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暴力甜妻:总裁坏坏爱 > 章节目录 088 给她一个害我的机会
    两人出了洗手间往宴席走,韩蓓蓓突然又一拍手,“哎呀!”

    “怎么了?”甄心忙问,“落了东西?”

    “不是不是!”韩蓓蓓猛摇头,抓住甄心的胳膊贴近她耳朵紧张地道,“我突然想到,你家那位萧先生是不是控制欲很强?”

    “嗯?这话怎么说?”

    “刚才他拿出来的那个领夹,明显是跟着我们去买的。可我们去给许沐买礼物,是临时起意的,这说明他一直都派人监视着你啊!所以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韩蓓蓓一脸怕怕地拍着胸口,“他该不会是电视里演的那种心理变态狂吧……”

    “你想的太多了。”甄心的表情却很平静,“我知道他一直派了人暗地里保护我的。”

    韩蓓蓓瞠目结舌,“保护你?为什么?”

    “那个贾梦妍,疑心太重,总怀疑我和许沐藕断丝连,所以之前找过我麻烦。”甄心言简意赅地回答道,并不想让韩蓓蓓知道太多,免得吓着这丫头。

    韩蓓蓓的眼睛睁的更圆更大了,“跟演电视剧似的……这么夸张啊,那许沐以后有的受了。”

    甄心只是笑笑,不作回答。

    韩蓓蓓挽着她的手又是道,“不过,你家那个萧先生的醋劲也挺大,不输给贾梦妍。人家许沐都结婚了,他还要特意买个一模一样的礼物来膈应许沐……哎呀,有钱人的世界我真是不懂了。”

    “谁说不是呢。”

    回到婚礼现场,甄心发现萧庭礼一家人也已经入座了,就在第一排的位置,距离舞台最近。

    男人稳稳往那一坐,便气势非同寻常。

    司仪请的是本市电视台最著名的主持人,口才了得,在现场掀起一阵阵的欢乐声。

    甄心虽说并没有留恋不舍上一段感情的想法,但身处前男友的婚礼现场,心理方面,无论如何不可能是舒服的。

    所以她低头玩起了手机小游戏,五颜六色的小格子在眼前不断跳动,渐渐占领了她所有注意力。

    直到,韩蓓蓓用力顶了一下她的手臂,“心心,你家萧先生过来了。”

    “什么?”甄心无意识抬头往前一看,正看见萧庭礼颀长昂扬的高大身姿,朝着她直走而来。

    他的身份摆在那,每一个举手投足,自然免不了要受到关注。一道道好奇地目光追随着男人,最后纷纷落到甄心的脸上。

    萧庭礼旁若无人地拉开凳子,在甄心身边坐下。

    甄心的手机发出一声俏皮的‘啊噢’声,屏幕上显示出‘闯关失败’四个大字。

    她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懊恼,马上就能过关了啊。

    “萧先生,有事?”

    甄心不得不收起手机,然而男人并未回答她。

    直到周围人的注意力渐渐又被台上的司仪吸引,他忽然攥住她的手,拉着她起身。

    “干什么?”甄心惊讶看他。

    “跟我来。”

    甄心不肯挪步,男人瞥她一眼,“你想明天报纸头条上都是你的名字?”

    “心心,你就去看看。”韩蓓蓓低声轻推了她一下,“有萧先生在,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甄心不想上头条,所以不得不被萧庭礼强拉着走了。

    台下灯光已经暗下来,男人紧攥着她的手指,她莫名感觉到心口砰砰砰的狂跳。

    两人走到舞台侧边的阴影里,那里是视角的盲区,除了台上的人,谁都不会注意到他们站在这。

    “做什么?”

