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暴力甜妻:总裁坏坏爱 > 章节目录 038 没资格生气
    中年男人激动的暴起,还想扑过来扭打甄心。

    甄心惊得后退两步,转眼看见黎一狠狠把中年男人按在了茶几上。

    萧庭礼稳坐在沙发上,至始至终一动未动。

    只是神色冷窒森寒,周身散发出强烈的冷气压,叫人纵然有再多的疯狂,最终都不禁被理智压了回去。

    “……我是不该在车上和他吵架,可如果不是陆家的车突然自燃,我们不可能会发生车祸的……我们马上就到家了,转一个弯,五百米,2分钟,就到家了……”

    中年男人哭的精疲力尽,声音最后只剩喃喃,“有人告诉我,就算死再多人,陆家也只会推司机出来担责,他们自己也算受害者……我儿子孙子都是白死了……怎么能白死了……”

    “谁跟你这样说的?”

    “我不认识。但我觉得他说的没错。”中年男人神情恍惚,“陆家是肇事者,可他们全都好好的,连带的畜生都是好好的……我们是受害者,却要家破人亡……这不公平……不公平……”

    “你倒是把自己的责任撇的干干净净了。”萧庭礼冷哼一声。

    发生这种不幸的事,陆家自然难辞其咎。但他当时若不与身为司机的儿子激烈争吵,后果远不会如此严重。

    另外两家被夹在中间的,都是轻伤,过两日就能出院了,而且陆家也给了丰厚的赔偿。

    黎一把中年男人带出去了,萧庭礼转头,看见甄心一脸若有所思,他伸手把她拉到身边坐下,“是不是觉得,我的处理方式太冷酷无情了?”

    甄心的视线看着地面,迟疑了几秒,摇头,“你说的都是事实,这么处理也是最好了。否则由着他钻牛角尖的疯狂下去,迟早要被送进监牢。”

    不公平吗?

    不公平就对了。

    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绝对的公平。

    就好比她今日这样无辜受牵连,又能找谁说理去?

    “不过,到底是谁在这背后推波助澜,借题发挥的?”甄心抬头看着萧庭礼,目露疑惑。

    她原本没有往这方面想,但现在,却不免有了猜疑的对象。

    萧庭礼的手指,在椅背上轻敲,“有很多种可能性,可能是竞争对手,可能是平时不注意得罪的小人,最可能的……是许沐。”

    “他不会。”甄心下意识回答道。

    萧庭礼的目光落在她脸上,“为什么?”

    “他已经和贾小姐在一起了,何必多此一举,多得罪萧先生您呢?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因为他还没有真正得到贾梦妍。”

    萧庭礼突然伸手用力攫住她的下颌,漆黑的眸底如深潭般寒冷,锐利,“教唆贪婪的小流氓来闹事,挑拨失去理智的父亲来报复,他许沐今晚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把我留在这里,给他一个和贾梦妍独处的机会。”

    “是吗?那确实是我想得太简单了。”甄心想要把他的手推开,但他的手劲太重,她移不开,“我和许沐已经没关系了,所以萧先生不必多想,我没有刻意维护他的意思。”

    “最好是这样。”他幽晦的眸子锁紧她,“甄心,如果有朝一日让我知道,今晚的一切计划里也有你的一份参与,我会让你后悔,刚刚为他所说的每一句话。”

    这个男人,强大,冷静,敏锐,无坚不摧,想要在他面前说谎,真的很难。

    幸好,她无所谓他的质疑。

    嘴角倏然一勾,她直视他眼底,“萧先生既然已经心生怀疑,为什么不直接赶过去阻止?”

    是啊,为什么不去?

    陆家这边完全可以让黎一盯着,他当时赶过去还来得及。

    只要他想,完全可以抽身过去。

    萧庭礼难得有片刻出神,甄心顺势用力掰开他的手,摆脱他的钳制。

    他眼角余光瞥见她起身要走,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出去干什么?不怕再有人拿刀捅死你?”

    “那就算我倒霉,我认了。”甄心挣开他的手往外走。

    在门口碰见了黎一,她面无表情问道,“贾小姐今晚应该没空来找我的茬了吧?”

    “嗯,不出意外的话,是的。”黎一说着,往室内瞥了一眼。

    甄心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黎一走进会客室,“萧先生,甄小姐这是一个人要去哪?看着是生气了?”

    “她有什么资格和我置气?”萧庭礼语气强硬。

    黎一的口气是理所当然的,“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哪个还没点脾气个性了?”

    “她是甄心,不是贾梦妍,她有什么底气任性胡闹?”

    萧庭礼站起身,整个人冷冽的好似冬夜里的一柄寒兵利刃,“她也绝对不可能是第二个贾梦妍,没人会把她宠成那个样子。”

    黎一哑然,贾小姐确实是被宠的太过了,以至于今时今日,无法无天。

    走廊外,甄心其实还未走远,所以萧庭礼的一字一句,无一遗漏都落在她耳中,听的再清楚不过。

    心里顿时觉得不好受,倒也说不上什么撕心裂肺的痛苦,但真的感觉挺伤人的。

    她忍不住回想了和他的对话,自己不过是说了句相信许沐。

    但这位萧先生霸道惯了,在他的世界里,顺他者昌,逆他者亡。

    你看他不爽又如何?

    有本事你灭了他。

    否则,他灭了你。

    两天后。

    晴朗的下午,阳光暖暖的照着万物,让人感觉一切都慵懒而惬意。

    回市区的高速上,贾梦妍满脸幸福地坐在许沐身旁,一双眸子看着他,止不住的爱意。

    白净精致的指尖,摩挲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她的声音里充满甜蜜,“许沐,我回去就和我爸妈说,我要和你结婚。”

    “我陪你一起回去。”许沐伸出一只手,握紧了她的。

    贾梦妍将脸颊轻轻靠在他肩头,有些羞涩的绯红,“嗯。”

    因为萧家的门槛高,家规严,所以从小到大,父母对她的管教都很严格。在许沐之前,她没在感情方面有任何出格行为。

    也因此,这独处的三天两夜,于她而言,意义重大。

    傍晚时分,萧庭礼接到了贾国政的电话,请他务必过去一趟。

    他大抵猜到是所为何事。

    进了客厅,看见贾梦妍正坐在沙发上抹眼泪,贾氏夫妇脸色都不好看,见到他来了,才有所缓和。

    “庭礼来了,快请坐。”

    “贾叔叔,方阿姨,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