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暴力甜妻:总裁坏坏爱 > 章节目录 037 萧先生的承诺
    甄心转身就跑!

    这是普通人的本能反应,遇上危险,逃!

    她有异能是没错,但她没特训过,这辈子第一次直面这种危险,哪里还想得起其他?!

    甄心狼狈地往楼里跑,在门口和人重重撞在一起,她几乎要摔倒在地,但却一步也不敢停,只是扶着墙闷头跑。

    身后传来男声喝斥,“干什么?”

    是萧庭礼!

    甄心猛然刹住步子,转头看见中年男人挥动明晃晃的刀尖扎向了萧庭礼,她急的双眼发光,用力往右边一甩手,“小心!”

    中年男人突然摔倒在地,正是她甩手的方向。

    黎一劈手打掉男人手里的水果刀,一膝盖把男人死死压在地上。司机也赶了上前,三下五除二把男人双手反扭在背后,提了起来。

    男人疯了般大喊大叫,涕泪满面,“你们还我儿子的命来!还我孙子的命来!”

    萧庭礼眼底射出寒光,他认出了这个男人,正是先前闹着要上楼找陆老索命的那家人。

    “那边三个,还有这个,全部带走。”

    他冷声吩咐黎一和司机,转眸,看见甄心站在自己身后,一副吓呆了的模样,立刻伸手将她揽入怀中,这才感觉到她全身都在发抖。

    “知道怕了?”之前发生那么多事,他都没见她慌过,镇定的不像个女人。

    这一回,终于有了变化。

    甄心深喘口气,“当然怕了。我就这一条小命,丢了就没了。”

    偏偏她最近命运多舛,不是被人骑马追着撞,就是被人拿刀追着杀。

    二十几年没受过的惊吓,一个月都给她补全了。

    萧庭礼伸出拇指在她冰凉的小脸上轻轻摩挲了两下,忽然将她按在墙上,低头吻住了她。

    甄心还来不及反应挣扎,他的舌头已经长驱直入,搅乱了她所有的气息。

    她原本被这场意外吓得浑身都冰冷,手脚也不自觉的发软。然而他是如此的炙热狂烈,一下就温暖了她。

    缠吻结束后,甄心的脸上红通通,身上也不发抖了。

    萧庭礼轻执着她的下巴,眸色深醇,“只要在我身边,就没人能拿走你的小命,你放心。”

    这算什么?萧先生的承诺吗?

    她嘴角含笑,“好。”

    然而心里,没想过当真。

    十年誓言终变一场空,何况她认识这位萧先生,不过一个月呢。

    一楼会客室。

    门窗紧闭,外人看不见、也听不到室内一点动静。

    三个小流氓蹲在角落里,鼻青脸肿,中年男人被黎一按在沙发里,双手抱头痛哭流涕。

    “我孙子没了,儿子也没了,我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

    萧庭礼看向黎一,黎一俯首在他耳边低语,“本来都签了处理协议了。但是半小时前,他未过门的儿媳在洗手间摔了一跤,孩子流产了,女方家当场悔婚。儿子的情况倒是稳定,但医生说植物人的可能性很大。”

    也就是说和死了没什么区别了。

    人到中年,一日之间幸福全被打碎,也难怪男人承受不住这个打击。

    甄心怜悯地看着男人,他用力地扯着自己的头发,用力地捶着自己的头,但这样并不能减轻他的痛苦。

    萧庭礼冷酷地看着他,并不担心他会再次发疯做出什么伤人的举动。有些人什么也不必做,只是坐在那里,就自有一股迫人的气势。

    而于甄心来说,萧先生的存在,还额外带了一股安心的力量:只要萧庭礼在这里,就没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

    只是,她现在并没有很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只是潜意识里隐约有这样的感觉。

    中年男人现在的状态很不稳定,所以萧庭礼先将目光转向了那三个小流氓。

    “谁指使你们来医院闹事的?”

    他这话一出,甄心立刻惊讶地看向他。

    花臂男显然也被吓了一跳,当即目露心虚,不敢再扯谎,“我也不认识。你们走了以后,我气的很,就叫了两个小兄弟去吃烧烤压压惊,顺带、骂了你们一顿。然后边上坐了一个人,就说……我不能白挨打。”

    “那个人长什么样?具体说了什么?”

    “没看清……他带着鸭舌帽还围了围巾,就露出一双眼睛。”花臂男此刻也反映过来,自己好像被人忽悠了。

    “他说刚才的事情他都看见了,你们一个是萧家太子爷,一个是陆家大小姐。如今政/府在招商,来了好多有头有脸的外地客商,你们丢不起这个人,肯定可以讹你们一顿,至少医药费少不了。”

    “我说我可不想再挨一次打,那个人就说,去讹这位陆小姐,萧先生不可能一直陪在身边的。还说陆小姐几百万买几只猫眼睛都不眨一下,不会在乎几万赔偿费买个清静的。”

    呵,她原来是做了替罪羊啊。

    甄心自嘲地扬了扬唇角。

    萧庭礼挥手让司机把三个小流氓带出去,沙发上的中年男人已经不再嚎哭了,但嘴里依旧在反复念叨,“本来不会出事的,本来都好好的……”

    “本来就会出事,因为你一路都在和你儿子争吵。”萧庭礼‘啪’的一声丢了个平板在男人面前。

    屏幕上播放着行车记录,镜头对着车外,但车内的争吵声也全都录了下来:一老一少声嘶力竭,争论着能不能在房子上加儿媳妇的名字。

    前面的车子已经眼见着在减速,但车内的人吵得激烈,根本无暇顾及,终于高速撞了上去,一切戛然而止。

    甄心看的唏嘘,就这么个状况,这辆车迟早出事。

    只是刚好撞在了陆家这事情上,中年男人便把所有责任都推卸了出去,这样他心里才能好受,才能原谅自己,说服这一切都不是自己的错。

    中年男人看着屏幕发抖,突然抓起平板就朝萧庭礼扔过去,嘴里崩溃地大吼,“我不管!我现在什么都没了!我就是要把事情闹大!就是要陆家的人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