的第二天,另外一次就是昨日。五爷说,上一次已经过了几日,再着王妃的吩咐也来的迟了些,他打听不到二人说了些什么。不过昨日……”

    “听说那位壹国公主跟霍寒烟小吵了一架,是靳子松来劝的和。是什么缘故五爷没打听出来,但是听说好像是是壹国有了变故。”

    变故不变故的都跟她没关系,只要知道这两个人曾经在她出事后一起出现过就是了。

    不过壹国有了变故,那夏侯关静要么走要么留的事情必须要在这两日内确定下来了。而一般和亲的公主若是回去,定会被人视做不吉,受人唾弃。以夏侯关静这么高傲的性子以及对尹泽的痴情,她十有八九都会留下来。

    夏侯关静要么就得选傅子辰,要么就得是尹泽。

    两个人之间,夏侯关静一定会选择尹泽。既然会这么选,那她一定还会再出手。

    海棠刚要开口说话,房门突然被人踹开,砰的闷响吓得两人浑身一震。

    房门口,尹泽气息冷冽,脸色铁青,眸中只有森冷的怒气。

    茴香心里咯噔一下,怯怯喊了一声,“小王爷。”

    “滚。”

    茴香吓得一跳,余光忐忑不安的偷看着海棠。

    “滚出去!”

    尹泽突然的低怒吓得茴香双腿一软,不敢再看海棠,赶紧低着头退了出去。

    尹泽走到海棠身边时她才发现他今日的脚步很重,偏偏她刚才想的太深,竟然没察觉到他已经过来的。

    她的肩上落了一只手,指骨分明,修长好看。那只手从她的肩一路轻滑到她的喉咙……

    不像以往,这一次的海棠分明感受到了来自尹泽的杀意。海棠心一沉,下意识的把身子往后一仰,尹泽就又跟进两分,她只能再抬手挡开他的攻势。刚避开一招,海棠身形一闪,可尹泽比她快一步,只身挡住她的去路。尹泽一个虚招,海棠躲过之后才后知后觉不对,又恼怒的抬脚踢他下盘。谁知他竟然抬手,直接把海棠那只脚给抬起来了。

    “放开!”

    话才刚说出口,海棠就觉得身子整个身子都腾空了起来。一阵天旋地转后,她才察觉自己竟然被尹泽给压在了床榻上。而她腰间的丝带早已被尹泽给扯了下来。

    海棠一惊,挣扎着要起来。尹泽大手一摁,又让她躺了下去。

    “尹泽!你要干什么?”

    尹泽眉峰微挑,“干什么?我是你拜过堂的男人,我想干点什么还要经得你的同意?”

    海棠睁大着双眼,不敢置信的瞪着他。“你让开!”

    他压下身子,捏住她的下巴,“不情愿?如果此时是傅子辰,你是不是就同意了?”

    海棠心口一窒,她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

    “我已经说了会离傅家远一些,我已经说过了!”

    尹泽的力气逐渐加大,捏的她下颚疼痛。“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身上一凉,紧接着他就压了过来。

    “尹泽你放开!”

    “王八蛋!”

    “别动……唔……”

    “滚下去!”

    余下,就是摇床和海棠细碎隐忍的欢愉声……

    屋外伺候的丫鬟们,连同被赶出来的茴香都红透了脸,最后还是茴香闷着脑袋的把门给两人关了起来。

    ……

    这一场欢是海棠尝过他最霸道粗蛮的一次,他冷漠抽身离开时,海棠已经是没了力气,就这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尹泽一人待在书房里,直至天黑了才把小童喊进来,给他点了灯。

    “我果真不如傅子辰么?”

