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妈,我先跟你去医院看看。”

    清单上的那些名目,她总得先了解清楚,才能判断他们究竟有没有被为难。

    甄心在路口拦了辆的士,带着刘爱梅直奔私人医院。

    还在两个路口之外,已经能看见医院相关的广告,确实是在骨科方面有权威,可见许沐是花了心思给他们找医院。

    下了车,甄心没有先去病房,却是往医生办公大楼走,刘爱梅匆匆忙忙跟在她身后。

    电梯门打开,贾小姐倨傲的迈步走出来,身旁跟着副院长,恭维地点头哈腰。

    “怎么,拿不出医药费来,甄小姐又要故技重施了?”

    眼皮一抬,贾小姐看见甄心母女迎面而来,行色匆匆,她艳丽的红唇吐出了刻薄的字眼,“可惜,我们林副院长不好这一口,甄小姐怕是要白跑一趟了。”

    一旁的林副院长闻言,立刻摆出一副廉洁清肃的姿态,瞥向两母女的眼神充满鄙夷。

    刘爱梅则是满目愕然,完全没听懂什么意思。

    “妈,你先去门口等我。”

    甄心把刘爱梅支开,这才走上前,但却并没有和贾小姐争吵,只是问了一句话,“你这么处处为难我,究竟是为了许沐,还是为了萧庭礼?”

    “你觉得呢?”贾小姐下颌微扬,姿态傲慢。

    甄心点头,笑了笑,“如果是萧庭礼的话,那就好办了。”

    她什么意思?

    贾小姐微微皱眉,打量着她离去的背影,目光带了一丝疑惑。

    甄心拉着刘爱梅走到住院部楼前,然后松开手,“妈,我先走了,你自己上去吧。”

    “你不去看看你爷爷?他打小对你也挺好的。”

    “不了,我还有事要处理。”甄心说着,又深深看了一眼自己的亲生母亲,“几万块钱,家里还是拿得出来的。你告诉爸,爷爷的病看好了才是最关键。”

    她说罢,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刘爱梅怔怔在原地,看她离开的步伐那样决然,似乎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

    她这个女儿啊,她一直亏欠的太多。很多时候,她都觉得自己像个女儿,女儿反而像个妈妈,一直不停的委屈付出着,才换来她的幸福。

    这一次,她是不是又给女儿找麻烦了?

    甄心离开医院后,沿着人行道漫无目的地走着。

    一只瘦弱的母猫,正围着垃圾桶找吃的,她看着心疼,立刻从包里拿出随身携带的火腿喂给它。

    母猫小心翼翼叨起火腿,却没有急着吃,而是朝转角处跑去。甄心疑惑的跟上,才知道母猫原来是把食物带回去给小猫吃了,自己却在一旁忍受着饥饿。

    她心头突然涌起一股酸楚,看,小猫都有母猫疼。

    可是她呢?

    没有家,也没有人疼。

    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把包里的火腿全部喂完后,甄心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男人的电话。

    萧庭礼正要走进电梯,随手点了接听,“喂。”

    “萧先生,现在有空吗?我请您泡温泉?”

    “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

    “不必,我自己过去就行。”甄心低头踢着脚下的一颗石子儿,浓黑的睫毛盖住眼帘,“只是,如果人多的话,我不好意思……”

    “明白,我包场。”萧庭礼眸底漾着浅笑,“我稍后发定位给你。”

    “好。”

    挂了电话,甄心抬起头,才发现天已经黑了。

    她转身望向来时路,却发现,朦胧的街灯下,她已然看不清,自己究竟是如何走过这一路。

    去温泉会所之前,甄心先去了一趟商场,选了一套泳衣。

    柜姐夸她皮肤白皙,穿大红色一定惊艳,她从善如流,当即买下。

    萧庭礼的定位早已经发到她手机上,青竹沐阳,青城最奢豪的私人会所。

    她进门报了名字,立刻有服务员引着她去更衣室换上泳衣,出来时,肩上披了件薄薄的浴巾。

    最大的温泉池内,有人影在水雾氤氲中沉浮,一眼望去,如仙似幻。

    看那人影似乎还没发觉自己的到来,她扯掉浴巾,无声无息滑入池内,像一尾火红的美人鱼,缓缓潜入了池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