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暴力甜妻:总裁坏坏爱 > 章节目录 090 贾梦妍流产(2)
    贾梦妍哆嗦着手拉起裙摆,一眼看过去,整个人天旋地转,“血……好多血……我的孩子……”

    萧庭礼的视线移到她腿上,鲜红的血正蜿蜒而下,叫人触目惊心。

    “你碰到她没有?”甄心抓紧了甄意的手,压低嗓门疾声问道。

    甄意哪里遇上过这种事情,整个人都懵了,满脸全是慌乱,“我发誓绝对没有!你和蓓蓓姐都提醒过我的,我傻了差不多去动她?!”

    萧庭礼目光森冷地刺向甄心,看见她嘴唇发白,失了颜色。

    而现场已经乱了套,众目睽睽之下新娘居然发生这种意外,一时之间许多人也是愣了。

    许沐脸色铁青地抱起贾梦妍,一边快步往外走一边安慰,“梦妍,别怕。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贾国政和方琳琳飞快挤过人群,脸色阴寒的骇人,只来得及抓了一把女儿的手,“别怕,梦妍,不会有事的!”

    “爸,妈……”贾梦妍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来。

    贾国政夫妇心疼的要命,一转头,方琳琳满目含霜,保养得宜的脸上,露出噬人的神情,“把这三个人全部给我抓了,关起来!”

    “她自己摔的,关我们什么事情啊!”甄意何时见过这种阵仗,第一反应就是后退要逃。

    韩蓓蓓也慌了,“这里面都有监控的,你们没查清楚,怎么可以乱抓人?”

    “我女儿和外孙但凡有一点事,我扒了你们的皮!”方琳琳像只护犊子的母老虎,彻底发了威,“抓起来!”

    几个高大强壮的保镖快步上前,瞬间堵死了甄意的退路,三两下把他按死在桌上,手臂扭到背后。

    韩蓓蓓惊呼一声,同时被人按住脖子狠狠压下去,半边脸撞在桌上,痛的眼泪在瞬间飙出来。

    甄心的脑子里,有一刹那飞快窜过了什么真相,但她已经来不及去思考,只是转着头飞快去找萧庭礼的身影。

    那么多的血啊……

    贾梦妍的孩子要是保住了最好,如果保不住,贾家一定会把她们剥皮拆骨!

    只有萧庭礼能救得了她们!

    “萧先生!您得给我们主持公道!”

    看见萧庭礼就站在不远处,甄心推开椅子急急的扑过去,然后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臂。

    她在低处抬头仰望他,却见他的目光一动不动落向门口,那是贾梦妍离开的方向。而他的半张脸都背着光,让她看不清楚他此刻的表情。

    蓦地,男人一个低头,眸底寒光乍现。

    他反手重重攥了一下她的手腕,甄心没来得及再说一个字,突然被他一下推开,然后按死在座位上。

    贾国政转身正好扫见这一幕,当即厉喝出声,“都带走!”

    两个保镖扭住了甄心的手臂,她甚至无法移动脑袋去看周围的情况,只能被迫着踉跄前行,被带进了一个房间。

    韩蓓蓓和甄意直接被用力推到在地,甄心听见他们膝盖撞在地板上的声音,震的她脑中‘嗡嗡’作响。

    “甄意!蓓蓓!”

    身后钳制的力量一松开,她疾步冲上去,赶紧扶起两人。

    等她抬起头,看见宽敞的房间内已经进来好几个人,贾国政满脸阴鸷地盯着他们,那模样,是随时准备动手的。

    萧庭礼坐在其中一张沙发里,黎一就站在旁边,眼神飞快地瞟过韩蓓蓓三人,虽然心里急的万分,偏偏面上一点不能露出来。

    贾家人正在气头上,他们的态度必须不能出错。

    “你,带人去外边照顾着婚宴现场。”

    “是。”

    贾国政吩咐了身边一个得力的出去,然后开始在房间里不停地来回踱步,心急如焚。

    看了眼萧庭礼,好像没有先说话的意思,他皱眉开口,“庭礼,这一次你不会还想偏袒她吧?”