    甄心转头问他,却被他推到了身前,双手扶住她的脸颊两侧,“好好看着。”

    她瞬间明白了他的那点心思,不由得开始挣扎,男人一手将她牢牢禁锢在怀里,丝毫不给她逃离的机会。

    司仪正在引导着新郎新娘双方,诉说着美好的誓词,萧庭礼的胸口紧贴着甄心的背部,强迫她正视眼前的场景。

    那些难以忘怀的青葱岁月,那些曾经携手走过的琳琅画面,一幅一幅仿佛电影胶片般,蓦然在她眼前一一浮现。

    她看见冬日盛开的玉兰花下,少年稚气未脱的脸上,神情格外认真,将一只点缀着玉兰花苞的草环戒指,郑重地戴在了她的手上。

    他说,“心心,等我长大就娶你,好不好?我给你一个家,我们自己的家。”

    她看见少女拼命地点头,泪水在眼眶里肆溢,“好,一言为定喔,不许骗人。”

    甄心的胸口骤然涌上一股酸涩,直冲喉头眼眶。

    萧庭礼在她耳边凉凉地笑了一声,“哭啊。”

    她用力将那股酸涩逼下去,嘴角染上一抹轻笑,“你哭啊,我肩膀借给你靠。”

    “甄心,在我面前还死撑着做什么?我理解你现在心如刀割,痛苦的很。”

    “萧先生自己心如刀绞,痛苦难堪,还非要拉着我作陪。”

    甄心的目光定定地落在台上,看见新郎正将一枚硕大的戒指套上新娘的手指。而那朵曾经满载了他们梦想和憧憬的花苞,早已经枯萎着消逝不见。

    她眉梢衬着光,眼角挽着笑意,“贾小姐这么一个极品帐号,萧先生花了多少心思打造啊,如今终于光华万丈,却被别人轻易盗了号。啧啧,心疼啊。”

    男人一把掐紧了她的腰,深眸攫紧了她的侧脸,不知道是在同她较劲,还是在同自己较劲,“你就嘴硬吧,甄心,你也就这点出息了。”

    舞台上,新郎新娘交换完戒指,正深情拥吻。

    许沐倾身揽住贾梦妍,目光却落在了舞台下甄心的脸上,一瞬不瞬,仿佛携了千言万语,仿佛坠了千斤重量。

    甄心的唇角忽然漾开,似在黯然的角落里开出了一朵荼蘼的花。

    她回头轻拍了拍男人的手,温柔地仿若安抚,“萧先生,男人也是可以脆弱的。你听,你心碎的声音多么清晰,哗啦,哗啦,碎了满地,糊都糊不起来……”

    观礼完毕,甄心独自回到了桌旁。

    “蓓蓓,甄意,走了。”

    “去哪?我饭还没吃呢。”甄意撇嘴。

    韩蓓蓓拿包起身,“走吧,想吃大餐,我请你们吃。在这里尽剩下倒胃口了。”

    甄意这才反应过来,甄心在这里肯定浑身不自在,忙也点头起身。

    休息室。

    贾梦妍脸色有些苍白地坐在沙发上,一手捂着肚子。

    权慧背对着她,正在帮她挑礼服,“该敬酒了,是先换这件吧?”

    “小慧,我肚子不舒服。”

    “怎么了?”权慧吓一跳,忙丢开礼服跑过来,“要不要叫医生来?”

    贾梦妍深吸了几口气,摇摇头,“不碍事,可能就是累到了。小慧,我问你,刚才在台上,你看见甄心了吗?”

    “看见了,和萧庭礼在一起。”权慧叹口气,“今天是你大好的日子,你还管别人做什么?”

    贾梦妍握紧了手指,“我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小慧,你看见许沐的那个领夹了吗?我觉得就是甄心送的。”

    “那又怎样?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你别闹啊。”

    “怕什么?”贾梦妍两手按在小腹上,感受到丝丝缕缕的痛意往肉里钻,“我现在可是孕妇,我怕谁?我谁也不怕。小慧,你帮我做件事,你把甄心给我叫过来。”

    权慧吓了一跳,“你可别吓我!你想做什么呢?”

    “给甄心一个害我的机会。”贾梦妍拍拍她的手,“今天这种场合,又事关孩子,没人会怀疑我的。”

    权慧用力摇头,抓紧了贾梦妍的手,“你要收拾甄心有的是机会,别在今天闹。”

    “我就是气不过!”贾梦妍推了她一把,“快去!”

    权慧脸色变了又变,“那我们说好了,一会甄心来了,你做个样子就行。这休息室也没监控,别真吃了她的亏。”

    “我知道的。”贾梦妍又是推了她一把,“放心吧,不会出事的。我自己的孩子,我能没点分寸?”

    宴会厅外,灯火通明。

    甄心一行人刚走下台阶,就有两个身穿黑色西服的年轻男人走过来,“甄小姐,留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