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暴力甜妻:总裁坏坏爱 > 章节目录 044 只有你能帮我
    本就不大的空间里,顿时显得有些压抑。

    甄心张了张口,到底还是选择沉默。

    有些事,太主动澄清,反而像是欲盖弥彰。

    电梯一路往下,到了负一层开门,萧庭礼走出去,她也跟着走出去。

    到了车旁,他才抬眼看向她,“来看陆老爷子?”

    “是。陆小姐向小陆总要了一只龙猫,经理特意吩咐我送过来。”她实话实说,“不想手机落病房里了,我回来取,才知道贾小姐就在隔壁。”

    “昨天在茶室,你说是你弟弟约你去的?”

    甄心就知道,这事不可能轻松过去,立刻主动拿出手机和动漫城的代金券递给他看,“连发两条,语气急促,害我差点以为他是不是早恋了所以惹了大/麻烦。”

    “然后呢?”萧庭礼瞥了一眼,继续问。

    “我打他电话打不通,微信也不回,我最终想到用QQ叫他。结果他来了之后告诉我,他一下午都和同学在动漫城打机,根本没时间发信息。但信息又确实是从他手机号码发出来的。”

    甄心一五一十说的清楚,她知道,只要萧庭礼想查,什么都能查得到。

    所以这个黑锅,她们姐弟不背。

    也背不起。

    萧庭礼揉了揉眉间,一抹倦色遮掩不住。

    甄心想了想,觉得自己得意思意思,哪怕她心底毫不关心,“贾小姐还好吧?”

    “闹了一夜。就是要嫁给许沐。”萧庭礼抬眼望向她,“许沐有什么好?让她连死都不怕?她明明从小最怕痛,一点小伤口就要流眼泪。”

    甄心觉得这问题有点尴尬了,想了想,她仔细挑着措辞,“您不是说过了,贾小姐就喜欢跟您对着来?闹这么凶,还不是为了吓唬您。”

    “这次不一样。她以往再怎么闹,都是发泄在别人身上。这一次,她连自己都舍得下手。”萧庭礼手指按在车门上,面色若有所思。

    甄心不再多嘴,人家正心疼他的青梅呢,轮不上她说话。

    他们这对欢喜冤家,打打闹闹二十几年了。过几天和好了,她这会儿劝的每句话就都会变成错的。所以少说才是对的。

    但她其实猜的不完全正确。

    萧庭礼和贾梦妍之间,绝对不能仅仅用某个关系来简单形容。在他眼里,许沐是真的配不上贾梦妍,所以如今他不娶,也断然轮不上许沐那种人。

    但贾梦妍偏偏为许沐着了魔,不但折腾许沐的前女友,连自己也能下狠手。

    为了能和许沐在一起,她这次是割腕,下次呢?

    细想下去,是不是很可怕?

    然而这些都不再是他要关心的了。

    贾梦妍说出的那些话,每一句都是一柄利剑,斩断了她和他所有过往。

    甄心回到俱乐部后,一口气忙到下班,才得空喝口水。

    萧庭礼的电话此时打过来,说在门口等她,时间真是掐着准准的。

    甄心换了衣服走出来,还没到车门边,已经闻见一阵香烟的味道。她径直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男人将烟摁下,启动车子就走。

    一路人没人说话,直到驶进市中心,甄心才感觉到不一样,“嗯?不回家?”

    “带你逛逛。”他答道。

    甄心想着他心情不好,大概要去个清净地方散散心,不想他却带她到了繁华热闹的商业中心,真要带她逛逛。

    下了车,萧庭礼伸手牵住了她。

    甄心却像触电一样,猛地把手往回抽。

    “怎么?”男人朝她看一眼。

    甄心视线朝四周看去,“被人看见不好。”

    各种早报晚报的狗仔队无处不在,她可不想明天一早上报纸头条。

    萧庭礼一直严峻的俊容,终于挑开一抹弧线,“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没他萧先生的允许,哪家媒体敢报道他?

    乘了电梯直达八层,这里聚集了青城最完整齐全的奢侈品店。

    “你平时喜欢什么?衣服,鞋子,包,还是首饰?”他扣紧她的手踏出电梯,入眼聆郎满目,尽是香风名品。

    甄心摇头,“都不感兴趣。我们走吧。”

    “胡说,哪有女人不喜欢这些。”他贴着她耳边说,微热的呼吸扫过她颈间,叫她耳根忽地有些发热。

    排头第一家是COACH,萧庭礼揽紧她的肩膀走过去。

    甄心远远看一眼里面的风格,头皮已经开始发麻,赶紧道,“非要逛的话,我们去看表吧。我喜欢手表。”

    萧庭礼点头,转身牵着她走进PatekPhilippe。

    “萧先生来了。”

    店长殷勤地迎上前,瞟见两人紧扣的十指,再看向甄心的眼神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款试试。”萧庭礼倚在水晶柜台前,手指轻点了点。

    甄心眼一抬,看见一串数不清的零。

    店长小心翼翼地亲自给甄心戴上,他随意扫一眼,摇头,“不配。换一款。”

    “我们先看看男士的吧。”甄心连忙往另一边走去,萧庭礼眉梢逸出微笑,“怎么,想和我戴情侣款?”

