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有匪:押个王爷当相公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二章 不论生死
    三名暗卫脸色剧变,想要赶过来,却被那些杀手死死困住。

    海棠心头一紧。明白这些人看似是冲着傅卿卿,实则只是为了引开她身边的暗卫。

    这些人,果真是冲着自己来的。

    几乎就是一瞬间,海棠快速弯下身子拾起刚才被打落在地上的暗器,速度极快的朝着杀手反击回去。对方只是轻松一挡,暗器就这么轻易被格挡开。两把利剑上的寒光携带着死亡的冰冷气息,一把朝着她的脑袋,一把朝着她的心口。

    海棠再弯腰拾起几枚暗器,在出手时连一同抓在手里的沙石齐齐运力掷过去。这会儿正是顺风,对方避开了暗器,但也险些被沙石迷了眼睛。海棠突然出手,与两人周旋十几回合,身上几处受伤,小腹更是有些牵扯下坠的痛感。对方两人将她逼到路边,海棠趁此机会运起轻功就跑进了右手边的小林子。

    身后脚步越来越近,海棠一刻都不敢停歇,也没工夫去管傅卿卿死活。身后的人像是故意所为,明明功夫在她之上,却又总是隔着这么一段距离。海棠来不及想太多,只是一心想要甩开对方,不知不觉,竟被他们逼到了山上。

    身后就是十几丈的陡崖,下头是湍急的河水,前方,是那两个黑衣蒙面的杀手。

    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海棠明显能看见对方阴鸷双眼里的讥讽算计。看着他们不紧不慢的脚步,海棠突然明白了。

    “你们是故意把我引到这个地方的。”她紧紧攥着双拳,余光快速扫过四周能够躲避和逃避的地方。她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冷冷看着那两个人。“为何?”

    “只是让你死远一些而已。”

    对方话音刚落,一道寒光就已经刺了过来……

    尹泽赶到满牛岗时,山脚下已经成了一片血海。承王府三名暗卫都已经被杀,地上除了拖拽的血痕之外,根本不见别的尸体。

    “人呢?”

    低沉里还压制着暴怒气息的两个字让尹泽身后的铭风不禁颤了颤,“已经送回傅府了。”

    “我问的是海棠!”

    铭风摇头,“尚未查到。”

    “找!”尹泽眼里是少有的阴戾,“不论生死,都要给我找着了!”

    铭风把事情吩咐下去,回头再看尹泽时,才发现他已经独自上了山。尹泽到了半山腰上的凉亭,四处寻了一遍后又要往山顶上走。铭风到底是做暗卫的,尹泽没留意的地方他却注意到了。

    当他把捡来的那封沾了土几乎撕碎成好几段的信递到尹泽手里时,他才察觉到此时的尹泽竟已经是浑身颤抖,双手冰凉。

    看到信上内容,尹泽的脸色更是难看。

    在承王府时他就知道海棠收了封信后着着急急就走了,却没想到这是有人借着玉峰山上匪窝的事情来把她引了出去。

    更没想到,这信上的笔迹他曾经是见过,且一直都记得的。

    他把信扔给铭风,“拿着这信,去问问傅卿卿。”

    铭风没看信中内容,只是问他:“要问何事?”

    他的声音冷如冰窖,没有任何一丝暖意。“问她,为何要这么写。”

    铭风皱了皱眉,低头扫了一眼纸上的笔迹。一目扫去倒是行云流水,但再仔细看看,便很容易的能分辨出比划中还带着女子的清秀。铭风把信折起来收好,见尹泽又要上山寻人,便说:“属下已经派人去山顶查探过了。路上没有任何打斗和血渍,甚至连脚步都没有。小王爷,并未有人上山,不用去寻了。”

    “又没人上过山,我亲眼看过才算。”尹泽不理铭风,还真的亲自上山查了一遍。从半山腰的凉亭再网上一段就再没了山路,林中遍布荆轲,他那一身锦衣被刺破,俊俏容颜被划出血痕。

    寻到山顶,他又不甘心的再寻其他的路下来。快到半山腰能看见那凉亭时,他又再寻另外的路,上山找人。

    铭风看不过去,劝了几次,有两次还惹怒了尹泽。

    “小王爷既然不喜她,现在为何又要寻她?”

    尹泽心口一窒。

    他为何要寻她?

    他不喜她么?

