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你好,King先生 > 新星之光 第605章 他对你不怀好意
    云想想点头应下,不用宋倩提醒,她也会提防,从没有交际的人,许辰无事献殷勤,总有所图。

    “需要我去查一查他吗?”宋倩询问。

    云想想摇了摇头“先看看吧。”

    这会儿宋冕就在她身边,让宋倩去查,那就一定会惊动宋冕,现在许辰目的不明,要是单纯对她好奇,或者就是觉得她有趣,想要和她套近乎,进而追求她。

    就这样还闹得宋冕也知道,云想想觉得娇气又大惊小怪。

    宋倩点了点头,明白了云想想的意思。

    其实她也是知道,不比宋冕在国外的时候,她一有动静,宋冕立马就会知道,这才征询云想想的意见。

    隔天正式开机,云想想的戏份尤为多,许辰他们的戏份基本都在枫叶之国的别墅里。

    不过大家都来了,包括只有一点戏份的闫振本也是加入了剧组,每天都在认真的学习。

    云想想发现他真的很会做人,会帮着灯光师啊,场控啊,摄影师啊,技术人员啊,等等干活,很快他就和剧组里的人员打成一片。

    虽然这些长期呆在这个圈子的人都明白,很多演员没有成名前,看他们都是前辈,等成名之后,看他们就是奴仆。

    但也不是人人都这样,至少闫振本表现出来得很真诚。

    闫振本也不怕别人说他,云想想拍戏的时候他也是跟前跟后,倒不是伺候什么的,而是最大限度的观摩学习,认真听着云想想和导演编剧等人的交流。

    拍戏和看戏是两回事,不仅仅是要演员有演技,还有些走位啊和工作人员的配合啊等等一系列的注意点,闫振本虽然跑了很多龙套,但接触的并不多。

    并不是人人都乐意小演员在旁边观望,有些演员不喜欢,有些导演看着也碍眼。

    “你怎么这么早就跑到剧组里来?”吃午饭的时候,宋倩给她送了保温盒,是宋冕做的,还熬了一盅汤,非常的香。

    闫振本端着剧组的盒饭,跑到她这里来,云想想就把菜分给他。

    “来蹭云老师的饭菜。”闫振本笑,他也有两个酒窝,温润如玉,极其富有感染力。

    云想想白了他一眼,也许是在闫振本的身上看到了花想容的影子,加上云想想的心理年龄比闫振本大,又喜欢他的勤快认真且坦率,倒是莫名把他当做了弟弟看。

    “你公司是不是没有给你安排活儿?”云想想大概猜到他的处境。

    “有,公司怎么可能不给艺人安排活呢?”闫振本还是那样的笑容,但眼底少了点温度。

    云想想明白了,就不再问,把一块鸡肉夹给他“以后叫姐姐,姐姐带你混。”

    “想姐。”闫振本从善如流,这次的叫和以前的叫是不一样的,“想姐你这饭菜很好吃,谁做的。”

    “你姐夫。”云想想用口型告诉他。

    闫振本瞬间呆若木鸡,不可置信地看着云想想。

    云想想神秘一笑,转而说“你以后叫我姐姐,等你火了,说不准要被人说是非。”

    “我是从是非圈里长大的人,是非对于我而言没了反而不习惯。”闫振本说得云淡风轻。

    “你要学会感激,因为你熬过了这些经历,你会比别人走得更远。”云想想察觉他虽然没有怨天尤人,但他有点戾气。

    “感激?”闫振本一怔,他陷入了沉思,从来没有这样想过,他虽然没有颓废,没有一蹶不振,但他心里其实怀着一股恨意,一股不甘屈服的悲愤。

    他想要证明,想要爬上去,想要让老天爷知道,给它再多的苦难,他都不会被它压断脊梁骨。

    “知道我为什么对你格外照顾吗?”云想想吃着饭问。

    闫振本摇头,确实不知道,好像在活动的时候,云想想对他就有点照顾。

    只不过不明显,外人看不出来,只有经历过人情冷暖的他能够感觉得到,而且他清楚的知道,云想想这点若有似无的照顾,对他没有任何所图。

    “因为你对我说过一句话。”云想想回答他,“你说你大概还有一点坚持的底线。”

    花想容也曾经苦苦坚持底线,很多次摇摆过,想要踩过底线,最终还是忍下来。

    她懂那种痛苦,一个人如果一直就没有底线,这个人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在逆境之中头破血流,仍然坚持底线的人,最终踏破了底线,这种人会比任何从来没有底线的人还要恐怖千百倍。

    眼前这个少年,他穿着不名贵,甚至牛仔裤都洗得有点发白。眼底深藏着人情世故,看起来很有城府,却又矛盾的让人觉得他很干净,这种干净哪怕是一种伪装,一种浮于表面,也让云想想不想有一日被污染。

    这种莫名的眼缘,解释不清楚,但云想想这一刻想要对他给予一点照顾。

    “想想。”就在这个时候云想想身后响起一道不算熟悉的声音。

    很快许辰就走到了她的旁边,手里端了一碗汤,香气很诱人,还是浅粉色“我助理熬了一些红菇汤,这东西滋补,我一个人也喝不完,请你们尝尝。”

    伸手不打笑脸人,云想想没有拒绝,而是把宋冕给她准备好的水果盘抽出一层“我家里人准备的果盘,还算新鲜,来而不往非礼也,许老师不要客气。”

    许辰也没有拒绝,而是接过“正好想吃点水果,就不客气了。”

    不过他人却没有走,闫振本埋头吃饭,仿佛没有看到他,因为他们的桌子只有两条相对的长椅,云想想旁边坐着宋倩。

    正常情况下闫振本应该挪位置给他让一点坐,但是闫振本偏偏是个没颜色的人。

    云想想饭也还没有吃完,也低下头吃饭,许辰一个人就站在那里,顿时就有点尴尬。

    “不打扰你们吃饭,我先走了。”许辰自己个自己找个台阶下。

    等他走远了,闫振本饭吃完了,一边擦着嘴一边对云想想说“他对你不怀好意。”

    “你怎么知道?”云想想抬眼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