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暴力甜妻:总裁坏坏爱 > 章节目录 064 心里酸溜溜
    “我和姑姑说话,要你多什么嘴!”

    萧庭礼一掌用力拍在沙发座上,脸色不好看极了,“给我安静坐着!不许说话!”

    她那样急于与他撇清关系,叫他胸口上凭添一股恼怒,本就郁结心底的火气,此刻更是蹭蹭蹭地往上涨。

    萧筝立刻嗔怒般地拍了一下他的手,“庭礼!你把我的教诲都忘了?对女孩子要温柔一点!”

    “姑姑,您不觉得她一张口就挺气人的吗?”

    甄心缩了缩脖子,她明明就说了一句话,还是陈诉事实,怎么就气人了?

    “不觉得。”萧筝护着甄心这边说话,“我觉得甄小姐善良可爱又礼貌,倒是你,对人家凶巴巴的。”

    “善良可爱?姑姑,您可别被她这乖巧的表面骗了!”

    “我中午遇着甄小姐的时候,她根本不知道我是谁,就见义勇为的帮我逮了小偷,还耐心温柔地给奶昔喂吃的,哄了这小可怜出来。我就信我眼睛看见的。”

    被亲姑姑毫不客气一阵怼,萧庭礼气的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黎一努力憋住笑,尽量不让自己的嘴角扬起的明显:他知道自己此刻这样反应不够厚道,但能让堂堂萧先生憋着气话还不舍得说的,也就是萧小姐了。

    这两人亲如母子,相爱相杀二十几年,真真是萧家最美好的一处风景了。

    抱在萧筝怀里的小狗开始哼哼唧唧,挣扎着要下地。萧筝放了它下去,它一边转着圈儿,一边伸着鼻子在地板上嗅个不停。

    萧筝半蹲在一旁,亲昵地摸着它,笑问道,“小奶昔,你这是怎么了呀?”

    “快带它去后院,它这是要排便了。”甄心连忙提醒道,这要是拉在客厅里,又腥又臭,可得把萧先生熏的发疯了。

    黎一连忙抱起奶昔往后院跑,萧筝也快步跟了上去,客厅里就剩下萧庭礼和甄心。

    “碧水源的房子,是许沐租给你住的,还是租给你们两个一起住的?”萧庭礼的视线看向前方,不知道落在哪里。

    甄心转头看着他,“是许沐租给我一个人住的,他想我过的自在点。”

    “哼。”萧先生嗤笑一声,一脸的不信,“既是说了给你一个人住的,他为什么又出现在那里?”

    “他认为我不会这么快住进去,所以他想过去看看环境,房子毕竟不是他亲自去租的。”

    甄心的回答几乎不做思考,她简直要佩服自己这现场扯谎的能力,“他心中一直觉得愧对我,所以想尽量补偿我一些。可他没想到我会不接受,直接就把钥匙丢还给他了。”

    萧庭礼心中将信将疑,但目光始终尖锐,直直的刺进她眼底,想要穿透到真相,“你在我面前表现的那样自力更生,转头在别人面前又是另外一幅模样。”

    “你不相信我?”

    这句话问出口,甄心莫名地感觉到胸口有些微的凉意。

    似乎,还有一丝丝被称之为‘委屈’的情愫,如抽丝剥茧般,自心底深处,缕缕溢出。

    男人的目光同她针锋相对,“你若不曾找他求助,他如何得知你想租房?或者你要告诉我,许沐一直在关注你的一举一动,所以和你心有灵犀?”

    他这番话充满了浓重的酸味,偏偏从她自己到甄心,却全都不曾往那个方向去想。

    两个人的关系,从一开始到现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发生了变化。萧庭礼也说清不清楚具体是怎么一番变化,但他现在从心底发出酸意,一直蔓延到胸腔口鼻,根本抑制不住。

    尤其再想到,甄心至始至终只把这里当做一个暂时借住的地方,更时时刻刻表态不想和他牵扯上任何关系,他就更添了几分恼怒。

    “甄心。”萧庭礼站起身,从甄心的角度看,那姿态充满了居高临下的宣判,“你既然那么想搬走,行,我成全你!随时可以走!”

