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你好,King先生 > 章节目录 第492章 令人惊骇的推测
    毕竟这样偏远的山区,法制是个遥远而又陌生的词。

    怕他们走了之后,这个人狠狠的报复村里?

    祁隽浓密的剑眉越皱越深,来前所有的站点,他们几个公司都做过调查,毕竟要带这么多人进来,安全是首要考虑点,如果这里有村霸,不可能瞒得过他们多方审核。

    但百密一疏,也许不是耀武扬威的那种村霸,难道是有他们亏欠的人,或者类似于精神失常的人?

    “不是你们想得那样,我不会配合你们,你们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吧。”老人家不愿意多言,变得有些烦躁,但态度异常强硬。

    几个人都感觉到了他的情绪异常,只怕再逼问劝说下去,会闹出矛盾,他们对视一眼,纷纷看懂了眼底的意思。

    他们离开了老人家住的地方,几个人都是一头雾水,对于老人家的反应和坚持。

    偏偏庞岩也的确没有造成任何伤害,这件事就算真这找了执法人员来干涉也未必能立案。

    因为云想想和李香菱的推测,只是推测,没有任何实质的证据。

    真到了那一步,大家就结仇了。

    最无奈的就是对方下手很巧合是庞岩,庞岩属于主办方,是没有镜头跟拍。

    其实要真的有镜头跟拍,庞岩也就不会被偷袭。

    “我再去翻一翻资料。”祁隽也是有点为难,没有想到发生这种事情。

    身为负责人,他是必须要给还在等待结果的参与者交代,总不能把现在僵持的局面告诉他们。

    没有确凿的证据,仅凭老人家的反应,要是对方反口了呢?这不是造成双方的冲突?

    不要好好的活动,最后全弄成糟心事,很明显从老人家那里下手是不可能。

    “拷贝给我们一份吧,大家一起想,思维也不会钻死胡同。”陆晋对祁隽说。

    祁隽点了头,回到自己的房间,就把存在电脑里关于这里全部收集的资料给了三个人。

    云想想和李香菱在一个屋子,两个人分开两部分看。

    把自己这一部分看完之后,云想想是一无所获,只能把无奈的目光投向李香菱。

    李香菱也轻轻地摇头“我这边也没有发现可用的信息。”

    基本上都是对这个村子过去现在一些细致的介绍,地理环境的解读,还有一些村子里人的习俗,她们是格外认真地看了这些。

    两个人都猜测是不是可能触犯了某种习俗,但还是没有任何不妥。

    “大律师,你看出什么眉目了没?”云想想瘫倒在床,一点形象也不要。

    “大明星,你看出什么门道了吗?”李香菱一边翻看一边上网查询。

    云想想冲着她假笑两声,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整点一跳,她立刻坐起身。

    还特意拿着手机当镜子,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确定状态棒棒哒,就给宋冕发了视频。

    宋冕那边是夜间,他似乎在办公,身后是落地窗,能够看到璀璨的繁星,穿了湛蓝色的短体恤。

    落地窗外的夜色将他映衬得高大而又神秘。

    怎么看都觉得甩得可以让人花痴,云想想也不吝惜露出欣赏的目光。

    “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宋冕突然问。

    “是有点不愉快的事情。”云想想想到了庞岩的事情。

    “不愉快?”宋冕刀锋一般的剑眉轻轻一拢。

    “不然你以为呢?”宋冕这反应有点不对劲啊。

    “女朋友看我的目光如痴如醉,让我怀疑是不是我做了什么自己遗忘的事情取悦了你。”

    云想想一脸黑线“以后别怪我不给你好脸色。”

    好好的欣赏他的颜值,竟然被他看成是别有所图,能不气吗?

    “我的错我的错。”宋冕立刻告饶,“女朋友不如说说不愉快的事情,我看看能不能帮你消除郁结。”

    提到这个事儿,云想想也正经起来,她原“”本找宋冕也是想要宋冕帮忙分析分析。

    “这事儿还有点不同寻常……”云想想从头说起,说完之后问,“你说这个凶徒到底为什么被包庇?”

    “林子里没有打斗的痕迹?”宋冕问。

    云想想摇头,她和李香菱检查的很仔细,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

    宋冕的手机被支起来,他的双肘抵着桌面,双手十指紧扣“也就是说,一个对陌生女性下手的人,轻易的把到手的猎物交给了旁人,而这个人和他可能非亲非故。”

    被宋冕这么一说,云想想觉得这里好像就不合情理,就连李香菱也顿住了手上的动作。

    “这个人一定不是你现在所在的村子里的人。”接着宋冕又笃定地下了个结论。

    “为什么?”云想想和李香菱分析,这两个人必然是认识才对。

    “第一,救了庞岩的人把她往村子里带,这证明村子里是安全地带。”

    “第二,何老头敢用性命担保你们无忧,如果这个人在村子里,他能够罢手一次,还能够忍得住第二次?”

    “第三,你说过事发之后何老头很是相信他们村子里的人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他管着整个村子,肯定对各家各户很理解。”

    李香菱丢下手里的书,跑了过来“那是附近村子里的人?附近村子里的人,他为什么要保护?”

    “未必是附近村子里的人,这个人和他们有利益关系的可能性更大,并且在不特定的情况下,他们会忘记这个人的存在,事发之后何老头才会信誓旦旦。

    这样说来,这个人不常到村子里。另外再说回为什么就走庞岩的人,这么轻而易举。

    很可能是这个人不是本村的人,甚至不了解村子里的近况,他不知道庞岩的来历,就她的人把庞岩的来历说清楚,他为了不惹大麻烦就轻易的把人交出来。”

    什么人不常来村子里,又和村子里的人有利益关系,轻易不来一次,以至于被人习惯性忘记?

    而且这个人会对女性下手!

    几乎是同时云想想和李香菱的背脊一阵发凉。

    “你可以让阿隽查一查,你们现在的村子里有没有买卖妇女的交易。”宋冕将那一层纱掀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