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你好,King先生 > 惊艳时光的少女 第809章 永绝后患
    “就算他把主意打到你身上来,也要你愿意配合他。”陆晋觉得就算楚臣想要借云想想背后的刀,云想想也不会给他机会。

    看一看许辰的下场就知道。

    云想想在这方面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爱极了宋冕,总之很是小心和敏感。

    任何对她有不良企图的男人,都逃不出她的法眼。

    米来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或许真的是被陆晋气到。

    又或者楚臣的某些方面的确打动,追逐陆晋追逐疲倦的她。

    总之他们俩有来有往,光是网上的传言就传了好几个月。

    云想想觉得也是,不管有没有宋冕,她都会对献殷勤的男人格外谨慎。

    姚寻真也不是傻子,如果不是他们俩互动太离谱,她估计不会忍无可忍下狠手。

    这样一想,米来也没有多冤枉,你情我愿,她给了楚臣借刀的机会。

    不仅陆晋松了一口气,云想想也松了一口气,至少短时间内,米来没工夫盯着她。

    云想想回到家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宋冕,晚上本来睡得格外香甜,但大半夜宋倩敲响了她的房门。

    “许辰半夜跑出去,找到了孙棠,企图杀人。”宋倩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云想想,看云想想惊得面色大变,她连忙说,“不过他反而被孙棠给扎伤,现在已经送到了医院。”

    “会不会有生命危险?”云想想有点担忧。

    如果有生命危险,孙棠可能还要面对牢狱,有个词叫做防卫过当。

    “你放心,贺惟传来的消息在抢救,我也联系了最好的医生。”宋倩安抚云想想。

    其实她一点不想半夜三更把云想想叫起来,叫起来也没有用,打算明天早上一切有了定论再告诉云想想。

    不过贺惟坚持现在告诉云想想,不然云想想指定明天不高兴。

    这么重要的事情,她就算醒了也帮不上忙,但没有第一时间知道,让她心安理得睡觉,她心里肯定会更不是滋味。

    尤其是宋倩这样做,是为着她好,她还不好责怪,就更憋闷。

    “当初就不应该答应让她留下来。”云想想有点后悔自己一时心软。

    那件事情过后,云想想是打算把孙棠一家人送到其他城市。

    但孙棠的父母不愿意离开,孙棠又舍不得父母亲人,云想想考虑到她让贺惟派人盯着许辰,也就答应下来。

    没有想到事情过去快两年了,竟然闹出了这件事情。

    云想想睡意全无,坐在家里等贺惟的电话,大概凌晨五点钟,贺惟打来了电话:“许辰脱离了生命危险,你别担心。”

    云想想松了口气:“孙棠呢?”

    “她去警局录了口供……”

    这件事情到底惊动了警方,原本许辰被双重盯着,首先是楚臣捏着他的命脉。

    可许辰是正常的男人,他需求还比普通人大,憋了这么久都快极限。

    碍于楚臣的威慑,差点把自己逼疯,越难过就越恨还他变成这样的孙棠。

    他早就开始打听孙棠的下落,许辰再落魄,也曾经风光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他还有一点自己残留的人脉,正好逮着楚臣受伤的机会。

    贺惟派的人也是要休息的,他也没有想到三更半夜许辰会行动。

    幸好他醒来的快,迅速追过去,不过谁也没有想到孙棠被划伤了几道不致命的口子,竟然反制许辰,差一点一刀要了他的性命。

    只要人活着就好办,不过一大早媒体还是把这件事又报道了一遍,本来现在因为露华浓的事情还没有调查完,新闻报道就特别少,好不容易来个劲爆的,当然要可着劲报道。

    许辰的确没有什么人气,架不住他的事迹掀出来,惹得很多人对他恨之入骨。

    新闻被吸引大量咒骂许辰的人,自然也就有了流量。

    “什么?”云想想听着贺惟带来的消息有点不可思议,“许辰还要告孙棠对他致残?”

    这是什么极品?

    跑到别人家去杀人,结果被人重伤,竟然还要去告别人?

    “许辰意图对孙棠不轨,这才让孙棠有了可趁之机,孙棠把他给阉了……”贺惟握拳虚咳一声,他一个大男人,实在是不好对云想想这么个小姑娘说这些。

    不过律师肯定要云想想联系人找,他现在一举一动被人盯着,如果他动了,那肯定会把许辰的事情和云想想联系在一起,就不得不给云想想透个底。

    云想想略有点震惊,片刻后说:“孙棠干得漂亮,看他以后怎么祸害姑娘。”

    “你给她找个好点的律师。”贺惟不评价这件事,只叮嘱,“这种事情不是没有胜诉的先例,前不久就有个窃贼入室盗窃,结果不慎在住户家里触电而死,窃贼的家属起诉胜诉,住户赔偿。”

    “我也略有耳闻。”云想想当时看到这个新闻,真是无语死了。

    还和李香菱吐槽了一通,李香菱耐着性子解释,这真的未必是法官被收买或者昏聩的原因。

    国家很多地方的律法在修缮存在漏洞,这是个大工程,不是一两日能够修改得过来。

    所以孙棠这事儿不是小事,李香菱那边肯定不行,云想想只能找宋冕,只有宋冕找来的律师,才会是完全和她无关的生面孔。

    晚上和宋冕视频的时候,云想想就特意把这件事告诉宋冕。

    “何必浪费时间与他打官司?”宋冕听后就当着云想想的面,用手机打了个电话。

    大意是吩咐许辰住院的那边,给他弄给精神不正常的诊断书。

    三两句吩咐完,宋冕挂了电话,就看到云想想呆呆地望着他。

    “把他放在精神病医院,会有专人盯着他,他有艾滋的病史,医院也会特殊对待。”宋冕轻声细语对云想想解释,“到了那里,他就再也没有自由,也没有办法控告孙棠,更不会再祸及一个人。”

    宋冕做事一向喜欢一劳永逸,永绝后患。

    “这么感动?”云想想眼泪汪汪地的模样,没有一点伤感,让宋冕哭笑不得。

    “不,你让我看到了实力的差距。”

    如果她有这份本事,她也想干脆果断,她需要成长的空间还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