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有匪:押个王爷当相公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二章 我要你娶我
    海棠停下脚步,“果然?你认得我?”

    她陌生的神情太过真实,弄得敛秋心里没了底。敛秋愣了愣,似是不好确定,又爬起来跑到她跟前,上上下下的看了两遍,又尖锐着嗓子喊起来:“就是你这个贱人!不仅害得我家小姐重伤,还害得小王爷弃了我家小姐。你这个害人不浅的东西,现在又想着要来害我家公子了?”

    “小王爷?”海棠心口莫名一窒,“承小王爷?”

    敛秋心有余悸的后退了一步。

    她竟忘了,海棠还是承王妃。

    “你明知故问有意思么?”虽有些不甘心,但敛秋还是怒瞪过去,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现在承小王爷来了,你可以跟着走了。”

    “我为何要跟他走?”海棠走过来,敛秋心虚想要后退,她却一把将敛秋牢牢抓住。她黑白分明的眸子倏然变得锋锐冰冷,手上的力气一寸寸的加重,任凭敛秋如何挣扎都挣脱不开。她把敛秋拽到自己跟前,“你好像很怕我?”

    敛秋气急败坏,“我,我怕你做什么?”

    海棠眼眸猛然紧缩,“那就得问你了!”

    她把敛秋猛地推出去,敛秋摔了个大马趴,狼狈至极,更是疼得讲不出话来。还没得及站起来,敛秋又觉得身上一重,后才知道海棠竟把自己踩在了脚下。

    她脚上的力气压得敛秋喘不过气,却又在这个时候,她把脚收了回去。她蹲在敛秋前头,指了指身后的小丫头,还有何大娘,“我不管你是谁,不管你跟傅子辰有什么关系,不管你是什么背景,只要你敢碰我的人,我就弄死你。”

    “你……不认识我?”敛秋才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突然海棠又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把她半个脑袋都提得仰了起来。

    “听见我刚才的话了么?嗯?”

    敛秋浑身都不由的颤栗起来,海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一边说不认识自己,一边又学着承小王爷说话……

    “嗯?”

    “放开我!”敛秋打开海棠的手,从地上一跃而起。“别在我面前使你承王妃的架子,没用了!”敛秋故作姿态,摆露着得意。“承小王爷已经说了要迎娶小姐进门,小姐马上就是承王妃了,你在我面前还摆什么架子?”

    说完这些,敛秋又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早觉得老宅里的那个女人有些可疑,原来竟是你哄得公子随便找来个女人弄了出偷梁换柱?”思及此,敛秋更是口无遮拦。“小王爷对我家小姐情深义重,你又害得小姐重伤不愈,你是担心小王爷此番找来是要杀了你替小姐出气,所以才撺掇公子这么做?海棠啊海棠,你还真是下贱,这都被你给想出来了?”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用劲儿极狠,打的敛秋都把脸转过去了。

    “你敢打……”

    啪!

    啪!

    ……

    海棠连打了三四个巴掌,看得小丫头都怕了,听得何大娘尤为解气。她这几个巴掌都是冲着敛秋一边脸扇的,这会儿敛秋那半张脸简直是不能看了。

    “贱人,你敢打我?你可知只要我……”

    敛秋话还没说完,海棠又直接揪起了她的后衣领,把她拖到院子里的鱼缸前,直接把她的脑袋摁进了鱼缸里。

    “夫人!”

    “夫人!”

    何大娘跟小丫头都急了,若是出了命案那事情可就不好交代了!

    海棠还算是有分寸,敛秋挣扎了几下她就已经把人拽了出来,扔在了地上。

    “怎么不说了?”海棠噙着冷笑,“看样子,你我之前以前就有旧仇是么?可惜以前的事情我不记得了,不过不要紧,因为咱俩现在,又有新仇了。”

    敛秋止不住的咳嗽和颤抖,“你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

    ……

    景微连着修平把傅子辰搀扶回去,到了门口看见这半开着的房门,景微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她拦下傅子辰,自己先进去了。

    “怎么了?”傅子辰察觉出她的不对,忍着不适问了一句。

    “有人来过。”

    修平没把这话当成一回事儿,“下人进来打扫过么?”

    “不是。”景微摇头,“我之前就吩咐过,没有我的吩咐不能随便进入。而且走时我是关紧了房门的,而现在不仅房门开了,连柜门也开了。”

    傅子辰神情骤然冷沉,推开修平快步走了进去,见柜门被人打开,他直接就把腿垮了进去,伸手就要去摸柜子里的暗格。

    “公子。”修平的声音骤然高了起来,“小王爷过来了。”

    傅子辰死死抓着柜门,对修平的提醒罔若未闻,依旧要去摸柜子里的暗格开启暗道。关键时刻景微把他拦下来,才掩上柜门,又随手拿了件衣裳,尹泽的脚步就已经来到了两人的身后。

    景微怯怯的藏在傅子辰身后,把还未关紧的柜门悄悄关上了。“小王爷这是做什么?还想要追着我夫君打么?”

