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暴力甜妻:总裁坏坏爱 > 章节目录 089 贾梦妍流产(1)
    甄心疑惑转头,“你们是谁?”

    “有人在那边休息室等甄小姐,麻烦您跟我们去一下。”

    韩蓓蓓像护着小鸡的母鸡一样,立刻将甄心往自己身后拦,“谁要见她?许沐?”

    两个年轻男人对视一眼,点头,“是的,是许先生。”

    “不去。”韩蓓蓓一手牵着甄心,一手牵着甄意,抬腿往外走,“我们不想惹麻烦。”

    两个年轻男人赶紧快步追上去,在甄心耳边刻意地低语,不让别人听见,“许夫人身体不适,许先生只能找甄小姐帮忙了。”

    甄心的眼皮蓦地快跳一下,难道干妈又犯病了?

    “好,我跟你们去。”她立刻答应。

    韩蓓蓓急拉住她的手,“心心,你疯了,这个时候你去和许沐独处,被发现了会是什么下场你想不到?萧先生就在那边呢!”

    她示意甄心侧首看向左边,香缤俪影的草坪上,萧庭礼正和几位西装革履的男士执酒聊天。

    “我很快回来。”甄心握了一下韩蓓蓓的手,“如果十分钟没看见我,你就带甄意去休息室找我。”

    不管许沐如何辜负了她,干妈对她的好是永远不能忘记的。在失去父亲又‘失去’母亲后,许静弥补了她大部分的母爱,补偿了她缺失的家庭温暖。

    一码归一码。

    萧庭礼一早看见甄心三人走出来,结果再一回头,却只剩下甄意一人在场。

    他当即撇下那几人,走过来,“甄心呢?”

    “和蓓蓓姐去洗手间了。”甄意想打马虎眼过去。

    “刚才那两个男人是谁?”

    甄意磨磨唧唧地嗯嗯啊啊了几声,心想这位萧先生都跟姐姐回过家里吃饭了,应该算是姐姐的男朋友了吧?瞒着他会不会生误会啊?

    可老姐是去见前男友啊,这身份也太敏感了……

    “他们说……有人在找我姐,让她去一趟。”

    “谁找她?”

    “没注意听。反正是和蓓蓓姐一起去的,可能是同学朋友之类的吧……”

    萧庭礼居高临下地打量着这个年轻的男孩子,下巴上已经长出一条青灰色的印记,但归根到底还是个毛头小子,这点段数也敢在他面前弄虚作假。

    “今天这个婚宴上,会请走你姐姐的人,除了贾家的,就是许家的,”男人说着指了指正迎面走来的许沐母子,“许家的人都在这里,那就是贾家的人了。”

    什么?

    甄意大惊失色,“那他们是在骗我姐啊?明明说是许沐要见我姐的!”

    萧庭礼眸底生寒,瞬间理清了一切:甄心那么容易被骗走,还不是因为对许沐旧情难忘,心怀念想?

    “完蛋了,肯定是那个贾梦妍把我姐骗过去了,她想干什么呀?”甄意急的跳脚。

    男人无动于衷,“是她自己送上门的,怪得了谁?”

    甄心没想到萧庭礼的态度竟然会如此冷漠,他大睁着眼睛,“可你不是我姐的男朋友吗?你想想办法呀。”

    男人眉川微动,黎一在一旁道,“萧先生,不然我过去一趟?”

    “多管闲事。”

    “姐夫,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我姐可单纯的呢,这里都是贾家人,她会吃亏的!”甄意急忙把马屁拍上。

    萧庭礼不由得瞥了甄意一眼,这两姐弟真有意思,见风使舵的眼力见儿个顶个的好,该低头时就低头,不带半分犹豫的。

    “你回座位上去坐着,你姐姐待会儿会去找你。”

    “谢谢姐夫!”甄意忙不迭地点头,一溜烟跑回宴会大厅。

    萧庭礼示意黎一,“给甄心打个电话,让她立刻过来,就说许沐要给我们敬酒。”

    “是。”

    走廊上,韩蓓蓓挽紧了甄心的手,她实在不放心,所以跟来了。

    万一真出什么事,好歹能给甄心做个证。

    甄心从踏进来开始,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心跳的厉害。她抬头看向休息室门口的监控摄像头,仿佛一只黑漆漆看不见底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怪异又难受。

    “甄小姐,请。”

    站在休息室门口,甄心一只手放在门把手,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上一次订婚宴上,干妈也犯病了,但如果不是她凑巧碰上,许沐根本没打算叫她帮忙。

    等等。

    这事不对!

