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暴力甜妻:总裁坏坏爱 > 章节目录 043 彻底决裂
    “贾梦妍!”

    萧庭礼震怒出声,霍然站起,伸手用力将她不断冒血的手腕包紧在手掌里。

    他原想任由着她闹,却怎么也想不到,她这次连自己都下得去手。

    “走!我送你去医院!”

    贾梦妍一动不动,目光只是死死盯住甄心,“你心里现在一定得意极了吧?巴不得我快点死了才好,你就大仇得报了!”

    甄心没理会她,也不看萧庭礼的表情,只是快速扯了脖子上的围巾递过去,“先简单包扎一下。”

    别说她冷血,她知道贾梦妍根本死不了。

    割腕看着吓人,真要死起码得等半小时以后。

    贾小姐之所以来这么狠烈的一招,也不过是要萧庭礼心疼。

    绝望之前的垂死挣扎,有时候也挺管用的。

    萧庭礼伸手接过围巾,贾梦妍看见了,当场闹的更凶了,“别拿她的东西碰我!你也别碰我!我嫌脏!”

    男人脸色剧变,“你非要逼我不管你了是不是?”

    “你早就不管我了!”贾梦妍用力推他,“我知道你早就厌烦我了!你走!走!”

    甄心一手抓过她的手腕,一手夺过围巾飞快缠上去,贾小姐转头用力推她,“用不着你猫哭耗子装好心!”

    她对着贾小姐的伤口重重按下去,贾小姐痛的惨叫,她趁机把围巾扎紧了。贾小姐缓过神来推她,她就再给她吃点苦头,反正她不心疼。

    包扎好后,往萧庭礼怀里一推,甄心催促,“快去医院吧。伤口挺深,再不处理要留疤了。”

    萧庭礼拖着贾梦妍就走,到了门口又转头看她。

    甄心无奈地动了动唇角,“贾小姐现在最不想看见的就是我了。您也不想她一直闹吧。”

    萧庭礼毫不犹豫地带着贾梦妍走了。

    闻讯而来的服务员,被这一地的血吓蒙了。甄心勉强笑了一下,“麻烦给我换个位置。”

    拿出手机,她给弟弟甄意又打了2次电话,还是无人接听,微信也始终没回。

    她这才想起来,还可以用QQ视频。

    二十分钟后,甄意跑了进来。

    “姐,有什么好事吗?来这么好的地方请我吃饭!”

    甄心眉间锁着凝重,“不是你发微信给我,说有急事求我,让我到这里找你的?”

    “我一学生怎么敢来这种地方吃饭?”甄意一脸你逗我的表情,“一餐抵我一个月零花钱呢!”

    甄心打开微信递过去,“那这两条信息不是你发的?”

    “不是啊。”甄意拿出自己的手机一脸懵逼,“我今天一下午都和同学在动漫城打电动呢。许大哥中午送了我几张动漫城的代金券,然后亲自把我们送到门口的。”

    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代金券,“你看,还没用完呢。”

    甄心接过来,指尖在劵上无意识地摩擦,脑中有了不好的猜测。可是她又不愿意相信,事情真的会如她想的那般。

    “甄意,你的手机,今天有给谁用过吗?”她的措辞谨慎而小心,生怕自己一下不慎,就踩了雷区,“比如,许沐?”

    “今天?没有啊。”甄意摇头,随即又一拍脑袋,“但是前几天,许大哥给家里送钱的时候,说手机没电了,借我的用过。”

    甄心听见胸口有什么东西裂开的声音,久久没说话。

    “发生什么事了吗,姐?”甄意看她脸色不对。

    甄心摇头,垂下眼睑开始发微信,“想吃什么,自己点。”

    “随便点啊?是不是多贵都行?”甄意嘻笑。

    “行。”

    甄心头也不抬地应道,随即微信发了出去,“许沐,你还想把我害惨到什么地步?!”

    他料到贾梦妍可能会犹豫,知道三天的冲动难敌二十几年的宠溺,所以他什么都计算到了,甚至连她和甄意都算计进去了。

    完全没有想过,如果她无法证明自己是无辜的,萧庭礼和贾家会如何不放过她,甚至不放过甄意?

    这一晚,萧庭礼整夜未归。

    一大早,甄心就到了俱乐部,把申请表填好发出去。

    吴经理笑眯眯地走进她办公室,手里抱着只稀有的红眼紫灰龙猫,一身皮毛油光发亮,漂亮极了。

    “甄心啊,你前几天救了的陆家祖孙俩,你还记得吧?”

    “当然。怎么了,吴经理?”