    萧庭礼没有回答,身体放松着靠在沙发背上,修长的手指在身侧时而轻点两下。从甄心的角度望过去,灯光打下一大片阴影落在他黑色的西服上,如浓墨般沉重,压得人连呼吸都不自觉放轻。

    “萧先生,贾小姐本来就胎像不稳,不信您可以去医院查,她半个月前去找马主任开过安胎药的。”

    韩蓓蓓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突然往前跨一步,将甄心和甄意两姐弟都护在了身后,“这酒店里也有监控吧?只是因为我们没及时敬酒,她就气的摔倒在地,这太夸张了吧?电视都不敢这么演!”

    “就是!我们可什么都没做,她自己就摔倒了!”甄意尽管也害怕的不得了,但还是挺起胸膛挤上前,把两个女孩都护在了身后。

    他不出声还好,这一开口,好像一把火点炸了贾国政满肚子的怒气,因为贾国政方才就在隔壁桌,是听见贾梦妍主动示好,给甄意敬酒的。

    结果这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

    贾国政冲保镖递了个眼神,高大精壮的男人一步上前,挥拳就朝甄意脸上砸过去!

    甄心甚至来不及说一声‘小心’,眼前的弟弟已经已经一把栽倒了地上。

    她和韩蓓蓓急忙扶起他,甄意整个人说不清是种什么感觉,只感觉又痛又冷,眼前的世界都是重影。

    他捂着脸问甄心,“姐,我们会死在这里吗?”

    “别瞎说!”甄心看见他指尖汩汩溢出的鲜血,心口都揪起来了。

    她抬头望向萧庭礼,却只看见男人满脸的冷漠,视线根本不曾往她们的方向移动过一分。

    贾国政重重坐进沙发里,一只手用力拍向额头:他和夫人三十岁才生了这么一个女儿,打小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从来没有吃过这种苦、受过这种罪啊。

    医院里。

    尽管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送进来,但到底还是太迟了。

    “节哀。”妇科主任叹着气走出来,“幸好还年轻,养个把月就恢复了。”

    一旁心急如焚的贾夫人哪里受得了,几乎摔倒在地,“怎么会这样?今天可是我女儿结婚的大喜日子啊。”

    许沐什么话都没说,抬起脚步走了进去。

    贾梦妍躺在病床上,双手捂住脸正在哭,许沐过去拉下她的手,“别哭,回头再把眼睛哭坏了。”

    “许沐,对不起,是我没能保住我们的孩子。”

    男人坐向床沿,俯身将她抱在怀里,“这个孩子跟我们没缘分,以后还会有机会的,不要哭了。”

    贾夫人从外面进来,看到许沐这样体贴,心里自然是宽慰的,她红了眼眶来到病床前,“梦妍啊,当时究竟怎么回事?你怎么摔倒了呢?”

    贾梦妍抽泣不止,不敢抬起视线去看许沐的眼睛。

    权慧也陪在病床内,但贾梦妍总不能说是因为自己怀孕期间不够仔细,自己害得孩子没有了吧?

    婚宴现场那么多人,可都一一看在眼里。

    她躺回病床上,手掌紧贴向自己的腹部,“就是甄心那个弟弟害得,我主动给他敬酒,他却拿话故意刺激我,我一下气不顺,就摔倒了。坐到地上的那一下肚子就钻心的痛,妈,你的孙子就这样没了!”

    贾夫人哪里听得了这样的话,她赶紧吩咐许沐几句,“许沐,医院这边交给你了,我还得回去一趟。”

    “妈,您放心去吧。”

    贾夫人一离开病房,就颤抖地掏出手机给贾国政打过去了。

    酒店房间内静谧无声,就连一根针掉地的声音都能听见。

    陡地,手机铃声惊然响起,甄心甄心肩膀微颤,抬头看向了贾国政。

    贾国政看眼来电显示,抬起手在额头处轻抹,然后接通电话。

    “老公……”那头的贾夫人嗓音明显带着哭腔,“梦妍的孩子没了,就是给他们害掉的。”

    萧庭礼离得近,一听那哭声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贾国政气得胸膛处剧烈起伏,他收起通话,嘴里只喊出那么一个字,“打!”

    甄心这回反应极快,她将甄意推倒,自己人还未起身,就被踢过来的一脚正中肩膀,她身子砰地往后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