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暴力甜妻:总裁坏坏爱 > 章节目录 086 逼她赴宴
    甄心想要追问,许沐却把卧室门关上了,“我妈醉了,说胡话的。我送你们下楼吧。”

    “不用了,你好好照顾阿姨,我和心心有伴呢。”韩蓓蓓把甄心往身后拉了拉,然后正色看着许沐道,“婚礼那天我们就不去了,大家都高兴啊。回见。”

    许沐轻点了头。

    乘了电梯下楼,韩蓓蓓这才压低了嗓音对甄心道,“我无意中听见我们主任说,贾梦妍好像是胎像不稳,前几天去医院开了药的。许阿姨恐怕就是因此生了担心。”

    “原来是这样啊。”甄心原本升起的疑虑,顿时消散了。

    两人挽着手朝小区外走去,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没注意,在身后跟上来一辆低调的黑色小车。

    车窗半开着,萧庭礼手上夹着一根烟,深潭般的黑眸泛出冷光,“黎一,你说甄心的嘴为什么这么不老实?想来许家就直说,我还会拦着她不成?”

    “甄小姐这是不想惹您生气。”黎一看了男人一眼,回道,“几个同学坦坦荡荡的,也就是在阳台上吃顿饭的功夫。这不,一刻都没多呆。”

    “你看她现在的心情,是不是很低落?”

    黎一往前瞟了瞟甄心的背影,“好像……没有吧?一直和韩小姐说说笑笑的,看起来挺轻松的。”

    “那是在强颜欢笑。心里指不定怎么下起狂风暴雨,千般不舍,万般不愿。”

    黎一想说,您这心里戏份才是太多了吧……但想归想,他可不敢真这么说,“不至于吧……甄小姐挺洒脱一个人,有时候我都觉得她不像个女人,太理智太冷情了点。”

    “呵,那是对别人。”萧庭礼轻笑一声,“许沐对她的意义,可不一样。”

    黎一觉得这位萧先生真是在钻牛角尖。

    抬头往前再看一眼,甄心两人转身迈入了右手边的一条林荫小道,他忙问,“萧先生,要叫甄小姐上车吗?那边车子不好走。”

    “回去!”男人眉间浮过焦躁,谁要看见她,气人。

    黎一示意司机继续直行,萧庭礼关掉了车窗。

    蓦地,一声若有似无的尖叫却从右侧传来。

    是韩蓓蓓!

    黎一猛然转头,果然看见小树林中正有两个男人在和韩蓓蓓二人拉扯。

    他一把抢过司机的方向盘,猛地往右一转,疾冲了过去,“萧先生坐稳!”

    “发什么疯?”

    萧庭礼差点一头撞上车门,顿时出声喝斥。

    一抬头,也看见了前方的情形,脸上怒意顿显,“撞死他们!”

    “甄小姐,韩小姐,快让开!”

    司机急忙探出头去大声提醒,甄心和韩蓓蓓来不及往后看一眼,纷纷松开拉扯的手,飞快往两旁闪开。

    两个小毛贼真是吓得魂飞魄散,丢下包转身就跑。

    黎一猛踩了刹车,没等停稳,已经从车上飞蹿下来,跑出十几米已经一手一个逮了回来,长腿一扫,让他们跪在了车前。

    “什么狗东西,大白天也敢拦路抢劫?”

    萧庭礼下了车,一脚踹倒一个,怒气冲冲,真是撞在他枪口上了。

    小毛贼一身酒气,此刻也被吓醒了,顿时趴倒在地痛哭求饶,“好汉饶命!是我们瞎了眼!您高抬贵手!”

    他们本以为是撞了好运,遇上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年轻女孩。谁想却是差点要了命!

    “你家这萧先生,这也……太威风了吧?”韩蓓蓓用力拍着胸口,“真是吓死我了!还以为会被他撞死呢!”

    甄心也有些惊魂未定的,她走上前捡起自己和韩蓓蓓的包,然后走向黎一,“萧先生怎么在这?”

