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有匪:押个王爷当相公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姨母你失心疯了?
    主人家一进来,场面顿时就热闹了。早已坐在席上的人统统都站了起来,顺带把孟庆月也围在了里头。那些人与张福东夫妇道贺,一人一句好话,说得张福东红光满面,夸得张夫人喜笑颜开。

    海棠没兴趣凑这个热闹,转身回到自己位置上刚坐下,傅子辰也随着她过来,坐在了她身边另外的一个席位上。

    “你怎么坐这?”

    傅子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小小的抿了一口。“我为何不能坐这?这就是我的位置。”

    茴香小机灵,找了个伺候的丫鬟问了问,又回来告诉了海棠。得知这确实是傅子辰的位置,海棠有些诧异。但放眼望去,才见今日的小宴男女宾客并未分开坐席,男女错落又不会觉得陌生。但经过傅卿卿入住承王府的事情以后,主人家理应要把傅府跟承王府的人隔远些,避嫌才是。现在这样的安排,怎么……像是刻意安排的?

    像是想到了什么,海棠下意识的往傅子辰身上看去。傅子辰抿着笑意,只见他轻点头,“张福东确实是我父亲的门生,我这位置,也是我吩咐他这么做的。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所以我也来了。我知道你坐在这里,所以我也要挨着你坐。”

    海棠哑然,好一会儿了才问他,“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来?”

    傅子辰唇边笑意更深,“卿卿在承王府,你不觉得膈应么?”

    海棠眼皮子跳了两下,别开脸不想再理他。一转念又觉得不对,又猛地回头盯着他,“不是傅卿卿主动要过来膈应我,是你们要把她送过来膈应我的?”

    傅子辰怔了怔,随后又无奈的笑了笑。

    海棠满腔怒火,正巧那边恭贺的叙旧的都说的差不多,已经慢慢散开坐了回去,她也不好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把面前的案桌给掀到他的脸上,只能暂且先压下怒火。海棠懒得再跟傅府的人有什么纠葛,又喊来茴香,让她去问问还有没有别的席位。

    回头见张夫人还挽着那孟庆月,她不免有些好奇。

    这俩人的关系有这么亲切?

    “张夫人与孟庆月两家同是做商的,也是闺中好友,张夫人与张福东这姻缘又是孟庆月搭的线,她俩关系自然亲切。”

    像是洞穿了她的疑惑,傅子辰直接就给了回答。海棠冷眼看着这姐妹情深的两个人,心头忍不住的嘲讽。孟庆月是霍寒烟的姨母,是国相霍椋的小姨子,与张夫人是多年的闺友,而张福东又是傅柊的门生,现在还升做了兵部尚书……

    想想刚才那翻情景,怕也不仅仅是对张福东升官的恭贺,怕是也有对孟家的讨好巴结。

    孟庆月与张夫人又说了几句话后就落了座,坐下之后才想起霍寒烟。就她与霍寒烟之间的关系,张夫人理应把霍寒烟的位置与她安排在一起,可现在她身旁的位置却是空着的。另外她在府门口就看见了国相府的马车,说明霍寒烟一早就到了,怎么这会儿又看不见人?

    孟庆月问了问旁边的夫人,但就刚刚霍寒烟的那一番不要命的话,谁沾惹谁就是傻子,这会儿哪还有人敢说话。正疑虑时,先前被海棠怼过的那位小姐悄悄凑到孟庆月身边来,“请问您可是孟夫人?”

    “你是哪家的小姐?可有许配人了?”孟庆月端着架子,上下扫视着她。看着小姑娘长得不错,孟庆月还有些满意。若是家世也还行,完全可以带回去做儿媳妇儿嘛。

    小姑娘自然是听过孔安的恶名的,她悻悻笑笑,再把刚才的事情说给了孟庆月,说完了之后,还用手指了指海棠的位置。

    听说承王爷也在此,孟庆月眼角快闪过恶毒。可在看清楚海棠的模样时,孟庆月突然从头凉到了脚,身子一软从坐上跌下。

    “啊!”

    “孟夫人?”

    有人把孟庆月扶起来,紧着就是一声声关切的询问。孟庆月掩饰着自己的慌乱,又偷偷的再往海棠那边偷看着。

    傅子辰把目光收回来,问海棠,“你们认识?”

    海棠紧盯着那边的孟庆月,似笑非笑。“她我确实不认识,不过她儿子我倒是认识。”

    傅子辰眉峰微挑。孔安以前的胡作非为他也听说过,但就京城这两次确实太不像话。

    孟府以儿子的丑闻名满天下确实叫人觉得可笑,但现在海棠这话…

    莫非孔安出事正是她的手笔?

    孟庆月再一次偷看过去,正好撞上了海棠的目光,吓得她一口气差点没上得来。

    “庆月你怎么了?”拉着她的张夫人看着她越发难看的脸色,不念有些着急。

    孟庆月擦了擦额上的冷汗,“没事没事。”

    说完这个她再抬头,对面已经没了海棠的身影。

    孟庆月心里一惊,蹭的一下又站了起来。张夫人被吓得一跳,“你到底是怎么了?”

