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有匪:押个王爷当相公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一章 你果真没死
    傅子辰神情一紧,下意识的就望向隔壁海棠的房间。他压低声音,问景微,“他什么时候来的?”

    “刚才而已。修平想法子在拖着他,你如果快一些,现在赶过去的话他或许还不会生疑。”

    傅子辰回到屋里,快速换上衣裳,要与景微离开时,脚步又是一顿。

    “怎么了?”

    他来到海棠屋外,轻轻推开房门,踏进屋里远远看着海棠。犹豫几番,他还是走了过去,轻轻给她掖了掖被角,又给她把地上的鞋子放好,这才放心的走了。

    景微勾着唇角,在傅子辰清冷的眼神下倒也没说什么。只是随着房门关上,原本该熟睡的海棠却已经睁开了双眼,里头清明一片,显然已经醒了很久。

    那个女人来时她就已经醒了,那女人说的每一个字,她都听得很清楚。

    承小王爷,是谁?

    有景微在,傅子辰哪怕是走路的速度都快了一倍有余。到了暗道里,傅子辰才把景微的手拉开。景微看着幽长的暗道,“又怎么了?”

    傅子辰整了整自己的衣裳,“暗道里不方便,你不用运气提步了。”

    “承小王爷都找上门了,傅公子你也不着急?”

    “傅家与承王府早不是以前的关系,我晾他一个时辰也不是什么大事。”傅子辰扫过景微,“你还是顾好自己,尹泽不是简单的人物,一会你可别见他看出差错来。”

    景微淡然道:“傅公子放心,既收了你的银子,那事情我也会为你办好的。”

    到了宅子里,傅子辰又换了件衣裳,这才去见了因为。敛秋站在门口一个劲的往里瞧,直到景微走到门口问她要做什么,她才寻了个借口离开。

    尹泽负手现在前厅中,衣裳上还带着风尘,整个人比以往要瘦削了许多。

    “这是什么风,竟然把小王爷吹到我这乡下地方来了?”傅子辰直接坐在了主位,“小王爷这次过来是想要问责卿卿的事情?卿卿还在京城,小王爷你倒是寻错路了。”

    尹泽抿唇不语,只是目光沉沉的看了他良久。两道视线撞在一起,竟有些剑拔弩张的滋味。

    “小王爷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小王在看,你有没有心虚。”

    傅子辰笑了起来,“小王爷还摆上架子了?我们两家相识这么多年,哪怕是香婉出事,你也没像今天这样的在我面前摆架子。”

    尹泽冷声一哼,声音不轻不重,但又透着威严。“别再提起香婉。傅卿卿装病那些时间里,你们总是想方设法的把我留在傅府,又总是在我面前提起香婉,让我想起香婉……我对香婉的感情,并非就是我的软肋。”

    傅子辰嗤笑着,“所以现在你已经把香婉忘干净了?”

    “香婉已经死了四年,我什么都可以放下了。”尹泽眸光微深,“倒是你们,根本就没有资格提起香婉。”

    傅子辰半垂着眼眸,对他的话只是不可置否的轻声笑笑。

    尹泽往前多走了一步,“听说你在路上遇上了个女人,还带回来做了夫人?”

    傅子辰指尖一颤。

    他果真是为了这事儿来的。

    “是,我带回来了个女人。”傅子辰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根本就查探不出任何心虚作态。“海棠在时你让我死了对她的心。现在海棠不在了,你还不准我找其他女人?小王爷,你们这尹家的天下真这么霸道么?”

    “以前你可不敢说这话。”尹泽眸心越发深沉,“让她出来见我。”

    傅子辰从座上起来,走到他跟前。“你既来了这里,自然也是叫人查过她了。既然已经查过,又何须再看。”

    “你知道我为何要亲自跑这一趟么?”尹泽重新坐下来,慵懒随意的就这么靠在椅背上,“让她过来,让小王见见。”

    最怕的就是别人没说完的话。一念之间,傅子辰几乎已经想了千百种可能。他稳了稳心神,喊来修平。“去把夫人请过来。”

    景微早已准备好,她掩上房门,随着修平一道去前厅。敛秋一直等到看不见景微跟修平的影子后,又鬼鬼祟祟的来到了房门前。她把耳朵贴在门缝上听了一会儿,没察觉出什么动静,竟大胆的推门进去了。

    不过一会儿,景微就来了前厅。她早已潜藏起了作为杀手的气息,踏入前厅的那一刻,她便脚步轻快的朝着傅子辰走了过去,一声柔柔软软的“夫君”,听得尹泽皱起了眉。

    从前海棠也总这么柔柔糯糯的喊着自己“小王爷”,以前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现在听见这一声“夫君”,尹泽才陡然察觉出问题来。

    当初的海棠正如同今天这女子,声音虽然柔软,但并非出自真心。

    傅子辰微抬着下巴,示意景微看向尹泽的方向。“这是承小王爷,还不见过?”