    尹泽愣怔了好一会儿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话,他只知道自己在听说海棠出事之后,心里仿佛被人掏了个洞。他难受,很难受,所以他想要找到海棠,想让自己不那么难受。

    “小王爷。”有人追上来,“山下林子里发现了血渍。”

    尹泽心头一紧,推开挡在自己跟前的铭风,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到了山脚。他从山下的小林子往里寻,寻了很远,终于找到了那一处山崖。

    这有明显的打斗痕迹,不远处还扔了一把断剑。断剑上沾着鲜血,不知道是海棠的,还是别人的。

    尹泽喉咙发紧,额前突突直跳。明明没喝酒,却有些站不稳身子了。

    “小王爷。”

    铭风站在他七八步开外的崖边,张了张口,又什么都没说。

    尹泽抓着那把断剑走过去,看见了崖前那一滩血渍和崖边明显的划痕。

    海棠……

    尹泽低喃着什么,铭风听不真切,凑近些才听清楚他口中一直在喊着海棠的名字。向来铁血无情的铭风正要喊人下去寻人,没想到尹泽突然着了邪一般,就这么跳了下去。

    “小王爷!”

    ……

    海棠被人杀害的消息不知道是被人传到了京城里,不仅如此,还有人看见从承王府离开回乡没多大会儿的傅小姐浑身是血的被送回了傅府。有好事的把这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编出了好几种说法。茶馆里的说书人整合整合,得了个还算是合情合理的说法。

    说承王妃见不得傅小姐得宠,明里暗里的折腾本就病弱的傅小姐,最后终于把傅小姐赶出了承王府。承小王爷心疼傅家小姐,特地把傅小姐藏在了别处,没想到善妒的承王妃发现了此事追到人家门上,傅小姐心高气傲,承王妃又不讲道理,两人就这么闹了起来。承王妃被失手杀死,傅小姐重伤不愈。

    说书人停了下来,端起茶水喝了两口。下头的听客都巴巴的伸长了脖子,其中一人催着:“你倒是快些说啊,怎么又停在这了?”

    另外一人笑道:“还有什么好说的,傅家是什么地位,承小王爷又这么喜欢傅小姐,这事儿还有什么好说的?”

    一人又叹道:“就是可惜了那承王妃,承小王爷不喜欢,结果还惨死在妾室手中。”

    有人不满,脱口说:“什么妾室,就傅小姐那家室,冲着承小王爷那喜欢,人家才应该是承王妃。”

    茶馆里的小伙计亦是听得起劲儿,见茶馆外头驻足着个穿着华贵一身儒雅的贵公子,便笑着迎过去,“这位公子也有兴趣?外头日头这么大,公子不如进来喝杯茶,楼上还有雅座的。”

    傅子辰脸色铁青,突然动手揪住了小伙计的衣领子。“再敢胡言乱语,你这茶馆也不用开了!”

    小伙计笑意僵了僵,把衣服扯出来,整了整,说:“好大的口气!你谁啊?你说不用开就不用开了?”

    “我,傅子辰。”

    小伙计后颈一凉,忙不迭的跑进去堵了说书人的嘴,不让他再说这件事情了。底下来听书的茶客门不满,个个都巴着脖子拍着桌子,掌柜的不在,小伙计也没了法子。心慌乱跳的抬头望去,那傅家大公子早不见了。

    傅子辰来到驿馆,被外头的禁卫军拦下。傅子辰亮出皇帝曾赏赐给傅柊独一无二彰显身份的信物,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进了驿馆。

    “夏侯关静!”

    到了夏侯关静面前,傅子辰把手中信物啪的扔在桌上,直呼其名。

    含翠不认识傅子辰,指着他就骂了过去。“放肆!你是什么人,我家公主名讳岂是你能喊的?”

    夏侯关静从后头走出来,睨了一眼这桌上的东西。“这位是傅家大公子。含翠,你去外头守着。”

    这边是傅家那个温文尔雅的大公子?

    含翠稍稍有些意外,收回目光,听话的退到了屋外候着。

    傅子辰双拳紧握,几乎是磨着后牙槽的质问她:“你怎么敢……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对她动手!”

    他这样的反应夏侯关静毫不意外,她甚至是早就已经想到了这样的局面。夏侯关静不紧不慢的坐下来,轻笑,“谁给的胆子?不就是傅公子你了?这时间地点都是你在信里头跟本公主说的……”

    “我只是让你把她带离京城,而并非是让你买凶杀人!”傅子辰恨极了,“夏侯关静,你现在还是在东元的土地上,我想动你,轻而易举!”

    夏侯关静突然笑了起来,她笑得张狂,笑得快意,笑得十分放肆。

    “傅公子说大话了不是?傅家地位再高,也高不过两国利益。我是壹国公主,若是真在东元土地上出了岔子,你们东元可是要给壹国交代的。再者,你怎么就知道那是本公主的人了?恨她的人又不是只有本公主一个。”

    她闲闲的比划着自己的双手,亮出她新染好的红色蔻丹。“傅公子还是好好想想你这么着急的冲到驿馆来,到时候傅家要如何对你们东元那个多疑的皇帝解释。毕竟要是传出你傅子辰也与这事儿有关,傅家还有什么颜面?另外,傅公子有这份闲心来教训本公主,还不如这会儿就去找找她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