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蟒蛇的奋斗史 > 章节目录 【1】重生缅甸蟒
    黑夜驱散了光明,给世界披上一张黑色的帘幕,所有的生灵都在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

    在银月那皓洁的光芒的照耀下,原始森林里到处是从未见过的长着奇异板状根的巨树、不可思议的老茎杆上的花果、巨叶植物和各种奇花异果。

    原始的森林之中处处都是险峰恶林,随处可见毒虫猛兽,参天的林木组成的原始森林和原始次生林使得这里成了人类的禁区,也成了野生动物的天堂

    涓涓流淌的小河不远处,潮湿的草丛和落叶的掩盖之下,掩藏着一个小洞,洞的大小,大概有人类五指伸开的手那般。

    洞内发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嘶鸣。

    一颗有一颗蛋紧堆在一起,在一丝透过杂草的月光的照耀下,蛋面渐渐产生了蛛网式的裂痕。

    一条小蛇从蛋里探出头来,紧接着全身从蛋内扭动了出来,好奇地望了望四周,感受到腹中的饥饿感,扭过头开始吞噬它的蛋壳,以补充自己的能量。

    这条小蛇的体长大约28厘米,体体棕褐色,头背有棕色箭头状斑,背面黄色,满布不规则棕色云状大斑,腹部白色。

    没错,是缅甸蟒。

    也有人称为缅甸岩蟒,又叫南蛇、琴蛇、双带蚺,是蛇亚目蟒科蟒属亚洲岩蟒的亚种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巨型的六种蛇类之一。

    它是东南亚地区的本土品种,多居于热带雨林里。在一些接近水源的地方较容易接触到它们,有时也会出没于树木上。

    缅甸蟒以体型巨大著称,在亚洲缅甸蟒是第二大蛇,仅次于网纹蟒,缅甸蟒身长可达7米,体重可达91公斤。有记录最大的是饲养在美国伊利诺伊州格尼的一条缅甸蟒蛇,长8.23米,重186公斤。

    根据《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记载,此前最长的一条缅甸蟒长9.75米。但是大部分的个体多在五米以内。缅甸蟒毕生会不断成长,而且雌性的缅甸蟒比雄性更为巨大。头较躯体小,无毒。吻端扁平,有3对唇窝(热感应器官)。

    雄性年龄通常在15年左右,雌性可以在25岁以上。

    缅甸蟒是一种夜行性蛇类,生活于热带雨林之中。年幼的缅甸蟒仅活动于树上或地面上的既定区域内,但当它们逐渐长大后,由于体重及长度与日俱增,它们开始将活动领域局限在地面上。另一方面,缅甸蟒亦是游泳能手,更能逗留于水内达半小时之久。缅甸蟒多把身体隐藏于矮树丛间,一些分布于偏北地区的蟒蛇在遇到寒冷的季节也会进入冬眠状态。缅甸蟒约于早春时分进行生育繁殖,雌蛇平均诞下12至36枚蛇卵,并加以孵育(以身躯肌肉的磨擦动作为蛇卵提供热能)。幼蛇孵出后,会以乳齿将部分蛋壳撑破,并逗留于蛋壳内静待蛇皮的长完,然后便会出外自行猎食。

    在进食习惯方面,缅甸蟒跟一般蛇类一样属于肉食性动物。缅甸蟒根据各自体型的不同,而捕猎各种大小不一的鸟类及哺乳动物。它们以尖锐的倒勾状牙齿咬紧猎物,然后将躯体捆绑着对手加以紧压,利用强劲的肌肉力量将对手捏死。它们间中也会于人类周边出现,主要原因是人类住居所聚生的鼠类是它们的主要粮食之一。

    随着第一条小蛇的破壳而出,剩下二十多颗蛇蛋也躁动不安起来,所有的小蛇都想要第一时间从无尽的黑暗之中冲出来,迎接新的世界,迎接光明的世界。

    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第五条……随着时间的流逝,洞中28颗蛇蛋已经破壳27颗了,它们出来之后都互相露出好奇的眼神,紧接着追随着本能,吞噬自己曾经的屋子,也就是自己的蛋壳。

    还差一个……

    “这是哪里?”最后的一颗蛇蛋中,小蛇在昏暗的时光下低语,可是吐出的不再是熟悉的人言,而是令人不寒而栗的嘶嚎。

    “我要出去!”最后一颗蛇蛋激烈的晃动,在27名哥哥姐姐诧异的目光下,从凹陷的窝中左右滚动,甚是可爱。

    好像小蛇自己的力量无法突破蛋壳的囚笼。

    但是破壳的过程是必须的,要靠自己努力,通过这种努力,使得血液输送到肢体各个部位,然后改变为肺呼吸方式。如果它没有经历这个自己努力使劲的过程,出壳后无法自主呼吸或发育不全会很快夭折的。

    蛋壳撞到凸起的小岩石上,裂开了微小的缝隙,小蛇朝向传来一丝光明的裂口,用尽吃奶的力气钻出来。

    它狼狈地从蛋壳上滑下,它已经踏入了光明的世界。

    周围的哥哥姐姐们的体长都在25厘米左右,可是它的体长只有……15厘米,是营养不良的表现。

    惊讶的神情腐蚀着这条营养不良的小蛇的脸庞,它难以置信地看向周围的哥哥姐姐们,它无法判断它自己是否是在做梦……

    似乎所有的小蛇都受到了月光的召唤,已经按耐不住内心的躁动,从蛇窝中蜂拥而出。

    它是最后一个爬出洞穴的,高昂着头颅,可是显示出来的不是身为猎食者的高傲,它的眼神中倾泻而出的,是无助与迷茫。

    刚刚钻出蛋壳的他耗费了大量的力气,因此急需要补充能量,身为蟒蛇天生的体能提醒它吞噬它的蛋壳,可是它前身为人的心性并不让他这么做。

    “我变成蛇了?”它想要擦拭眼泪,可是那双熟悉的手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长条的、不足16厘米的小小身体。

    没有吃蛋壳导致的营养不足、体力不支,让它就像是弱小的蚯蚓一样,处于食物链的最低端,仿佛周围所有的生灵都可以取它性命……

    它想要流下眼泪,可是干涩的眼睛无法做到这一点,因为流泪是这个星球的最强霸主,人类的权力。

    它身为“毫无智慧”的生物,已经没有资格流泪了。

    等待它的只有死亡,或者豁出性命去拼搏,努力地适应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