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你好,King先生 > 惊艳时光的少女 第799章:贺惟追女人
    把家里打点妥当,云想想就由贺惟带着,宋冕陪同去了一趟国外,第一站就是酒花之国,接着是大不列颠王国最后回到了法兰国,同时参加云想想自己品牌的活动。

    今年参加的活动有很多,大多数都集中在二月。

    云想想几乎每天换一套礼服参加一个品牌活动,累得她晕头转向。

    要不是有宋冕跟着,云想想觉得她这个伤号早就倒下了,饶是宋冕陪着,她也是满身疲惫。

    最可恨的是她都这样了,宋冕竟然还要给她做经络疏通,疼得她死去活来。

    “之前你的伤没有彻底恢复,你已经积累了好几个月的高度疲累。”宋冕温柔细语地哄着云想想,手里的手绢轻轻地为她擦拭着眼角的泪滴,“休息两天,过两天就好。”

    “过……过两天……”这是过两天还来?

    云想想整个人都不好了,真的好痛好痛,云想想内心是拒绝的!

    “两个选择,要么你缩减工作,要么就听我的。”宋冕语气轻柔,但态度不容置疑。

    缩减工作……

    这不是她想缩减就能缩减,现在她这个地位就是不上不下,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尤其是在薛御这阵子蛰伏之后,她就成了贺惟全部的希望,如果她懒怠了,不仅仅是她的事业,还会辜负贺惟。

    想到她刚刚遇到贺惟,一直到现在,贺惟为她的劳心劳力,她都没有脸偷懒。

    “知道了。”云想想委委屈屈地点头。

    这副被欺负的小媳妇模样,真是令宋冕啼笑皆非,他说:“你要是实在不想疏通经络也行,你每天多打一个小时的拳,我再给你配些中药滋养,也能够补上。”

    “我还是疏通经络吧……”识时务为俊杰。

    疏通经络考虑到承受力,三五天才一次,而且一次也就一个小时。

    连两个小时的拳没问题,但要她天天和中药……

    比起隔三差五疼一次,天天喝苦药才是不能忍!

    果然,任何事情都需要对比,有了对比,云想想觉得疏通经络也没有那么不能忍。

    尤其是疏通完之后,浑身舒爽的感觉就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精神也好,对于她工作真有极大的帮助。

    想开了之后,云想想心情就好了,宋冕见她心情好转,就去厨房给她准备晚饭。

    云想想拿着宋冕为她准备好的下学期教材,手里捻了一块饼干,哼着愉快的小曲儿就走到了楼下。

    到了客厅她翻开书来看,就看到坐在对面的贺惟在翻看着各种合同文件,时不时地摸了摸自己的脖颈,没一会儿又站起来摇了摇他的腰。

    动作太大,云想想根本没有办法忽视:“惟哥,你不舒服?”

    “最近腰椎颈椎都有点酸疼。”贺惟一手摸着脖颈,一手捶着他的腰。

    这副模样真的像极了老年人,这句话云想想不敢说出来:“不如做个经络疏通吧。”

    “好啊,那就麻烦宋倩小姐了。”贺惟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

    云想想:……

    宋倩:……

    一瞬间,云想想就反应过来她被套路了,贺惟估摸着就等着她开口。

    贺惟自己的家里就有健身房,每天早上也坚持晨练,之前为了她的事情熬了好几个通宵,也没有见到他这么惨。

    他就是看到自己刚做完疏通经络,故意惺惺作态,让她往套子里钻,亲口说出这话。

    他们现在异国他乡,去哪里找会疏通经络的中医师?

    眼前就只有宋冕和宋倩会!

    宋冕那是宋家的少主,这世界也就云想想和云志斌让他亲自动手做这事儿。

    云想想那是因为爱重,云志斌那是未来岳父。

    可宋冕再爱重云想想,平日里都不介意为了云想想的胃,顺带多弄点照顾旁人。

    没道理要为了云想想,把和她沾亲带故的人全都伺候个遍啊。

    就算宋冕肯,云想想也舍不得!

    贺惟还脸皮特别厚,竟然直接就开口点名了宋倩,宋倩现在又是受雇云想想……

    云想想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气的是贺惟为了追人,连她都利用。

    笑的是贺惟为了追人,什么骚操作都能想出来。

    “好啊,贺先生跟我来。”宋倩把吃在嘴里的棒棒糖喀嘣喀嘣嚼碎,将糖棍子往垃圾桶一扔,拍拍手,对贺惟笑得那叫一个甜美动人。

    云想想默默地心里给贺惟点个蜡。

    不作不死,惟哥真的以为宋倩那么好套路吗?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云想想在楼下都能够听到贺惟间或传来一阵颇有些忍不住的疼痛声。

    想想贺惟也是血性汉子,还接受过特殊的训练,如果不是宋倩下了狠手,哪里会这么不要面子,肯定是实在忍不住,才会叫出声。

    虽然好几分钟才传来一声,比起全程杀猪般尖叫的云想想,实在是要韧性可嘉。

    可云想想还是忍不住支着耳朵听,莫名觉得很刺激,有点幸灾乐祸。

    反正书也看不下去了,云想想就挪到宋冕身边:“阿冕,惟哥说他要追倩倩,我觉得倩倩并不会拒绝。”

    “嗯。”宋冕就平淡地应了一声。

    这反应似乎也太平淡了,云想想支着下巴:“你没意见?”

    “我为什么要有意见?”宋冕诧异地看着云想想。

    “倩倩她是宋家的人啊?她找什么你们不考核考核?”。

    宋冕抿唇一笑:“宋倩她是宋家的人,但她也是成年人,她有人身自由权。未来的路,职业和婚姻,都是她自己做主。她要是拿不定主意,求到我这里来,我会帮她给她意见,却没有权利左右她。”

    云想想惊了:“你们宋家对自己家里的人,以后找什么对象,完全不干涉?也不怕找到敌人?”

    宋冕这态度,绝对不会是因为他知道贺惟是个好的才摆出来。

    云想想觉得应该是他们对宋家的下属,全都是这个态度,无论对方什么人。

    可宋家和普通人家不一样,要是有人使一个美人计或者美男计,潜伏进来对宋家不利怎么办?

    “要是遇上敌人吃亏,那是我们技不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