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暴力甜妻:总裁坏坏爱 > 章节目录 058 你就不恶心她的脏
    总有那么一些人,他们永远不觉得自己会错。

    他们想当然地毁掉一切觉得碍眼的人和事,哪怕因此将人推入万劫不复,他们却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因为被毁掉的人生和他们无关。

    而当你好不容易从哪些泥淖中爬起身,以为终于可以摆脱哪些渣滓,他们立刻就要来踩上一脚,迫不及待地要将你再次推到绝境不可。

    甄心坐在沙发上,十指无意识地绞成一团,没发现自己在微微发抖。

    桌子的一片狼藉已经收拾清楚,连梁小海被砸破的头,都有人给好好的扎上了绷带,脸上的血迹也被擦拭的赶紧。

    他看了眼满脸不安的贾小姐,再看了眼满脸冷窒的萧庭礼,心里顿生不妙,“贾小姐,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贾梦妍连忙点头,“走,走。”

    一抬头,却看见萧庭礼挡在自己面前,一双黑眸如深潭般冷寒阴鸷,正居高临下俯视着自己。

    她顿时吓了一跳,“庭礼,你想干什么?”

    “你一番辛苦找来的人,没达成效果就要走,岂不枉费了你的安排?”萧庭礼突然伸手,用力扣住梁小海的脖子往下重重一顿,“坐下!”

    贾梦妍惊得抖了一下,等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先于她的意识一步,老实听话的坐着了。

    她顿时感觉颜面上挂不住,眼神下意识瞟向了包厢另一端的甄心。

    可没等她能好好打量一眼甄心,身旁的梁小海却突然惨叫了起来,吓的她心脏差点跳出胸口。

    贾小姐猛然转头,眼前的一幕让她感觉惊悚:服务员不知何时又端来一盅热汤,萧庭礼按死了梁小海的脖子,然后端起热汤就倒在了他头上!

    新鲜的伤口,被滚烫又油腻的热汤浇透,汤中的盐分顿时化作无数把尖刀,疯狂地割着他的皮肉,痛的他惨叫连连,发抖不止。

    梁小海本能地挣扎,想要跳起来,却被两个服务员一左一右死死压住了手臂,他只能将脸拼命转向了贾梦妍的方向,“贾小姐,救命!救命啊!”

    可贾梦妍几乎被吓傻了,她从小跟在萧庭礼身边,从未见过他亲自动手的模样。而这第一次,就凶狠十足。

    甄心仿佛一湖死水般的眼底,终于起了波澜,她看见萧庭礼拿过那瓶冰镇好的红酒,扯开梁小海的领口就灌了下去。

    别说是这样的深冬,就算是大夏天,一瓶冰水浇个透心凉,也不是谁都受得住。

    梁小海头顶裹着纱布,还在滚烫的痛楚中备受折磨,身体却又似坠落冰窖,冻得他浑身哆嗦。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惹到了不该惹的狠角色。

    “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梁小海看出来贾小姐没用了,转头就识时务的向萧庭礼求饶,“那件事我绝对不会告诉第二个人!我保证!”

    男人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一旁的贾梦妍有些回过神来,却又觉得更加不可思议了,“庭礼,这样的甄心,你还要护着,为她出气?你就不恶心她的脏?”

    萧庭礼伸手掐住了她的脸颊,“张嘴。”

    “干什么?”贾梦妍心底陡然涌起一股惧怕,这分明不是她认识了二十几年的那个男人!

    她认识的萧庭礼,从来不会用这样阴鸷的眼神看着她,更不会舍得伤害她。

    贾梦妍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萧庭礼脸色更加阴郁,“张嘴!”

    她吓得不敢法抗,男人抓过冰桶中的冰块,塞满了她嘴里,“不准吐出来。”

    娇生惯养多年的贾小姐,何时受过这样的罪?