    谁要强留着她!

    心都不在了,拦着有什么用!

    他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甄心不可能不明白他的意思。

    平静站起身,她点头,“好。我现在就走。”

    说罢,她毫不犹豫地转身朝楼上走去,脊背挺得笔直。

    萧庭礼看着她身影消失在楼梯的转角,思绪有一刻出神,直到黎一前来喊他,说姑姑萧筝唤他去后院马房。

    枣红马自上次在贾梦妍手上受伤,就一直在派瑞休养,一个多月前才接回来。

    萧筝听闻这件事,又是心疼又是唏嘘,不免又想到了自己早逝的大嫂,也就是萧庭礼的母亲。

    两人牵着马儿,从别墅后门出去,沿着清静的道路,散步,闲聊,等回到别墅,已经是晚上十点。

    客厅里安安静静,萧筝往楼上看一眼,“她这么早就睡了?”

    “嗯。”萧庭礼随口应道。

    他觉得甄心那会儿应的也就是气话,不可能真的走,所以也没看一眼门口,没发现她的鞋子已经不见了。

    “你既然心中喜欢甄小姐,就要对人家温柔些,耐心些。”萧筝拍拍他的手,“许沐什么也不如你,可他偏用你不具备的温柔这一项,就死死拿住了贾丫头的芳心。你呀,可不要重蹈覆辙。”

    “甄心不是贾梦妍,她没那么肤浅。”萧庭礼挑起了眉,“还有,姑姑,我必须郑重地纠正您,该温柔的时候,我也温柔的很。”

    萧筝学他的模样儿挑眉,“是嘛?那我看着你长大的,我怎么就没见过你温柔的时候?”

    萧庭礼的脸上,难得地露出一抹无奈神色,“姑姑,我现在对您不就很温柔?”

    整个萧家,同萧庭礼感情最好的,就是萧筝这个姑姑。

    和甄心的经历类似,萧庭礼也是幼年失亲,年仅6岁就不幸丧母。

    当时萧母怀着身孕,和小姑子萧筝去逛街,好好的突然就肚子疼。虽然及时送到医院,但孩子最终还是流产了,萧母因此患上抑郁症,不到半年就撒手人寰。

    谁也知道,这不是萧筝的错,也没有任何人怪过她。但萧筝偏偏就钻了牛角尖,在嫂嫂的葬礼上发誓自己终生不嫁,会一辈子照顾萧庭礼这个唯一的侄儿。

    萧家人一开始只当她是气话,不想过了几年,萧筝查出子宫癌,摘了子宫,自此彻底断了念头,将所有心思都放在萧庭礼身上。

    从某种意义上说,萧筝就是萧庭礼的母亲,她承担了身为母亲应该做的一切,将所有的母爱都补偿给了萧庭礼。两人感情之深厚,也是旁人无法想像的。

    萧庭礼亲自送了萧筝上三楼,这一整层,都是留给萧筝专用的。

    等他回了二楼主卧,这才发现卧室里静悄悄的,甄心真的走了,把行李都打包了,房间里一下子显得空落落。

    她不可能回家的,这大晚上的还能跑去哪?

    碧水源1107?

    萧庭礼抓起钥匙就要冲出去,可到了房门口又刹住脚步:赶她走的话,可是从他嘴里亲口说出去的。

    一会儿要真在碧水源碰了面,他可拉不下那个脸。

    最终,萧先生把这件事派给了黎一,让他找两个面生的人去碧水源跑一趟。

    要是许沐也在那儿,哼,看他怎么收拾他们!

    其实萧庭礼真想多了。

    这么冷的天,也这么晚了,甄心才不想乱折腾,直接找了家性价比高的宾馆住下了。

    当然,条件和御景苑是没得比的。

    但却有一份特别的自在,随心所欲。

    沐浴洗漱过后,甄心躺在床上打开了电视。

    一条微信在此时发了过来,“心心,你在哪里?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