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你好,King先生 > 惊艳时光的少女 第842章 她又双叒叕穷了
    “赵董事长,我男朋友就在我身后。”云想想不客气地打击赵归璧。

    赵归璧:

    形势比人强,赵归璧恢复了一本正经:“说吧,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儿。”

    “我也想做个身价几百亿的大富婆,所以找你合作。”云想想拍下宋冕不规矩的手,狠狠瞪了他一眼,直接摔门出去,回到自己的房间。

    “合作?”赵归璧就更加谨慎了,她听得出云想想不是开玩笑。

    而且一开口就是几百亿大富婆,可见不是小打小闹。

    “你现在方不方便,我尽量长话短说,不过前因后果我要和你说清楚,愿不愿意,你听完之后再给我答复。”

    云想想可没有打算利用赵归璧,甚至她对付唐止聿的理由,她也要清清楚楚说明白。

    他们是朋友,这份友情不会因为利益而淡化,赵归璧不是那种唯利是图的人,云想想才想要和她合作。

    她看得明白,锦兴集团已经打上了唐止聿的标签,其他人不好撕破脸,宋家不在乎撕破脸,却不能手伸得太长。剩下的人基本是不敢得罪唐家,就连赵归璧,如果不是云想想很肯定告诉她,宋冕会支持自己,她也不会去和唐家抬杠。

    最重要的是,这件事不能给外面的人一点抓住宋家参与的把柄。

    赵归璧是最佳的人,她因为和云想想的私交缘故,见过宋冕,也知道云想想对宋冕的重要性。

    要是换个人,不得到宋冕的亲口许诺,哪里敢和唐家叫板?

    听着云想想的话,赵归璧心跳顿时加速,她站起身,有些激动,又有些紧张地来回踱步。

    她是个有魄力也有野心的女人,她经过近两年的时间,把赵氏集团的股东全部压服,彻底将赵隆架空起来,正是开始盘算开源的时候,小打小闹她也不屑。

    玩大的就很容易对上大家族,别看他们家在省城算是第一,正要碰上宋家和唐家,那是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能源市场,赵归璧是非常看好,他们是房地产起家,房地产行业将会开始走下坡。

    随着时代的进展,赵归璧最看好的还是娱乐行业,现在的人越来越会享乐。

    但这个行业不好涉足,可能源行业同样是一块大蛋糕,而且她觉得未来几十年,只要经营得当,这个行业的需求量只会越来越大。

    “干,不怂!”等云想想一说完,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恩怨,赵归璧直接略过,爽快地回答了云想想,“想想,你不想宋家出面,我觉得我们就没有必要让宋家的资金掺进来。”

    赵归璧想得更深远:“我这里有穆老大的电话,我亲自联系他,先问清楚情况,我明天再打给你,必要的话我连夜飞往晋城,具体怎么个章程,我们到时候再详谈。”

    云想想听得出赵归璧的语气,从最初的激动过后,变得沉稳而又口齿清晰。

    时间也的确不太早,云想想就说了句等她好消息挂了电话,然后钻入了被窝。

    她躺在床上,都忍不住畅想唐止聿知道自己就差临门一脚被截胡之后,是什么脸色。

    一夜好梦,第二天云想想拍戏也格外顺畅,晚上下戏也早,云想想拿着课本抓住宋冕讲解。

    七月初就是大三最后一学期的期末考试,这次考试之后,他们要进入实习期,也差不多要准备毕业,离开校园,这次考试格外重要。

    也不知道是不是怕打扰云想想拍戏,等到晚上十点钟,赵归璧才打了电话过来。

    “怎么样?”云想想连忙问。

    “有戏。”赵归璧也不卖关子,“不过我和穆老大聊了之后,我没有打算收购锦兴集团,我打算和你一块儿入股,你听我详细给你分析”

    赵归璧她自己不擅长能源这一块儿,虽然专业的人才很容易寻到,可不知内里,很容易吃亏。

    锦兴集团是老穆家的根,他们一家子都是走能源这块儿几十年的老手,包括后代也是往这块培养,强制性收购,哪怕他们不是害穆家的人,也等同于割肉。

    尤其是晋城的能源市场可观,他们作为外来人去掌控不是明智之举,就连当地政府只怕也不会太支持他们,毕竟晋城也不止锦兴一个能源公司。

    最重要的是他们要是和唐家竞价,那就得太出血。

    赵归璧一琢磨,觉得不划算,于是选择和云想想联起手来投资锦兴,成为锦兴第二大股东,穆家依然是第一大股东,可她和云想想加起来的股份会超越他们。

    云想想不参与决策,只分利益,她出比赵归璧少一半的钱,和赵归璧占同样的股份,是因为唐家那边由云想想身后的宋冕来解决。

    只要穆家不损害赵归璧和云想想的利益,她们俩不会联起手来对付穆家,锦兴依然还是锦兴,穆老大依然是锦兴集团的董事长。

    这样一来,他们就不是强取豪夺,而是雪中送炭,不用操心,收获或许更多。

    能够得到穆家一心一意的感激,也不会引起晋城市场的排外反应。

    “我其实就是个甩手掌柜”云想想有些不好意思,她的心思压根不在拍戏之外的其他行业,看基金会就知道,全是乔冠一手打理。

    不过乔冠特别喜欢她这种全心信任的老板,所以直接把贺惟和薛御甩给自己的师弟,现在是全心全意只为云想想一个人忙活。

    为这事儿,她还被薛御抱怨了一大通。

    “没指望你,那边我会盯着,你就准备收钱好了。”赵归璧从来不对云想想抱期望。

    “那就辛苦阿璧了。”云想想高兴了一下之后,弱弱地问,“我需要出资多少?”

    那可是上市公司,又有唐止聿掺合,云想想觉得不是一点小钱能够转过来。

    “你出我的一半就好”

    等到赵归璧报上数额,云想想为自己的荷包鞠一把同情泪。

    她去年马会赚的钱,她年末从奥斯汀那里,从邓央那里结算出来的钱,又一次被掏空。

    她又双叒叕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