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暴力甜妻:总裁坏坏爱 > 章节目录 035 心疼与吃醋
    花臂男对猫一点研究都没有,但他混迹街头多年,什么东西值不值钱还是看得出来的。

    眼前这个年轻瘦弱的小姑娘,孤身一人也想跟他抢东西?

    想得美!

    甄心一看这花臂男就是个小流氓,所以直接放弃与他讲道理,纯属浪费时间。

    转身,她朝着缅因猫伸出手,微笑着温柔唤它,“乐佩,别怕,乖,到我这里来。”

    ‘嘶!’

    缅因猫的回应,是全身紧张弓起,四爪绷直抓地,所有的毛都倒竖,尾巴也伸的笔直,对甄心呲出一口尖锐的牙齿,仿佛一只小狮子,时刻准备着进攻。

    甄心看着它这模样心疼的很,要知道,缅因猫可是有着一个很暖的外号,叫着‘温柔的巨人’,外表看着霸气凶猛,其实性情温顺,对人亲近,善解人意。

    可是眼前的乐佩,却犹如惊弓之鸟,而且充满了攻击性,显然是被花臂男刚才那一顿追打给吓坏了。

    它的天性亲近人,可是花臂男却利用它的信任,伤害了它。所以它现在不会再信任甄心了。

    若是环境允许,甄心会拿出食物引诱,然后通过耐心的安抚,来得到缅因猫的信任,慢慢靠近,最后再将它抱入怀中带走。

    但现在,安静的小巷子里,只有她一个人,花臂男还在一旁虎视眈眈,所以她只能用自己的意念控制,将缅因猫牢牢定在原地,然后直接装进了箱子。

    “哟呵,这猫还真听你的话啊?!”

    花臂男看见甄心抓到了缅因猫,顿时嬉皮笑脸地凑上来。甄心忙了一天,到现在还没吃晚饭,早已经又累又饿,根本没心情理会他。

    提着30多斤的猫笼,她冷漠地转身,朝车子的方向走去。

    花臂男见她不理会自己,干脆伸出棍子挡住她,“要走是吧?行,把猫给劳资留下。”

    “我要是不答应呢?”

    “那就别怪劳资来硬的!劳资可不喜欢打女人。把猫拿来!”

    花臂男嚣张地抓住猫笼,直接从她手里硬抢。

    甄心的力气怎么敌得过这小流氓,转眼就被抢走了猫笼,她的眸底顿时涌起怒气:什么人都能欺负到她头上是吗?

    就因为她是一个人?

    就因为她没有爸爸,所以身后没有一个依靠?

    点点光芒在眼底聚集,甄心将视线锁定在花臂男手中的棍子上,准备让他狠狠挨上自己一棍子!

    一道人影却倏地从她身后冲出来,扬手就给了花臂男一个利落的过肩摔!

    甄心吃了一惊,还来不及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双有力的臂膀,已经自她身后揽了过来。

    她落进了一道熟悉的怀抱,“萧先生?您怎么来了?”

    “专程来找你的。”萧庭礼看着地上那根手臂粗的棍子,庆幸自己到的及时。

    否则,真不知道她要如何吃亏。

    “萧先生,这个人怎么处理?”黎一单脚踩在花臂男胸口,花臂男被按在地上摩擦,努力了好几次都爬不起来。

    萧庭礼眸光犀利地盯着花臂男,花臂男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但却又不甘心到嘴的鸭子要飞了,“你们想干什么啊?占着人多就要抢我的猫啊?”

    “你的猫?”黎一斯文地推了推眼镜,笑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品种的猫吗?”

    “不知道又怎么样?朋友送我的,没说是什么猫!”花臂男嘴硬的狡辩。

    “呵。这猫价值60万,把你卖了都不够买这只猫,懂吗?”黎一伸指在花臂男脸上不屑地弹了几下。

    花臂男瞪大眼睛,惊呆了,“这么、这么贵!”

    60万啊!

    这要是闹大了,够他在牢里蹲好几年的!

    “那、那是我看错了!这猫都长的一样不是?!”花臂男不想惹麻烦,当即谄笑着认怂,告饶,“是我错了,两位大爷,姑奶奶,您大人有大量,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啊?是我眼瞎,我瞎!”

    花臂男用力给了自己几巴掌。

    萧庭礼低头看向甄心,“你说呢?”

    “这种人一看就是派出所的常客,拘留就跟度假似的。”

    甄心淡淡地瞥了地上的花臂男一眼,花臂男对着她一脸谄笑,以为她会说放了自己一马,却听见她接着道,“打一顿吧,乐佩不能白受伤,否则陆小姐那边也不好交代。”

    萧庭礼嘴角挽起笑,对着黎一点头,“照办。”

    “是。”

    他牵着甄心转身朝巷口外走,身后传来花臂男哭爹喊娘的惨叫声。

    “刚刚我要是没来,你是不是准备和小流氓打架?”

    “总不能让猫落在他手里,转头就会被他倒卖了的。我可赔不起六十万。”

    萧庭礼把她按在车门上,眼神有些锐利,“猫身上有定位,卖了也能找回来。你被打了怎么办?你觉得自己还不值六十万?”

    “在有些人眼里,我大概真的不如一只猫值钱。”甄心平静地看着他,“否则,贾小姐也不会一个不高兴,就要想方设法的折腾我陪着。我惹不起再一个陆小姐了。”

    她这话听在萧庭礼耳中,不知道为什么让他有些上火。

    此时黎一恰好提着猫笼回来,听见她提起贾小姐,忍不住开口道,“萧先生,您要不要给贾小姐打个电话?”

    “她现在还能开着手机?”萧庭礼冷嗤一声,“多此一举。”

    甄心瞅瞅他,又瞅瞅黎一那纠结的脸,“听这意思,贾小姐现在和许沐在一起呢?”

    “怎么,你蠢蠢欲动了?”萧先生挑眉。

    甄心拿过中午剩下的半瓶苹果醋,喝一口,眯眼,“哎哟,真酸。这苹果醋就跟萧先生您现在的心情一样,酸的胃里冒泡。”

    “你再说一遍?”

    “萧先生,我饿了!管饭吗?我这都累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