    他冷不丁的一句话叫小童愣住了,“主子为何这么说,你是承小王爷,他只是个臣之子而已。”

    尹泽冷笑,“臣之子而已?他一直称呼我小王爷,对我也一直恭敬,尽管当初我跟傅家关系再亲近,他也始终对我隔着距离!外人看他温文尔雅,为人谦逊,甚至连我也是这么想的。”

    他停了很久,书房里安静一片,小童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喘的太大声。

    良久之后,他才又沉沉开口。“他今日主动退让先行离开,这么体贴入微,我当时又强硬不讲道理,甚至还威胁海棠。所以海棠一定在心里衡量过……”

    “那又如何?”小童不解,“你是承小王爷,她跟着你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如果跟着傅子辰,她根本就得不到这些。”

    尹泽自嘲的笑笑。“是,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身份,她又何必留在这里。”

    他突然抬手佛开了书桌上的所有东西,砚台毛笔书本和白纸通通摔在了地上,这番发泄不但得不到缓解,反而越发让他觉得烦躁。

    “告诉铭风,以后她的事情都不必再来知会我了。”

    小童应下,“那安排在她身边的暗卫要撤回来么?”

    尹泽垂眸沉思片刻,“留着吧。”

    小童记下后见他没什么吩咐,便要退下。

    “小童。”尹泽又把小童喊住,可把人喊住以后,他又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他才示意小童退下。“把门关上。”

    小童刚出来,老承王爷就亲自过来了,越过小童,直接就进了书房。见了地上的狼藉,老承王爷轻嗤。

    “才回府就跟女人鬼混,现在又躲在书房发脾气。我老来得子,还以为是个什么聪明货,没想到也只是个没什么出息的人。”

    尹泽对老父亲的冷嘲热讽置若罔闻,老承王爷在旁边奚落了一阵又得不到回应,沉下脸,把空无一物的书桌拍得震天响。

    “你娘把你叫过去干什么?”

    等了片刻,老承王爷依旧得不到任何回应,终于恼怒的发了脾气。

    尹泽大概是被他弄烦了,抬了抬眼眸,说,“娘说马上就到你的生辰,让我多操心,给你办的热闹些。”

    老承王爷的怒气瞬间消散,但也不如以往那么高兴。

    “嗯。”

    他淡淡应下一句,转身就要走。

    “你明知她什么都没说,为什么次次都还要自欺欺人?”

    老承王爷脚步一顿,“从你口中得知,那就不是自欺欺人。”

    尹泽心里突然有些酸,又因为老承王妃出嫁家礼佛的事情而不满,但同样也不忍责备老父亲。

    “你生辰还有两个月,等着吧。”

    老承王爷望着玉佛庵的方向长叹一声,“这么久我都等来了,这也才两个月而已,算得了什么。”

    尹泽皱了皱眉,却也没再说什么。

    老承王爷却目光沉沉的看了他几眼。“你既然知道我与你娘为何分开,那你跟海棠就不该如此。”

    “海棠?”尹泽抿唇冷笑,“她岂能与我娘相提并论。再着,我对她也不是你跟娘那般。”

    “不是么?”老承王爷摇头笑笑,“但愿如此。”

    海棠是被渴醒的,睁开眼睛看见外头透过窗户的月色,大概知道这会是半夜。

    屋里只有她一个人的气息,但是还有他的味道。

    心里突然有些难受,难受的她不想再在这张床榻上再多呆一瞬。

    她知道被子里是个什么风景,只能拢着被子下了地。光脚落地时,她被地上的凉意冷了个激灵。

    地上……

    地上都是被尹泽弄坏的衣裙,光看这个就知道当时的战况有多激烈。

    海棠别开目光,拢着被子走到桌前,把桌上的那壶冷茶喝了半壶,等她觉得自己缓过来了,才又拖着被子去换了衣裳。

    换好了衣裳,海棠开了房门,看了几眼打着通铺睡在地上的茴香,又精致出了这院子。

    清晨时分她才回来,喊醒了茴香,把京城里最好吃的烧饼塞进了还一件朦胧迷糊的茴香手里。

    “王妃你……”

    海棠指了指屋里,“去把床铺换换干净。”

    等茴香换了干净的被褥,也收拾了屋里的狼藉,海棠又打着哈欠,“我再进去睡会,有事没事都别喊我。”

    不到一个时辰,徐家小姐徐燕儿的丑闻就遍了整个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