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暴力甜妻:总裁坏坏爱 > 章节目录 004 趁热打铁
    报复许沐?

    甄心会有这个胆子吗?

    回想起她今早那一脸小怂包的模样儿,萧庭礼嘴角不自禁地弯了一下,“让他们该怎么报道就怎么报道。”

    难得能报导贾家的大新闻,依青城早报那娱乐至死的风格,肯定要放一整个版面。

    何况那些照片足够劲爆,在娱记的妙笔生花下,不知道会有多精彩。

    黎一想象了一下贾家人的表情,忍不住向萧庭礼再次确认,“萧先生,您确定要这样做?贾小姐会气坏的。老爷子也会看见的。”

    整个青城,谁都知道贾家和萧家的关系。

    所以这样有损贾家小姐名誉的报道,敢在报纸上堂而皇之地出现,任谁也猜得出是他萧庭礼默认的。

    “贾家教女无方,正好给他们提个醒。”萧庭礼语气中透出一丝淡漠,一边转身朝电梯走去,“和陆氏兄弟的见面,你去安排一下,明天上午我要见到人。”

    隔日。

    值了一夜班,甄心困的不得了,只等着同事7点半过来交班,就要回家好好睡一觉。

    谁知同事见她的第一句话,就把她的瞌睡虫彻底赶跑了。

    “心心,干得漂亮!对于许沐那种渣男,就该给他彻底曝光一生黑!”女同事一手扬着报纸一手在她肩头猛拍,满脸的与有荣焉。

    什么鬼!

    甄心一把抢过同事手上的报纸,当看见那整版的劲爆精彩照片时,只觉得头都大了。

    快步迈出俱乐部大门,她先是拨了弟弟甄意的手机,却半响没人接,于是她立刻又拨到闺蜜韩蓓蓓那里,“你们两只兔崽子干了什么好事?!”

    那些照片十分隐私,只有她和许沐有。

    许沐当然不可能发出去给自己招黑,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从她这里流出去的。

    “嘿嘿,你这么早就看见了啊?是不是觉得特别解气、特别神清气爽?!”

    “我只想锤爆你俩的狗头!”甄心感觉一股气冲上喉咙口:贾家那位大小姐,可不像是会肯吃闷亏的人。

    如今正和许沐打的火热,心头好却被人这样爆黑料,只怕那位贾小姐不会善罢甘休。

    说起来,既然她都已经看见了,许沐一定也看见这些报道了。

    可是,他对她连一句质问都没有。

    他现在真是和她撇的干净了。

    “我们是不是闯祸了呀?”韩蓓蓓听甄心的语气不对劲,不由得有些不安问道,因为想起了那位贾小姐的风评。

    甄心深呼吸了两下,摇头,“没事,我会解决的。”

    “你要怎么解决啊?”韩蓓蓓追问道,“要不,还是我给许沐打电话解释清楚,这事本来就和你没关系……”

    “他们不会信的。”甄心低头踢着脚边的一颗石子儿,“你别管了,我会搞定的。”

    说罢她挂了电话。

    许沐现在一门心思都在贾梦妍身上,肯定不会见她了。但她可以去找许沐妈妈说情,那毕竟是她干妈,待她亲如闺女十几年。

    这次许沐劈腿,干妈多次打来电话,想要约她当面解释道歉,可她一直太忙,总不得见面。

    现在,正好。

    一份情抵一份情。

    随便在早餐店吃了点东西,甄心便去了水果店,仔细挑了些许沐妈妈喜欢吃的水果。

    手机在此时响起,是个陌生号码。

    “你好,哪位?”

    她随口问道,手里还挑着水蜜桃。

    “是我,萧庭礼。”

    磁性悦耳的嗓音逸出,她手上的动作蓦地一顿,心口往下一沉。

    “原来是萧先生。有事吗?”

    难道是来给贾梦妍打抱不平的?

    “没事不能找你?”萧庭礼想象了一下她此刻的心虚表情,眼角眉梢都漫上了愉悦,“过来陪我用早餐。”

    甄心握着手机的手指下意识绷紧,“下次吧。我现在有事呢。”

    “给你十五分钟。到悦华酒店。”他却是自顾自说完就挂了,毕竟从未有人敢拒绝他。

    甄心看着屏幕,重重呼出一口气:得了,该来的躲不了。

    在他这里解决了也好,反正他们现在有些‘交情’,正好趁热打铁,装个可怜博同情。

    上了的士报了地址,甄心抓紧时间给自己化了一个清纯可怜风的妆容。

    临到下车时,她又用精华水在眼窝处拍了几下。

    服务员直接将她带到顶层旋转餐厅。

    足足能坐一百来号人的宽敞地方,此刻却只有萧庭礼和她两个人。

    偏偏他坐在阳光温暖的高处,愈发显得他器宇轩昂;而她站在晦暗的低处,越发让她感到自己的渺小,在他眼前不值一提。

    她站在门口明显地踌躇了几秒钟,这才谨慎地向他走去,“萧先生,我来了。”

    “坐。”他下颚微扬,一眼扫见她眸间的湿润,和眉宇间的憔悴。

    嗯?这是吓哭了已经?

    怂包。

    甄心轻手轻脚拉开椅子,在他对面坐下,然后听见他手机响了。

    萧庭礼看了眼来电显示,是贾梦妍。

    “对,人在我这里。”他身子往后一仰,满是慵懒之姿。

    对面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他立刻看了甄心一眼,飞扬的眼角上挑,眉梢都含了笑,“因为她现在是我的女人,我当然会护着她。”

    甄心顿时感觉耳根子发热,不是因为害羞,却是尴尬:她若没猜错,此刻在电话那端‘兴师问罪’的必定是贾小姐了。

    而她,也绝对不会因他那句‘是我的女人’就飘飘然,因为说到底,她不过是这对小情侣斗气之下的牺牲品。

    等等,那前天那个孙二少的事情……

    甄心的脑袋‘嗡’的一声:她原本以为不过是个意外,是她运气不好遇上个色狼。

    但或许一切都是有人计划好的?

    “给早报匿名爆料的人是不是你?”挂了电话后的萧庭礼,眉宇间有着明显的不悦,贾家那个丫头真是被他宠坏了。

    可他偏偏也宠习惯了。

    “是。”甄心的目光直勾勾盯着他,“前天晚上那个孙二少,是不是贾小姐安排好的?”

    “是。”萧庭礼也不隐瞒,“如果不是你运气好,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人贩子手里。”

    “为什么?”她听见胸腔里的一颗心坠入冰窖,“我对贾小姐应该毫无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