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有匪:押个王爷当相公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四章 她是我家夫人
    官道上停了辆马车,马车上挂着一张字牌,傅府。与傅子辰一齐出府来的小厮从远处跑来,把装满了的水壶递进马车里。

    “公子,原来这地方叫六河乡,只有山头上有几户人家。刚刚遇上的那位大哥说,满牛岗那条河能流到下头那个镇子上去。咱们从这出发大概还有七八里的路,现在日头还早,咱们还是早些赶路吧?”

    傅子辰喝了两口,泉水清冽,让他整个人都清醒了些。他看了看马车外头阴沉的天色,点头道:“一会儿怕是要下雨,现在就走吧。”

    “好。”

    小厮刚跳上车,拉着缰绳喊着马,车轮子动起来,马车摇起来,傅子辰更是昏昏欲睡。

    “修平,我先小睡一会儿,你一路上注意打听着,有消息就立刻告诉我。”

    “知道了公子,你先躺一会儿吧。”

    傅子辰这一觉睡得极不安稳,一会儿梦见傅香婉还活着事的事情,一会儿瞧见傅卿卿发病的样子,一会儿又是海棠,就像是那一日的宫宴一般,穿着舞衣一直跳一直跳,他怎么喊她都停不下来……

    “公子,公子?”

    傅子辰倏然睁开双眼,好一会儿了才瞧清楚面前的人就是从傅府后一直跟着自己的小厮修平。他支起身子,轻擦了一把额前的冷汗。

    “到了么?”

    “到了。”

    修平刚把他扶下车,一个伙计打扮的人笑脸迎了上来。“公子是要打尖儿还是住店?不过小人瞧着公子这马和小厮都湿透了,不如干脆住一晚,明日再赶路啊?”

    傅子辰这才注意到修平身上的衣服竟湿了大半,马鬃湿得一缕一缕,车轱辘都是泥水,就是车帘子上也都被打湿了。

    “路上竟然有这么大的雨?”

    修平揪着衣角和袖口拧了拧,“也不大,只是我们是迎着风走的,水汽就大了些。”

    小伙计赶紧把人迎进客栈,上了茶水后又把马车牵到后头去喂食去了。傅子辰把修平喊到客栈门口,帮着修平把衣服上的水渍再拧了拧。

    此时已经入夜,小镇上根本就没几个人,客栈里也只有他们两位客人。

    傅子辰竟不知道他这一觉竟然睡了这么久。

    “公子,快些进来喝碗姜汤。”

    傅子辰望过去,果真见小伙计手里端了两碗姜汤。他喊着修平一齐过去,喝了姜汤后才觉得身子有了些暖意。

    “你家客栈这还随时准备着姜汤?”

    小伙计笑笑,“这几日我们这几乎日日都有雨,这来来往往也都不容易,备上些姜汤驱驱寒也好。”小伙计紧着又说:“公子赶了一路怕是饿了吧,我家客栈的酱牛肉可是一绝,酥香排骨和清焖小鸡更是好吃得不得了,小菜也都样样有,清淡重口的也都能做,公子要不要点几样先垫垫肚子?”

    傅子辰睡了一路,倒是没觉得饿,只是修平,在小伙计说完这些之后肚子还不争气的叫了两声。傅子辰轻笑笑,“好酒好菜都上来,动作快些。”

    “好嘞!”

    用了饭菜,小伙计又把主仆俩送上了客房。修平帮着傅子辰铺整好床铺后正要退下,又听傅子辰吩咐:“你明日若是起的早,记得先去打听打听。”

    修平想了想,说:“公子,咱们都出来七八日了,这一路上有些地方你也都寻了两遍了。要再这么寻下去,这东元这么大,咱们还真的要把地界都走完么?”

    “找不到她,我绝不回去。”

    修平长叹着摇了摇头,退出去后又替他关上房门。

    傅子辰这一觉又睡到了第二日正午,人才刚刚起来,修平就过来敲响了房门。

    “公子,你起来了么?”

    “嗯。”他清了清嗓子,打开门让修平进来。修平端着给他净面的水盆,盆子还没放下,就听他问:“如何,可有消息?”

    修平有些无奈,“没有,不过不远处就有家医馆,公子一会儿也过去让大夫看看吧。”

    “不必了。”傅子辰自己挽了袖子,就着清水泼了泼面,之后又拿过手巾随意的擦了擦。“我出去再问问,或许有人能有什么消息。”

    “公子!”修平都急了,“你这风寒都四五日了,前两天咱们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你这病就只能拖着,现在好不容易有个大夫能给你看看,你竟还想拖着?照昨晚上说的,若是这镇上没有承王妃的消息,就你这身子还能再拖几日?你又能找多远啊?”