    上次干妈把她叫去许家吃饭,许沐还怪干妈糊涂了,怎么还会在今天这种场合,主动叫她过来?这不是明摆着把他和她都陷入危险之中吗?

    “甄小姐,快进去吧。”其中一个男人催促道,伸手竟要帮她开门。

    甄心连忙后退两步,“干妈年纪大了,又是老毛病,我看还是去叫救护车比较合适。”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正准备动手将她强押进去,甄心攥紧韩蓓蓓,猛地转身就跑,“快走!”

    她们这番举动猝不及防,等那两人两秒后反应过来,想要去追,却又看见有人正急匆匆往这边赶。

    “甄小姐,韩小姐,你们没事吧?”黎一看见她们神色慌张,心中顿觉不妙,忙是紧张问道。

    甄心看见黎一来了,顿时松了口气,这才敢回头望去,见没人追上来,连忙摆手,“还好你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吗?”

    “有人用心心干妈的名义,把我们骗过来了,还好及时被我们识破了!”韩蓓蓓也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立刻替甄心解释道,还聪明的把许沐换成了许静。

    黎一也不点破她,只是笑了笑,“那你们快回宴席吧,我看见甄意一个人坐在那里。”

    “好。”甄心拉起韩蓓蓓快步往外走。

    甄意正在桌旁翘首以望,看见她们回来,立刻站起身,“姐,没事吧?”

    “没事。我们快走。”

    甄意心里憋了口气,“那个女人太坏了,我得让许大哥认清那个蛇蝎女的真实面目!”

    “别找事。那个女人怀着孕,就是个不定时炸弹,小心炸死你!”韩蓓蓓敲了一下他的头,“走就完事了!”

    话音刚落,就听见司仪拿着话筒大声宣布,说贾家人要来敬酒了。

    “丫的,走不了了。”

    甄意只得入席坐下,然后重点提醒甄意,“别惹贾梦妍,听见没?”

    “知道了!”

    休息室内,贾梦妍气的握紧拳头,“两个没用的东西,就差一步了!”

    “我本来也没觉得今天是多好的时机。”权慧摇摇头,帮着贾梦妍把礼服换上,“许沐马上就过来了,别耽误了。”

    贾梦妍胸口剧烈的起伏,“气死我了。”

    权慧无声地吁出口气,她倒是挺高兴没出事:今天休息室里就她陪着贾梦妍,要是闹出是非来,贾家人肯定会怀疑到她头上。

    那她好不容易在贾氏集团奋斗出来的位置,怕是要不保了。

    宴会厅中,许沐小心翼翼扶着贾梦妍的腰,一桌一桌地敬酒过去。两人身边都带着酒保,新娘自然是滴酒不沾,实在不能推诿的,就用牛奶代替。

    萧家那一桌上,萧庭礼不知所踪。而甄心这一桌,不过都是些入不了贾家人眼的小人物。

    看见新郎新娘过来,众人纷纷起身先行开口,祝贺新人们早生贵子,幸福美满。

    甄意就站在许沐身边,便主动和他碰了杯,“许大哥,祝你新婚快乐。”

    “谢谢。”许沐笑着道,而贾梦妍却是面露嘲讽,直接撇开眼,瞧也不瞧这甄家姐弟一眼。

    萧庭礼踏进大厅时,正好目睹了这一幕,见甄心好好站在那里,心中不由自主松了口气。

    许沐喝完一杯,手还没放下,感觉到贾梦妍挽着自己的手臂突然一紧。

    他忙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贾梦妍心中正大叫不妙,她明显感觉到一股股热意正从小腹处往外流,难道是……

    她握紧拳头,忍住那一阵阵的绞痛,突然往前走一步,朝着甄意举起杯子,“我听说你从小叫许沐一声哥哥?那就应该叫我一声嫂子,对吧?来,我们喝一杯。”

    “你可是千金大小姐,我这种小人物怎么配和你喝酒。”

    甄意满脸敌意地哼一声,放下杯子拉起甄心,“姐,走吧,不是还有事吗?”

    “你是故意的吗?”贾梦妍立刻面露委屈,眼眶瞬间红透,“我大喜的日子,你故意气我,你……”

    她整个人突然摇晃起来,许沐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她已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抱着肚子痛苦地出声,“好痛,我的肚子好痛。”

    萧庭礼快步向前,许沐和权慧同时蹲在贾梦妍跟前,许沐伸手去抱她,却摸到一手黏腻,他脸色蓦然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