    甄心嘴角抽搐了一下,刚想说不是,店长已经殷勤地将萧庭礼引向另一个柜台,“这里是我们最新一季的情侣款,风格多样,您看看?”

    萧庭礼的目光,仔细地扫过每一款,仔细挑选的模样,视线然后落在最后一排,“这款。”

    “这……”店长的脸色有些犹豫,“这是客户预定的,仅此一套……”

    “我出高价。”萧先生看中的东西,没有让人的道理。

    店长往甄心的方向瞥了一眼,声音微微压低,“这是贾小姐预定的,刷的您的卡。”

    “拿出来。”萧先生点头,“既然刷的我的卡,就是我的东西,我愿意给谁就给谁。”

    冰凉的表带镶满钻石,衬的甄心白皙手腕愈发纤细晶莹,“挺好看,喜欢吗?”

    甄心摇头,“不喜欢。”

    萧庭礼睨她一眼,“口是心非。”

    “这真不是我的风格。”甄心再次摇头,她一贯不喜欢闪闪发亮的东西,而且,“萧先生,您这是故意要让贾小姐认为,我又抢她东西呢?”

    “现在才来说这话,是不是虚伪了点?”萧庭礼嘴角一勾,目光深深看入她眼底,“不过,我允许你抢了。以后只要是她的东西,我都允许你抢。”

    这话引的店长不由侧目,内心里小八卦已经噼里啪啦。

    甄心扬了扬眉,眉眼含笑似真似假,“您确定?那这诱惑太大了。您可要小心我忘乎所以。”

    “我萧庭礼说是,就是。而且,以后只要是我给你的,别人就抢不走!”

    听听,这话多霸气?

    除了一手遮天的萧先生,青城里还有谁敢这么承诺?

    甄心将手表摘下来,放回去,萧庭礼手指轻点,“真不要?全世界仅此一套。”

    “不要。这种款式太累赘,我还真瞧不上。”

    “行吧,那就挑你喜欢的。”

    走出店门后,甄心和萧庭礼手腕上各戴了一支新表,简约低调古典美,如假包换的情侣款。

    萧庭礼看一眼,嘴角莞尔,微微一勾。

    没想到,她的眼光竟有几分与他相似。

    他看上的女人,确实与众不同。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甄心都没有再见到过贾梦妍。

    只是偶尔从黎一那里听说,贾小姐把家里闹腾的不轻。

    最后,贾家似乎终于不得不松口。

    贾小姐也带着许沐,越来越高调的出席各种场合。

    中午下班的时候,甄意跑到俱乐部来找甄心。

    “姐,走,我请你吃饭!”

    “行,低于人均三百的我不去。”

    甄意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别这么狠嘛,姐。要不还是你请我吃饭?”

    甄心禁不住的笑,“走吧。”

    吃饭的地方是甄意选的,两人打车过去,花了足足半小时。甄心本来说坐大厅,甄意还偏要坐包厢。

    等甄心低头点菜的时候,甄意说去洗手间,回来却带了另外一个人。

    她眸底立刻一沉,“什么意思?”

    “是我请甄意帮忙的。”许沐走进来,在她身侧位置坐下,仿若回到当初,“你别怪他。”

    甄意吐吐舌头,脚下往外撤,“姐,我觉得你们需要好好谈谈。分手了也还能做朋友的。”

    他不知道许沐给甄心带来了多少麻烦,否则,他不会说这话。

    包厢内恢复了安静,甄心低头喝一口茶,目光始终落在桌面上,“什么事,说吧。”

    “我要和梦妍订婚了。”许沐无名指上一枚明晃晃的戒指,她直到此时才看见。

    包厢里的氧气突然就显得不足,甄心深呼吸一下,“是吗?那恭喜了。”

    “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甄心。”许沐的手伸了过来,指尖即将碰触到她的手时,又忽然一缩,“我不能让贾家人知道,我的父亲是何明书。这个忙,只有你能帮我。”

    甄心猛然抬头,“你想做什么?”

    “婚前体检要抽血。你让韩蓓蓓帮我换掉血样。”许沐的目光,直直地望进她眼底,“我认识的人里,只有韩蓓蓓在妇幼,只有你能说服她帮我。”

    “你疯了吗?”甄心倏地站起身,“一旦事情败露,你知道会把韩蓓蓓连累到什么地步吗?萧家和贾家都不会放过她!也不会放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