    尹泽什么都没说,只是用双眼把整个空间快速又锋锐的扫视了一遍,最后再把目光落在景微手上的那件衣裳。

    “光天化日,二位躲在这屏风后要做什么?”

    “夫君衣服脏了,想换身衣服。”

    景微才说完这话,尹泽就笑了。“他换衣服,你为何要拿一身女裙?”

    景微这才发觉手里拿的是自己今日新换的衣裙,脸色微变。傅子辰紧握双拳,隐忍着愤怒。“尹泽,你到底要干什么?”

    尹泽似笑非笑,又转身走了出去。“不干什么,就是找你叙叙旧而已。”

    傅子辰推开景微,走到屏风外,果真见尹泽老神在在的端坐在椅子上。傅子辰额头突突直跳,他快步走过去,“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傅家不欢迎你。承小王爷若是有这个闲工夫,还不如去找找海棠的生死。”

    “你没资格跟我谈海棠的生死。”

    傅子辰眉心直跳,攥着的右拳朝着尹泽的面上就打了过去。尹泽稳稳截住他的手,抓着他的手用力往下一压,他半个身子就这么被尹泽压在了桌上。尹泽俯下身子,几乎是贴着他的耳朵怒吼起来。

    “你是傅卿卿的大哥,她所做下的事情难道你真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么?傅子辰,你们还要把我当多久的傻瓜?嗯?现在你还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谈海棠的生死?”

    傅子辰脸色铁青,“你说我用香婉牵制你,但其实是你对香婉执念太深才伤了海棠,你既不喜欢她,为什么还要伤害她?说起海棠,我没资格,你更没资格!”

    “你再说一遍?”尹泽一掌拍在桌面上,与傅子辰的脸就这差这么一点点距离,随着掌风,傅子辰都没听见木质桌子炸裂的细微动静。

    尹泽依旧是伏在傅子辰耳边,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的告诫他,“你曾这么喜欢海棠,现在突然就放手了?子辰,我太了解你了。海棠……是不是被你藏起来了?”

    傅子辰笑了。“谢谢你承小王爷这么看得起我。”

    尹泽松开了他,“你不说也就罢了,我一样可以把她找出来。”

    看着拂袖离去的尹泽,傅子辰心里更是焦乱。尹泽放下刚才那些话,他根本就不可能再这么肆意的去小宅看海棠了。

    景微从屏风后走出来,“听闻承小王爷身边有个厉害的暗卫,不管是查探消息还是搜寻东西,都是一把的好手。如果这人在他的身边,那他刚才也就不用说这些了。”

    这话在理。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是说京城里的事情已经越发严重了。傅子辰扬起了笑意,叫人拿来纸笔,写了小半页的话,最后交由修平送出去。

    修平把信揣好,突然想起一事来。“公子,敛秋不见了。”

    敛秋!

    傅子辰猛的看向了那门柜子。傅家地位很高,傅柊也怕终有一日会得罪到人,哪怕是在老宅也偷偷叫人弄了可以逃命的暗道。这暗道他们兄妹三人的房间里都有,而敛秋是香婉最亲近信任的丫鬟,自然是知道这事儿的。

    而他暂且安置海棠的小宅,敛秋也同样知道那一处……

    “你赶紧去那边看看,看看敛秋是不是在那边。”

    修平急匆匆离去,才刚到大门口,就遇上了半边脸颊红肿成猪头的敛秋。

    敛秋盯着这张脸,回屋里换了一身衣裳后才去见了傅子辰,当着景微的面关上了房门,压低了嗓音,“我已经见过她了。”

    傅子辰已经有了杀人的心思,“你见过谁?”

    敛秋抬着下巴,“你说是谁,那就是谁。”她拉了凳子来坐下,跟傅子辰谈起了条件。“承小王爷还在这,只要我一句话,他一定会带走她。”

    傅子辰睨着景微,意味不言而喻。景微正愈动手,敛秋突然开口,“我这一路上可是顶着这张脸过来的,所有人都看见了。不仅傅家的下人,还有小王爷的那些暗卫……若是我出了事情有了不测,你猜小王爷会如何……”

    傅子辰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那你要怎么样?”

    敛秋勾起的唇角有些得意又有些娇涩,“我要你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