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暴力甜妻:总裁坏坏爱 > 章节目录 085 送谁的礼物
    贾梦妍身为贾家唯一的孩子,怀孕和结婚,都是贾家一等一的大事。

    婚礼的事情自是不必她操心,而青城当地有‘怀孕捂三月’的说法,不但消息密不外宣,孕妇也要尽量少外出。

    所以贾梦妍天天在家养尊处优,许沐也尽量在家里书房办公,就是为了能尽量多的陪伴贾梦妍,对她几乎是24小时随叫随到。

    他做的这一切,贾国政夫妇都看在眼里,渐渐也越来越觉得,女儿没有选错人。

    几次来看女儿,两夫妇话里话外都透漏出一个意思:等两人办完婚礼,就会正式将贾氏集团旗下的食品公司交由许沐全权负责,他们也不再插手了。

    然而,就算这样精心照料着,却也还是出了事。

    一大清早,贾梦妍迷迷糊糊地去了洗手间,忽然就惊慌地叫起来,“许沐,你快来……”

    “怎么了?”许沐连忙光脚奔进去。

    贾梦妍坐在马桶上,紧紧握住他的手,“我见红了……怎么办,许沐?孩子会不会有事?”

    “别乱想,孕早期见红是很正常的。”许沐把她抱回房间,仔细给她换好衣服,“我带你去医院瞧瞧,但是你先别告诉爸妈,免得他们担心。”

    贾梦妍自然是点头,并因此觉得许沐特别为二老着想。孰不知,许沐是为了给自己留下反应、处理的时间,因为这别墅里处处是贾家的眼线。

    两人急匆匆赶到医院,检查过后,幸好没事,“孕卵植入性出血,是一种正常的生理反应,不会影响胚胎的生长发育和母体的健康。开点药按时吃了就好。”

    许沐和贾梦妍同时松了一口气。

    贾梦妍是一心一意担心孩子,许沐却更担心因此要影响婚礼。

    毕竟只剩下不到十天的时间,他都安排好了,就等婚礼当天。

    但该作的姿态,还得作,“梦妍,你觉得身体怎么样?要不然,我们把婚礼延迟了吧?”

    “不用啊,我都挺好的,医生不也说没事吗?”贾梦妍摇头,“再说请柬都发出去了,改期就太麻烦了。”

    许沐安下心来,能如期举行最好。

    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周末,韩蓓蓓轮休,便约了甄心逛街。

    上午十点,两人刚在银座碰面,却接到了许沐母亲的电话,邀请她中午来家里吃饭。

    “说不去!”韩蓓蓓无声地摇头,而甄心也是这个意思,“不好意思,许阿姨,我今天和朋友约了吃饭,实在不得空,下次吧……”

    许静在电话那端轻声叹气,“心心,你到底是和我们生分了,如今连干妈也不愿意叫一声了。”

    “没有的事。确实是不方便。”甄心轻笑一声,“许沐马上要结婚了,我想她的未婚妻,一定不高兴看见他的前女友还在自家出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许静幽幽叹气,“我知道,是许沐辜负了你,你因此伤了心都是应该的。是干妈不懂事了,那就不打扰你了,再见。”

    她说罢,咳嗽了几声,便挂了电话。

    甄心收起手机,和韩蓓蓓在商场里逛着,但心里不知道为何,总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许沐父亲和她的父亲,是认识多年的朋友,但她和许沐母子的熟识,却在父亲去世后好几年。她犹记得那一天,她受了继父的冤枉委屈,一路奔到父亲墓前哭诉,刚好遇上来扫墓的许沐母子。

    那是一个温柔如水的女子,还有白衣翩翩的少年郎。

    那个下午本是阴天,还下着绵绵细雨。可她直至今日回想起来,仍觉得是照进她苦涩生活里的一束光,并在之后的十年里,为她撑起了一片晴朗的天空。

    “你和许沐如今走到这一步,想起来就叫人唏嘘。”