    傅子辰杵在原地,好一会儿了才点了头。

    “好,那就去看看吧。”

    主仆俩用了饭,这就去了医馆。医馆里的生意不错,但只有一位老大夫坐诊,小小医馆里几乎占了大半个门面的人。等了片刻,傅子辰才被接了诊。把了脉开了方子,修平拿着方子去抓药,傅子辰就在旁边等着。余光不经意的瞥见一道身影,傅子辰浑身一震,不假思索的就追进了里间。

    她一身素衣,随意编起来垂在脑后的发辫随着她弯腰的动作滑到颈边,她手指尖捻着晾晒的药材,不确定的放在鼻下闻闻,又不确定的在与其他的比对比对。

    “这位公子,这里可不能随便进来,你还是去外头等着吧。”

    那边的人听见动静转过脸来,熟悉的眉熟悉的眼,哪怕是一个眨眼都是傅子辰心心念念的。

    他冲过去,一把将海棠抱进了怀里。“我找着你了,我找着你了!”

    医馆小伙计吓了一跳,“这位公子你,你这是做什么?”

    海棠把他推了推,他反而更是霸道的紧了紧自己的双手。傅子辰喜极而泣,失而复得的喜悦让他恨不得直接把海棠塞进怀里。

    “公子?”修平追过来,不敢置信的看着他怀里的那个人。

    “光天化日你还想强抢民女?”医馆小伙计随手抄起手边的扫帚就要打过去,却被修平给拦了下来。

    “你要做什么?这位是……我家夫人,我家公子出来就要来寻她的!”

    小伙计愣了一会儿,“她真是你家夫人?”

    修平正是被傅子辰使唤去盯过海棠的那个鬼鬼祟祟的小厮,自然是认识海棠的样子的。承王妃的事情闹得这么大,他哪儿敢说出海棠的身份,情急之下就这么称呼了。

    “她就是我家夫人?”

    小伙计将信将疑,“喂,姑娘,你认得他么?”

    傅子辰怀中的海棠仰头看了看,“不认识,没见过。”

    小伙计更是怀疑,“你自己的丈夫,你也不认得了?”

    不认得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

    傅子辰往怀中看去,见她也在看着自己。不同以往,她现在看向自己的眼神,是陌生的。

    并非假装的,而是她真的不认识了自己。

    傅子辰心口一窒,“你不记得我?”

    海棠黑白分明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盯着他,“我真的是你夫人?”

    ……

    傅子辰把坐诊的大夫请到里间,问过后才得知,海棠是这大夫上山采药时捡回来的,看着她还有一口气,便把她带了回来。

    “当时夫人后脑有伤,老夫用足了药材治了两日她才醒来。问她是何身份,夫人却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傅子辰神情微妙,“你的意思是,她失忆了?”

    老大夫点头,叹道:“公子实在大意,老夫救回夫人时她已经小产,若是再晚一步,或许她这大人也要没命了。”

    傅子辰两只耳朵轰鸣一阵,那日在承王府时他就已经怀疑,原来,她果真是有孕了。

    “她,知道自己小产了么?”

    老大夫摇头,“她只知道自己是受了伤,别的她没问,老夫也没说。”

    傅子辰微不可查的勾了勾唇角,“她的失忆何时会好得了?”

    老大夫又摇头,“这种事情老夫就不知了。或许只是这十天半个月,或许又是一年半载,或许,也能是一辈子。”

    傅子辰负在身后的双手骤然握紧,片刻后又再松开。他就着大夫的纸笔写了两句话,又取下自己的信物,一齐交给了老大夫。“这东西你拿去京城傅府,会有人给你诊金的。不过要记得,以后不管是谁,但凡是问到我家夫人,你一个字都不能说。”

    京城傅府?

    老大夫脸色微变,“原来这是傅府公子……老夫,明白了。”

    傅子辰走出去时,见海棠手里拿了个包袱,已经站在马车旁边等着了。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他紧紧抓着海棠略显得冰凉的小手,“我带你回家去。”

    他要海棠扶上马车,又吩咐了修平几句,这才也上了马车。见她还抱着那包袱,随手拿过来,打开。“这是什么?”

    落入眼中的是一套带血的衣服,衣裳布料已经被划破,虽然落了水,但更是把整件衣服都染成了浅淡的血色。

    傅子辰猛地把包袱遮起来,“这东西还带着做什么?”

    “他们都说这衣服大概是能证明我身份的东西,所以我便留着了。”

    傅子辰眸心微沉,抓着包袱的双手逐渐收紧。再抬起眼眸时,又是一副温润浅柔的模样。

    “你的身份便是我的妻子。我找到你了,这东西,就可以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