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暴力甜妻:总裁坏坏爱 > 章节目录 087 脑袋被驴踢了
    甄心一把怒意顿显脸上,“为了逼我去那个狗屁婚宴,居然把我弟弟和朋友都拉下水?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啊?”

    “甄小姐千万不要误会了萧先生,”黎一急忙为自家boss解释,“把他们接去婚礼现场的车,是贾家的。我们的人在酒店看见了他们,这才报告给了萧先生。”

    甄心吃惊地睁大了眼眸,“所以她贾梦妍到底想做什么?逼老公的前女友出席自己的婚礼,她脑袋被驴踢了吗?”

    平时的甄心无论如何不会这般激动的说话,但她这会儿真是气坏了。

    “就是为了让你难受吧。女人的示威心理,还不是就是那样?”

    黎一也是觉得挺无奈的,“换着平时,我们把人直接带走也就罢了。但今天实在不宜和贾小姐对着干。萧先生留了话了,让你们找个安静的角落呆着就是,宴席一结束,就会让人送你们回去。”

    “意思我非去不可,是吧?”甄心恨恨咬牙,“我高不高兴不重要,他家青梅必须得开开心心的出嫁。”

    黎一扶额,“萧先生真不是这意思。韩小姐和你弟弟的脾气你是了解的,冲动的很,常常说话做事不过脑的。你去了才能好好看着他们,你说呢?”

    “你才没脑子!”甄心知道黎一说的有道理,但还是忍不住愤愤瞪过去一眼。

    快步往外走,看见车子,又是道,“他也在车里?”

    “不,萧先生今天要和萧家人一起出席。”

    黎一给她拉开车门,“礼服我给你放在车上了,甄小姐要先找个地方换了吗?”

    “不换。”

    甄心冷声拒绝,不然贾梦妍还真以为她把今天这婚礼当回事了。

    片刻后,到了酒店门前,黎一又塞过来一个大红包,“萧先生给你准备的。”

    来参加婚宴,哪有空手的。

    甄心接了过来,走到写礼簿的地方,看见闺蜜韩蓓蓓早等在那里了。

    “果然是把你也接来了!”

    韩蓓蓓握住她的手,低声在她耳边道,“我怎么感觉那么不安呢?是不是要找茬的意思?”

    “一生一次的婚礼,应该不至于吧。”甄心在她手背轻拍了两下,“贾家的面子丢不起的,你看看这周围,全市有头脸的人物都来了。”

    甄意此时挤了过来,开口就咋咋呼呼,“姐,你穿的这是什么啊?礼服呢?头发呢?珠宝首饰呢?这种场合你可不能认输啊!”

    “你给我安静点!”甄心揪了一把弟弟的耳朵,“我警告你,今天千万别去惹贾梦妍,出了状况你负担不起!”

    甄意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姐,她非强迫着我们来,不就是为了让你难堪吗?你怎么一点斗志都没有?明天新闻上该怎么贬低你啊!”

    “你拿什么和人家斗?你是有权还是有势?”甄心平静地写下名字,然后拉着甄意和韩蓓蓓找了个角落坐下。

    整个婚礼现场,被布置的如梦似幻,无数鲜花汇聚出一片五彩缤纷的海洋,巨大的LED屏幕环绕四周,循环反复播出着许沐和贾梦妍的婚纱照。

    毫无疑问,贾梦妍是今天最备受瞩目的公主,众星捧月,且让人艳羡不已。

    甄意听见周围的人一个一个都在吹捧贾家,当即不屑地撇撇嘴,“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一个个就在这里当舔狗。”

    “有钱有什么不好?”甄心轻轻笑一声,“何以解忧,唯有暴富,你不也常说吗?”

    甄意难得在在她面前正经了脸色,“姐,我知道你心里难受。”

    “放不下的才会难受。你姐现在可是有男朋友的人,你别瞎说啊。”韩蓓蓓一个爆栗子敲在甄意脑门上,“那位萧先生可是很霸道的,少给你姐惹麻烦。”

    三人说话间,周围忽然喧哗起来。

    众人纷纷站起身往外迎,“萧家人来了!快,去打个招呼!混个眼熟!”