    韩蓓蓓看出来她的心情,不禁轻叹口气,“别的不说,许阿姨是真的把你当女儿疼爱,我们当初都以为她是你亲妈。我刚才听见她咳嗽了,你要是放不下,我陪你去一趟吧。”

    甄心点点头,两人出了门,韩蓓蓓又提议道,“许沐也给我发了请柬。不然我们给他挑份礼物送去,礼数到了就行,婚宴当天还是别去给自己找膈应了。”

    这主意一拍即合,两人旋即打车去了本市有名的一条古董街,那里有许多百年老店,出的东西都是独一无二,而且纯手工打造,价格还不至于让人接受不了。

    只是两人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奔进店里,“刚才那两个人买了什么?给我也来一件。”

    御景苑里,萧庭礼的手机很快收到了照片。

    “甄小姐和她朋友买了个男式领夹,纯手工打造的价格不菲,甄小姐因为没带够钱,还和朋友先借了点。”

    萧庭礼放大照片,嘴角不禁勾起一抹迷人弧度:算这个女人有良心,他没白疼她一场。东西不是多名贵,但却符合他的喜好。

    前几日两人斗嘴打趣时,他不过无意说一句,他的救命之恩她还没表示表示,她倒是听进心里去了。

    而且领夹代表着‘祝你成功’的意思,又是夹在胸口附近的位置,看来是想要他心里,时时刻刻都想着她了。

    这小心机。

    他喜欢。

    萧庭礼正准备挂电话,又听见那边道,“萧先生,甄小姐好像往许沐家去了……”

    他脸色忽地就冷了。

    许沐家小区外。

    甄心看见有上渔民卖新鲜打捞上的河鱼,她知道许静好这一口,便称了只大的,再买了些蔬菜豆腐之类,准备陪许静吃顿鱼肉火锅。

    “不是说不来了吗?”许静看见甄心,欣喜的不得了,忙把两人往里迎,“快进来,许沐也刚到,我正要炒菜。”

    许沐从阳台走出来,看见甄心,脸色突变,“妈,您是不是糊涂了?这个节骨眼上你把心心叫来,不是给她找麻烦吗?”

    “你要避嫌你去避,我不用!我就是约我干女儿吃顿午饭而已,我连这点小事都得看她家脸色不成。”许静脸色不好看,拉紧了甄心的手不肯放。

    韩蓓蓓连忙出来打圆场,“就是,我不也在吗?又不是你和心心独处。大白天的,能有什么事?”

    初夏的正午,阳光盛好。

    许家当初生意做的挺不错,虽然和萧家贾家这种大鳄没得比,但也足够富裕,早早就买下来160坪的大房子,阳台宽敞而舒适,吃饭喝茶打牌,惬意的很。

    豆腐在火锅中翻滚,鱼肉鲜嫩香甜,然而除了韩蓓蓓,其余三人都没什么胃口。

    尤其是许静,破天荒的喝了酒,很快便面颊酡红,显出了醉意。

    “许沐,你就非得走到这一步吗?”

    许静一手牵住儿子,一手握紧了甄心,摇晃着头,“妈妈真的后悔,当初把真相告诉了你……”

    “妈,你喝多了。”

    “我最近天天做梦,梦见你爸爸骂我,说我们做错了。”许静眼中溢出两行清泪来,“我怕你没有退路,到时候可怎么办?”

    许沐打横抱起母亲,然后将她送回卧室,在床上好好安置。

    走出来时,甄心和韩蓓蓓已经将饭桌收拾好,拿着包准备告辞。

    “这是我和蓓蓓送你的新婚礼物,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甄心将礼物送上,面色和语气都很宁静。

    许沐却感觉那握在手里的东西有千斤重,他艰难开口,“谢谢。”

    “不客气。”甄心走到卧室门口,和许静道别,“干妈,我们就先回去了。”

    许静闭着眼睛,喃喃低语,“可怜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注定是不能好好的……”

    甄心听进耳朵里,倏地一个激灵,“干妈,您说什么?谁的孩子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