    “办完事刚好路过。”黎一自然是睁眼说瞎话,“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没想到救得是你们。”

    韩蓓蓓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竖起大拇指,冲他眨了眨眼,“你刚才真是帅呆了!”

    “哪有。”黎一感觉耳根忽然一热。

    司机已经把两个小毛贼捆在了树上,然后打了报警电话,让片警过来押人。

    萧庭礼看也没看甄心一眼,径直上了车,“黎一!走了!”

    “你家萧先生这是……心情不好?”韩蓓蓓好奇地往车里瞄过去。

    黎一又不能直说,只能暗示甄心道,“你们逛完了就早点回去吧。甄小姐,你晚上会回家吃饭吧?”

    “不一定。我和蓓蓓约了看电影的,出来也5点多了,也许就外边随便吃点。”

    “外边的东西哪有家里的好吃?新换的厨师就是特意按照你的口味找的,还是回来吃吧。”黎一说完就赶紧上车了,因为他感觉到萧先生锐利的视线快扎透他的脑袋了。

    韩蓓蓓羡慕的很,“天哪,心心,你这是找的什么神仙男朋友,连厨师都专门为你请一个。我看你晚上还是赶紧回家吃饭去,别辜负了人家的心意。”

    “可你不觉得这样的男朋友,让人压力很大吗?”甄心也只有在韩蓓蓓面前,会吐露这样的真心话。

    萧庭礼对她很多方面都极好,出手阔绰自不必说,有些细节甚至细心的叫人感动。

    但她始终感觉,与他的这段关系,好似无根的浮萍,脚下每一步,都走的虚的很。

    她不知道他那句‘女朋友’是不是有口无心,随便那么一提,只为了找个正当理由将她留在身边。但她自己,是万万不敢当真的。

    韩蓓蓓八卦地歪着头,“说起来,你和这位萧先生在一起也有几个月了吧?眼看着许沐马上就要办婚礼了,新娘子肚子里也带娃了,那你们呢?”

    “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短了,还想不到这种事情。”甄心连忙应道。

    韩蓓蓓欲言又止,她看出来萧庭礼家世显赫,所以想问甄心,是不是已经感觉到这位萧先生就是贪图自己的美貌,所以只是玩玩而已。

    但她转念又想,甄心不是一般的女人那么没头脑,不至于做这样的糊涂事吧?

    御景苑。

    甄心到底没回来吃晚饭,但回来的挺早,8点多而已。

    走上楼,萧庭礼刚好从书房出来,她打了一声招呼,“萧先生。”

    “嗯。”萧庭礼应了一声,然后拿出一个手包递给她,“去婚宴的礼服已经给你定好了,这是配套的手包。”

    甄心接过,看也没看一眼就放在一旁,随手脱了外套,“我说了我不去。”

    “人家把请柬都送到你手上了,不去岂不是不给你干妈面子?”

    甄心抬头看他一眼,“就是给我干妈面子,所以我不去。萧先生是不是忘记了之前订婚宴上出的事?您不怕,我还怕了。没事为什么要送上门去惹一身骚?五行缺贱?”

    这句话听进耳朵里,萧庭礼总觉得她在骂自己。

    他直接拿过甄心的包,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儿地倒了出来,“试试,好不好用。”

    包里的口红钥匙纸巾眉笔小镜子宠物小零食,七七八八的杂物洒了一沙发,唯独没看见那个装着领夹的小礼盒。

    看来是中午送出去了。

    也对,本来就是特意去买的。

    花了她三个月工资,挺大方。

    对她自己都没这么大方过。

    萧庭礼一把将她拉进怀里,“今天过得开心吗?”

    “还行。”

    “那让我也开心开心。”他俯身将她压在床上,甄心微微挣扎,“我还没洗澡。”

    男人却直接闯了进去,她一口闷哼含在喉头。

    婚宴的日子,眨眼到了。

    甄心这一日照常在俱乐部上班,大约中午11点的时候,黎一来找她。

    “甄小姐,时间差不多了。萧先生让我亲自来接你。”

    “我说了不去。”

    “你弟弟甄意和韩小姐已经到酒店了。我觉得你还是去一趟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