    甄心也站起身,但没往那边走,只是抬头轻轻望了一眼:但凡萧家人出现的地方,总能引起轩然大波。

    如今的青城,萧家和贾家乃是权势的两座高峰,无人望其项背。但贾家毕竟没有儿子,而萧庭礼又独揽萧家大权,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整个青城,谁人不想巴结他,谁人不想亲近他?

    至于姑姑萧筝,身为一名极限运动爱好者,又是单身主义,常年不在国内,更极少出席这种场合。这次回来,都说是特意为了参加贾梦妍的婚宴,真是给足了贾家人面子。

    那边人挨着人,熙熙攘攘,便显得这边安静的三人与众不同。萧庭礼一眼就看见了甄心,但他目光只是随意掠过,再没多看一眼。

    甄心动了动唇角,这种场合,她到底算什么呢?

    萧筝却是面露意外,尤其看见甄心那一身装扮,立刻微微皱了眉头。

    等到几波人打完招呼,她拍了拍萧庭礼的胳膊,低声道,“是你硬逼着甄小姐来的吧?”

    “在姑姑眼里,我什么时候竟变成个坏人了?”

    萧筝白他一眼,“你从小霸道惯了,在感情方面尤其小气,做什么坏事也不稀奇。”

    “犯得着吗我。”萧庭礼轻哼一声。

    萧筝宠爱地摇摇头。

    萧家人走远了,人群渐渐回来,韩蓓蓓站起身,“心心,你要不要去洗手间?”

    “好。”甄心把手机往甄意手上一放,“乖乖坐着别动,听见没?”

    “知道了!”

    两人手挽着手找洗手间去了,经过走廊时,听见了耳熟的声音。

    “好像是那个贾梦妍?还有你家萧先生?”韩蓓蓓好奇心起,拉着甄心就往休息室走,“瞧瞧他们在干什么?”

    甄心来不及阻止,没几步已经站在门外,她不得不噤声。

    门没有关紧,萧筝送上了精心挑选的礼物,一串漂亮的南海珍珠项链,颗颗圆润饱满,外行人也能一眼看出是极品,“贾丫头,祝你新婚快乐,幸福美满。”

    “谢谢姑姑。”贾梦妍通过化妆镜,看见了站在萧筝身侧的萧庭礼,他面色淡然如水,难免叫她心内唏嘘,声音不免有些不一样。

    萧筝明白她此刻心情,便慈爱地拍拍她肩头,“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你竟也是要当妈妈的人了。”

    “可在姑姑您面前,我希望永远是个小孩。”贾梦妍撒着娇,她一直把萧筝当亲姑姑,萧筝亦如是。

    许沐陪在身侧,自萧家人进门就安安静静,眼神都没多动一下。

    但今天到底他是主,萧庭礼是客,有些礼节不得不做。

    拿出烟盒,他递到萧庭礼面前。

    “我抽不惯别的牌子。”萧庭礼轻笑,没伸手接。

    一抬眸,看见许沐胸口处,正别着那枚领夹,他内心里顿时泛起波涛。

    许沐也没多说什么,收起烟盒就是,萧庭礼却从口袋里掏出个领夹来,“真巧,我前两日也得了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领夹。”

    他放到许沐手边,“我看你挺喜欢,送你了。”

    许沐看也没看那领夹一眼,“谢了,我有一个就够了。”

    “我回去应该告诉她,我不喜欢这些小玩意儿。”萧庭礼也没拿回领夹,转身挽了萧筝就告辞,“该入席了,姑姑。”

    门外的甄心赶紧拉了韩蓓蓓跑开。

    进了洗手间,韩蓓蓓纳闷开口,“那个领夹怎么和我们送许沐的一模一样?谁给萧先生买的?”

    甄心没说话,还能是谁?萧庭礼自己呗。

    人家大婚当天高高兴兴的,可这位萧先生非要亲自去膈应一下许沐,就为了暗示许沐:这个东西她甄心一买两份,各送一个,所以他许沐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他在她甄心的心里没什么特殊意义。

    幼稚!

    这脑袋也是被驴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