    “给你个好差事。”吴经理笑着把龙猫往她手上一送,“最近不是上演了那个动漫‘龙猫’嘛,这个陆小姐啊就想要一只。正好,我们俱乐部里新进了一只品质好的,你给她送过去。”

    甄心点头,“好的。”

    “一定得好好送到陆小姐手上,按辈分,她可是叫我们小陆总一声叔叔的。”吴经理叮嘱道,“时间差不多了,你现在就出发吧,陆老爷子在市医院复查完,就要回江城了,别耽误了。”

    甄心去仓库里找个了昂贵又精致的小笼子,把龙猫装好就开车出发了。

    在地下停车场乘电梯,门开了,她头也没抬的走进去。

    抬手按楼层的时候,眼角余光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的目光从下往上移,看见许沐着了一件米色毛衣,衬的他愈发温文尔雅,纯良无害。明明看见她了,却面色冷峻,目不斜视,视线直看着不断上升的楼层数字。

    甄心不禁觉得好笑:怎么?当她透明?视而不见?

    “恭喜许先生啊,马上就要美梦成真了。”

    许沐的视线,几不可察地扫过电梯里的监控摄像头,表情始终冷淡,不曾看甄心一眼,“昨天梦妍自杀的时候,你在场吧?”

    “在我面前你还装什么?”甄心怒从心起,她实在不明白,十年相伴,青梅竹马的恋人,怎么突然变得如此让她陌生?

    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心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割腕有什么吓人的?你下次应该教唆贾小姐割喉,死透了才好,还省得抢救了!”她愤而咬牙。

    电梯门在此时打开,甄心快步走出去,没发现许沐也在这一层出来。

    她将龙猫送到陆小姐手中,又仔细告诉了龙猫饲养的注意事项等。

    结果陆小姐却撒娇地挽住了她的手,“啊,龙猫真是好难养啊。不如你加我微信吧?我有不懂的就可以直接问你了?我可不想它生病了。”

    “好。”甄心自然不能拒绝客户的要求,或许以后陆小姐还要买猫呢?

    再说了,这位陆小姐手里的全是母猫,所以取的都是迪尼斯公主的名字。以后没准需要王子级别的公猫来配种呢?

    全都是不菲的抽成。

    谁会和钱过不去?

    送走陆家祖孙俩,甄心回停车场开车,这才发现手机不见了。仔细回忆里一下,肯定是刚才加微信的时候落在病房了,她即刻乘电梯又返回去。

    找到手机,出门右转,她听见隔壁病房里传来了吵闹声,是贾梦妍。

    “我就要和许沐结婚!谁反对都没用!”

    “你做梦!”贾国政夫妇一早就赶到这里劝阻,听她如此蛮不讲理,立刻出声喝斥,“我们不会同意的!”

    许沐坐在贾梦妍的床畔,握着她完好的那只手,安静地不作一声。萧庭礼站在窗前,一夜未眠,脸色显出憔悴。

    贾梦妍手腕上的伤口早已经处理好,不日就会痊愈。

    但她一颗被伤透了的心,却再难愈合。

    这几天,她心里矛盾极了,脑子每天都是乱糟糟的。

    或许是冲动的热情冷却了,或许是被家人的劝说动摇了,总而言之,她有些心意不似那一日坚决了。

    她每天都给萧庭礼打电话,可是他从来不接。

    昨日终于答应和她见面了,但他居然还带着甄心!

    既然如此,她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他的心里已经不在乎她了,那她也不要在乎他!

    贾梦妍的视线望向窗边的身影,一字一句,带着心死如灰的绝然,“你们谁敢阻拦我,我就死给你们看!一次不成,就两次。两次不成,就三次!我一定要嫁给许沐!谁反对也没用!”

    萧庭礼眸底聚集起惊涛骇浪,充满风雨欲来的危险。从傍晚入院到现在,贾梦妍闹了整整一夜,他的耐心已经彻底告磬。

    “行,这是你说的!”他转身,黑眸紧紧攫着贾梦妍,“我会给你挑个好日子,场地费用我也全包了,就当是我萧家送你的厚礼。”

    方琳琳大惊失色,“庭礼,你可别冲动,梦妍她……”

    萧庭礼却直接打断了她,“谁再敢反对,就等同与我萧家作对。更何况,你们就不在乎自己女儿的死活吗?她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他胸口剧烈起伏了一下,再望向贾梦妍的目光里,各种情愫如退潮般汹涌散去,唯剩冷窒的寒光。

    “贾梦妍,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从这一刻起,你和我,再无关系!以后不要再来找我哭,找我闹,我不会再为你收拾烂摊子。”

    说罢,萧庭礼快步推门离去,撇下满室沉默。

    甄心听见他脚步声朝门外走来,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疾步走进电梯:她可不想让他以为自己在故意偷听。

    然而她手指用力点了好久,电梯门都没有关上,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萧庭礼走进了电梯。

    这才发现,匆忙之间,她一直按得是开门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