    景微故作惊讶,给尹泽行了礼,声音柔柔软软,“见过承小王爷。”

    尹泽冷然启唇,“叫什么?”

    景微浅浅笑笑,唇边两个浅浅的梨涡,竟还真有海棠的几分味道。“景微。”

    “你与傅子辰是在古东镇相遇?”未等景微开口,尹泽又继续问:“你户籍是哪里?去古东镇做什么?傅子辰带你走你就跟他走了?你就不怕他把你卖了?”他又上上下下的扫视了景微一道,最后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再问:“你走路轻盈,学过武功?”

    景微心头一紧,整个身体都紧绷了起来。她明明已经藏起了气息,装柔弱女子也装得出十分的相似,怎么这承小王爷的眼睛这么毒……

    莫非他已经怀疑到了自己的身份?

    “景微学舞,走路自然轻盈。”

    “小王问你了么?”尹泽冷睨过去,“你再多说一句,信不信小王现在就杀了她?”

    傅子辰沉下脸色,身旁景微却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夫君,承小王爷问的是我。”景微稳下心神,缓缓开口说:“我是湘淮人,我舅舅在古东镇上……”

    景微把早前就已经编排好的回答一一说给了尹泽,说到动情处,还擦了擦通红的眼角。尹泽一言不发的等着她把话都说完后,才扬起唇畔,“知道我为何要亲自来这一趟么?因为……”他一瞬不瞬的盯着景微那张脸,“因为你这位夫人,我的人根本就查不到她的任何消息。”

    最后一个字刚说完,只见尹泽身形一闪,眨眼间就已经到了景微跟前。傅子辰把景微拉到身后挡住,“小王爷,这并非京城,也不是你承王府,你想要对我夫人做什么?”

    尹泽看着傅子辰身后的景微,还是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那张脸。

    “尹泽你别太过分了!”

    被直呼其名的尹泽不怒反笑,他运起内力一掌拍向傅子辰的心口,傅子辰直接压向了身后的景微,景微明明可以撑住他,却不得不装作被傅子辰压倒。傅子辰好不容易稳住身体,又觉得胸口堵闷,接着就吐了一口鲜血。景微面上惊慌,眸子却很沉静,尹泽将她拽到跟前时,她甚至都还来不及假装。

    尹泽锋锐的目光从她的眼睛,一直到她的耳下。突然,他抬手抚向她耳下的肌肤,从耳下到她的下巴试探了一圈。

    “你不甘心海棠死了,现在竟还想在我面前调戏我夫人?”傅子辰捂着胸口,扯开冷笑高声质问。

    “调戏?”尹泽松了手,任凭景微就这么摔了下去。“她也配!”

    尹泽厌恶的擦了擦抚过景微的那只手,“清河镇景色不错,我要多留两日。如此,怕是要在府上叨扰了。”

    傅子辰撑着身子站起来,冷冷发笑。“傅家地方小,容不下承小王爷。承小王爷还是去找别处吧。”

    尹泽冷傲的睨着他,“撵我?这天下敢撵我的人,还真没几个。”

    敛秋寻到小宅的时候海棠又在阁楼上倚窗靠着,伺候她的小丫头寻过来,说外头来了个丫头,自称是傅家老宅里的人。

    “那边的人?”海棠趴在窗户上往下看了看,“是那边的夫人寻过来了?”

    小丫头是个口紧的,虽然知道那边的情况,但从来也没多说过一句。这会儿听海棠这么问,神情就变得微变起来。

    “那夫人可要见见她?”

    “傅子辰还没回来么?”

    小丫头摇头,“没有。”

    “你是谁啊,谁让你进来的?”何大娘的大嗓门突然亮了起来。海棠再往下一瞧,过着瞧见院里头站了个没见过的人。

    小丫头指着那人,“夫人,就是她了。”又想到海棠刚刚问的话,又加了一句:“就只有她一个人。”

    何大娘想要拦下那人,那人竟还动手推了何大娘一把,几乎要把和娘给推到。海棠眸色渐冷,离开了窗户,下了阁楼。

    “你拦着我做什么?快些让开!这是我家公子的宅子,你再敢拦我,我就报官府抓了你这个婆子!”

    “你要报官?”

    似曾相识的声音让敛秋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她循声望去,待瞧清楚了海棠的相貌,竟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你果真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