    她舌头瞬间冻麻了,立刻就想往外吐。

    萧庭礼抓起她的手按在嘴上,“敢吐出来试试。”

    贾梦妍真是被他吓呆了,此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几个服务员端着提着各种东西走进来。

    萧庭礼走回甄心身边,“你出去等我吧。”

    甄心点着头,将包用力抱在怀里。

    门在她身后关上了,甄心的背贴着墙壁,缓缓滑蹲在地上。

    她从小就漂亮。

    如果是在父母双全的幸福家庭,这种漂亮是加分。可她偏偏是母亲改嫁带来的拖油瓶,漂亮就成了她的麻烦。

    总有那些恶劣的孩子背地里欺负她,骂她有娘生没爹养,是个小野种。

    小孩子总是敏感的,所以她回回都要和人打起来,有异能傍身,吃亏的都不可能是她。

    久而久之,终于没人敢当面欺负她,却转而开始在她背后散布谣言,说她狐狸精,不学好,天天逃学和校外的小流氓们谈恋爱。

    哪怕她每次考试,都捧回漂亮的双百分。

    当这些谣言终于在小学毕业的那个暑假发酵到了顶点极端,她被所谓的姑姑梁小渔,以及那几个女同,趁着醉意强行按到在了地上。

    “别这样!你们别这样!”她绝望,她哭喊,她挣扎,换来的是一个又一个耳光,“装什么装!小渔姐亲你抱你的时候,你不是开心的很?”

    “不想和我们在一起,那你收什么礼啊?比你拍的好的童模好几个,谁拿的工资都没你高,你装什么糊涂呢?”

    “说我们非礼你?哈,你出去喊试试,女人强X女人,会有人信你吗?你继父听到了,保准先打断你的腿!听说你换过的男朋友没有十个也有八个,让姐们验验身,看看到底是玩的前面还是后面?”

    她终于被逼的崩溃,那一瞬间,异能不受控制的爆发,内搭的整个摄影棚都砸了下来,把包括她在内的所有人都砸的头破血流。

    而她在那一片狼藉中,一秒也不敢多停留,随便抓了一套衣服穿上就跑下楼。

    漆黑的夜晚,一颗星子都没有。浑身伤痛的她,手臂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却连家也不敢回。

    泪水模糊了眼前的世界,她不知道自己跑到了什么地方,直到撞上了满身烟味的梁小海。她以为他是来抓自己回去的,所以张嘴狠狠咬破了他的手,几乎咬下一块肉来。

    “饶了我吧,求你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放了我吧……”

    包厢内,梁小海惨叫着求饶。

    这声音将甄心拉出了回忆,她抬起头,用力地吸了吸鼻子,将眼眶里的湿润逼了回去。

    轻轻拉开一条缝隙,甄心看见包厢内的梁小海被吊在了横梁上,外裤被扒掉的他,只穿着一条短裤,双脚都站在冰桶里,冻的两条腿发青发紫。

    萧庭礼背对着门,坐在包厢的正中央,一名服务员正舀起一瓢瓢的冰水,从梁小海的头上浇下去。每浇一瓢,他都要惨叫一声。

    头上的白色绷带,早已经混合了油污,变得脏脏不堪。

    “冷吗?”

    “冷,冷,我快冻死了……”梁小海的牙齿都在打颤,说起话来磕磕巴巴。

    甄心看不见萧庭礼的表情,因为他背对着自己。她只听见他用一种异常平淡的声音吩咐道,“给梁先生喝碗热汤,暖和暖和。”

    桌上,一盅热汤在酒精灯上持续加热,盖子掀开,热气扑面,让人下意识避开来。

    服务员仔细地盛满了一碗,端到了梁小海面前,因为碗沿太烫,他几个手指不停地切换,一边转头请示萧庭礼,“萧先生,这?”

    “灌下去!”

    梁小海开始拼命摇头,一双眼睛瞪的铜铃大,满脸都是惊恐,“不要!啊!!!”

    另外一个服务员固定住了他的头部,第一口热汤灌下去,他就感觉从舌头到喉咙都不是自己的了,“不……不要……”

    萧庭礼眼里迸射出凌厉的光,周身的气势如刀如剑,尖锐而锋利,“东西可以乱吃,话却不可以乱说。你这嘴反正也分不清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留着何用?”

    梁小海的嘴里的肉好像都被烫熟了,一个泡接着一个泡,他像是条死鱼,大张着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贾梦妍缩在自己的位子上,耷拉着头,一动也不敢动,看上去老实极了:她不傻,知道萧庭礼这话是说给她听的。

    男人此刻的气势如此恐怖,她甚至怀疑,如果不是有梁小海这个倒霉鬼在场,遭罪的会不会就是她自己?

    “那天在场的,除了你和梁小渔,还有谁,全部告诉我!一个都不许落下!”

    甄心轻轻带上了门,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忽然在心底间蔓延开来。

    半小时后。

    萧庭礼走出包厢,却看不见甄心的身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