    “我有些不适,就先回去了。”

    匆匆丢下这话,孟庆月不顾别人的目光,几乎是做逃的跑了出去。到了外头她左左右右的看了一圈,咬咬牙,抬脚朝着府门就要走。

    “孟夫人。”

    孟庆月脚步一顿,转身回看瞧清楚了海棠那张脸,双腿又是一软。海棠伸手把她扶稳,“孟夫人怎么一看见本妃就害怕,我长得有这么吓人?”

    孟庆月猛的缩回了被海棠扶着那只手,使劲的摇了摇头。耳边是一声轻笑,她把脸转回去,看见了海棠噙在唇边的笑意,和那好看的浅浅梨涡。

    心里咯噔一下,孟庆月浑身都不寒而栗起来。

    “既然不是,那孟夫人为何一看见本妃就要躲?”

    孟庆月眼神躲闪,脸色更是惨白到近乎青灰。她在心里计较了好一会,才敢抬头看着海棠,“你就是承王妃?”

    海棠颔首,“我就是承王妃。”

    孟庆月倒吸一口凉气,不像刚才的胆小,她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海棠那张脸。“你真的是……”

    “庆月。”张夫人实在放心不下又追了出来,打断了孟庆月的话。

    孟庆月拉着张夫人说了两句话,又再看了海棠一眼,匆匆的就走了。

    张夫人深看了海棠两眼,只是浅浅称呼了海棠一声,这就又进去了。

    茴香看得云里雾里,“这孟夫人是不是有毛病?还有这张夫人,看着但是满脸的和气,但就刚才她们两个人悄悄那几句,奴婢怎么觉得是在对王妃使坏呢?”

    “你怎么知道人家说了什么?这就断定人家是在使坏了?”

    茴香挠挠鼻尖,“要不然干什么要说悄悄话。”茴香紧着又追问,“这就是王妃要看的热闹?”

    海棠整了整衣裙,“自然不是。不过算算时间,也该差不多了。”她回头看了看热闹的宴席,“面也露过了,茴香咱们回去。”

    主仆俩才刚走几步,傅子辰就追了出来。“要走了?”

    海棠紧抿着唇,直直的看着他。傅子辰儒雅俊郎的面容上染上了浅红,“你……”

    “你到底想干什么?”

    傅子辰不明白,“什么想干什么?”

    海棠沉下脸,“傅卿卿是为了尹泽,傅大人是为了女儿,你又是为了什么?”

    傅子辰灼灼的看着她,“为了你。”

    海棠眉心拧成了疙瘩。茴香不敢置信的瞪着眼睛,“傅公子你怎么能这样!”

    傅子辰眼神更是炽热强烈,“我只是想见你。”

    “我不想见你。”海棠凉凉开口,“你们傅家的人我一个都不想见。”

    看着远走的佳人,傅子辰的失落转瞬即逝。他无奈笑笑,又转身进了热闹的宴席。

    上了承王府的马车,茴香刚吩咐车夫回承王府,海棠却说要去驿馆。

    “王妃去那做什么?”

    海棠半垂着眼帘,“自然是看热闹,大热闹。”

    孟庆月离开之后直接就去了国相府。霍椋现在不在府上,门房见她一脸着急的样子,只能把她放了进来。

    进了国相府,孟庆月一路横冲直撞跑进了霍寒烟的房中,紧紧抓着又再发脾气摔东西的霍寒烟。“那是承王妃?那就是承王妃海棠?”

    霍寒烟面目狰狞,“你发的什么疯?”

    孟庆月一时心急,一把抢了霍寒烟手上的东西,“她不是……她是……她恐怕是……”

    孟庆月语无伦次的话惹得霍寒烟更加心烦,“话都说不全还来我这里撒野?来人,把她赶出去!”

    “寒烟!”孟庆月五指几乎要扣到霍寒烟的肉里,“你怎么没说承王妃长的这么像她?天下间怎么会有这么想像的人?”

    孟庆月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要么就是她回来了,要么,就是她的女儿回来了。”

    霍寒烟翻了个白眼,挣了挣被她抓得发痛的手腕。“谁回来了?谁的女儿又回来了?姨母,你失心疯了么?”

    孟庆月确实像是发了疯,她扔了从霍寒烟手里抢来的东西,生拉硬拽的把霍寒烟拖到了里间。

    “孟聆凤。”

    霍寒烟浑身一震,“你说谁?”霍寒烟现在才注意到孟庆月惨白的脸色,头皮发麻一阵后,寒凉直接从脚底蔓延到四肢百骸。

    孟庆月两眼猩红,压低的嗓音除了惊慌惧怕,还有恨意。

    “国相夫人,孟聆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