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有匪:押个王爷当相公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六章 小王爷节哀
    茴香张了张口,还没等发声,一只大手已经扣住了她的喉咙。

    “主子!”

    “小王爷!”

    小童与铭风同时出口,生怕尹泽失手就这么把茴香给掐死了。尹泽罔若未闻,手上力气逐渐收紧,眼中的猩色更浓。

    “小王爷。”不知何时铭风已经来到两人跟前,一手试图隔开尹泽扣在茴香喉咙上的那只手。“茴香,你去找找,王妃把那件衣裳放到哪里去了。”

    听见这一句,尹泽才真的松了手。茴香小脸儿煞白,头脑早就被吓得空白一片。她跌跌撞撞的跑进屋里,见了屋里的景象,又是惊呼一声。

    自那一天后茴香就没进过这屋子,除了小童偶尔送个酒之外,这屋子都闭着门窗。可现在,这屋里的东西都被翻了个遍,狼藉一片,其中又混着酒味儿,呛的茴香难受极了。

    “愣着做什么,快去找。”铭风冷声提醒,茴香这才想起要干什么。她走到里间,更是头疼一阵。

    这哪儿还有下脚的地方。

    海棠基本上没怎么用过的胭脂水粉被洒了一地,不少首饰都被尹泽的脚印子踩得变了形……

    茴香心里头说不出的难受。

    身后响起脚步声,刚才的窒息和恐惧感袭上心头,茴香吓得一个激灵,只得跑到衣橱和柜子边翻找着那件未做完的衣裳。

    “衣裳呢?”

    茴香动作僵了僵,委屈的就要哭出来。她又翻找了两遍,都不见那衣裳。

    “那衣裳呢?”

    凉凉语气早已没了耐心,身后脚步声越来越近,茴香心有余悸的同时,脑中突然闪过了什么。

    “我想起来了!”

    她站起来跑了出去,不大会儿的就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她手里头拿着一件衣裳,看着布料倒是华贵,只是衣裳上被划了大道的口子,直接毁了这衣裳。

    “主子。”小童眼前一亮,抢了茴香手里的衣裳就冲进了屋里。

    尹泽见了那衣服,一把夺来,再将小童推开。小童没站稳,一下就摔在了地上,手掌磕在地上酒坛子的碎片上,瞬间就被划了道口子。

    跟进门来的茴香对愣怔看着那道口子的尹泽说:“王妃女红不好,但还是跟奴婢学了许久,这才做了这身衣裳。可当时小王爷你就只顾着傅小姐,王妃受了多大的委屈。回来之后王妃就找了剪刀划了这衣裳,让奴婢扔出去。奴婢怕王妃后头气消了要找这衣裳,就偷偷把衣裳留下了。”

    茴香红了眼眶,“王妃当时还选了另外一匹料子,说等小王爷这衣裳做好了,她自己也要做一身裙子。可王妃现在……这衣服根本就不不回来了。都怪奴婢,那一日就不该让王妃出府去,奴婢……”

    尹泽不知想到什么,抓着那衣裳就跑了出去。小童还没反应过来时,铭风就已经追了出去。

    陈少宁今日有事,吩咐陈妹早早的关上门面。陈妹刚把门面关好,外头有人竟一脚把门给踹开,吓得陈妹惊叫起来。

    “何人放肆!”

    陈少宁闻声赶来,护着女儿怒瞪着外头。只见一人走了进来,蓬头垢面浑身酒气。陈少宁只当是酒疯子,正要呵斥出去时,又见那人小心的把手中的破布展开。

    “这衣服,你替我补好。”

    是承小王爷,尹泽!

    声音虽有些沙哑,但陈少宁和陈妹还是认得出来的。陈妹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老爹,又看了看尹泽。

    “陈妹,拿过去。”

    陈妹应了一声,伸手去拿的时候正好对上尹泽那双猩红的眼睛,吓得她又把手收了回来。

    陈少宁走过去,没急着接他手里的衣服,而是看着这般模样的尹泽,劝道:“人死不能复生,小王爷节哀。”

    “节哀?”尹泽睨着陈少宁,声音冷如冰窖。“谁说她死了?只要我承王府一日没设灵堂,她就没死。”

    陈妹张口要说什么,最后看看她爹的脸色,又把话给压了下来。

    陈少宁深看了尹泽两眼,“小王爷还是先进来换身衣服梳洗梳洗。陈妹,把门关上。”

    店门被尹泽一脚踹开,有几处都已经坏了。陈妹废了不少劲儿才重新把店门关上,回到里间时,尹泽已经换了衣裳,也梳了头,这会儿正在净面。

    陈少宁展开那衣裳看着这从上到下的划痕,皱起了眉。“小王爷是再与我开玩笑么?承王府这么大的家底,难道还买不起一件新衣服?”

    尹泽抬起脸,找不到手巾,就用袖子随手把脸上的水珠擦了擦。“整个东元能有天衣无缝这个本事的就只有你陈少宁一个人,若是你把这衣服补好了,不管多少银子,我都能给你。”

    陈少宁放下那衣裳,“容我冒犯一句,这个承王妃与傅香婉,小王爷心里更在意谁?”他一瞬不瞬的看着尹泽,“毕竟当初傅香婉死时小王爷你也不至于这样……”

    “是啊,香婉死时我虽伤心难受,但也不至于到这番模样。”尹泽说完这一句之后就沉默了下来,良久后才开口说:“香婉死时,我以为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所以对海棠,我只当她是一个顶着承王妃身份的女人而已。”他轻哼,又带着两分不屑。“承王妃而已,不是香婉,是谁都无所谓了。”

    “我明知傅卿卿是装病,但她是香婉临终前托付给我要照顾的妹妹,所以即便卿卿次次装病,傅府次次来请,我都过去了。我明知海棠会生气,我还是要去傅府,我就是以为我心里就只有香婉,我不愿意让别人霸占了她的位置。”

    “直到海棠出了事,我才知道原来香婉死了四年,我已经逐渐开始忘记她了。现在我心里的位置,是海棠的。”

    尹泽没有再说,陈少宁也没有再问,只有陈妹忍不住的质问他,“人都死了,你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他眼睛的眼色缓和了不少,但目光依旧锋锐冰冷。

    “我说了,只要我承王府还没设下灵堂,她就没死。”

    陈少宁动作缓慢的叠着那件破衣裳,像是要婉拒的样子,看得陈妹一阵紧张。

    “其实小王爷早之前心里就有了承王妃了,所以你才不愿意让别人霸占了你心里原本该属于傅香婉的位置。”陈少宁把叠的规矩工整衣服拿起来,“这衣裳我先补着,若是补不好,那便算了。若是补好了,我不要小王爷的金银,我只要承王府的一个人情。”

    尹泽憔悴的脸色终于显露出轻松的笑意,“好。”

    离开了陈妹家,他还没走出去几步,陈妹就追了过来。“小王爷且等等。”才追上尹泽,陈妹就毫不客气的开口问他:“有人说,姐姐出事那天看家承王府派人去了傅府以作安慰,恐怕你以后还是要娶傅卿卿,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姐姐出事已经一个月了,都没听见承王府有任何动静,你说她没死,那你到底有没有派人去找?若是姐姐没死,你也找到她了,那这笔账,你是要怎么算?”

    “我娶傅卿卿?”

    陈妹几乎是磨着后牙槽的,“你明知傅卿卿是欺骗却不揭穿,反而任由她这样,那都是傅香婉临死前的一句交代。你都已经任由了她四年,若是将来傅卿卿再用傅香婉的名义来求一求,难保你不会把她接进承王府做侧妃。”

    “她傅卿卿怎么这么巧就出现在了那个地方,我才不信她跟这件事情没关系?”

    想起那封信,尹泽眸心快闪过什么东西,之后整个人的气息就越发冰冷摄人了。

    “今后我与傅卿卿绝无关系,且我承王府与他傅府,也再无任何关系。”

    陈妹将信将疑,“那我另外两问呢?”

    尹泽看着站在不远处等着陈妹的人,“你爹都知道,你去问他就好。”

    说罢,他转身又要走。

    “你等等。”陈妹将她拦下,假装看不见远处眼含警告等着自己的老爹,低声与尹泽说:“傅子辰在姐姐出事时就离开了京城,今日突然从乡下送来了一封信,说傅子辰在路上遇上了位女子,已经带回了老宅。”

    尹泽眸心一窒,“可真?”

    陈妹余光扫过她爹那张脸,“我从我爹那偷听到的。”

    最后一个字说完,尹泽已经快步的离开了此处。到了暗处,尹泽唤来铭风,“可有海棠消息?”

    铭风摇头,“属下这边还未有消息,不知老王爷那边……”

    尹泽冷睨着他,“那些杀手也没消息?”

    铭风后颈微凉,“对方藏的很深,动作也很干净,但属下查探的时候发现有别的势力在暗中阻拦。”

    尹泽双拳骤然紧握,“谁?”

    “宫里。”

    宫里……

    尹泽想起宫里头那几位主子,心又往下沉了沉。

    “傅府最近有何动静?”

    “那日小王爷叫人去送信,已经是撕破了承王府与傅府两家之间的脸面。傅府动静虽然不大,但现在显然已经有了要跟国相府交好的意思。若真是如此,承王府处境堪忧。”

    尹泽冷笑,“他傅柊倒是本事了。陈妹说傅子辰离京后在路上带了个女人回乡,你派人去查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