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蟒蛇的奋斗史 > 章节目录 【18】凶猛野猪
    醉月花费了一天的时间来挖掘洞穴,使用的工具是一把削得十分尖锐的树枝,像是铲子一样刺入地面,然后一点一点地将土壤翻出来,堆积在两边。

    “挖掘洞穴真是件费力的事情,真羡慕那群有锋利爪子善于挖掘的啮齿动物,还好我可是会使用工具的高等生物。”醉月满意地点了点蛇头,看向已经挖好的洞穴。

    土洞口朝南,便吹不到凄冷的北风了,距地面深约1米,面积约2平方米,洞内的容积能装下一个梳妆台,对于一条1.5米的蛇来说空旷得很。

    很简陋,也是很温暖的洞,醉月将一些大片的树叶和坚韧的藤蔓垫在洞里,这是一张温暖的床垫,树叶中隐藏的小昆虫等回来的时候再处理。

    “……很好,接下来就是吃一顿饱的,然后躲在洞里过冬吧,就可以无忧无虑的在温暖的洞穴里过完整个冬季了。”醉月吐了吐信子以追寻猎物的气息。

    她准备去打猎,寻找一个合适的猎物,一个能够维持她整个冬天生存的食粮。

    “唔,那是什么味道,臭烘烘的……”正在搜寻食物的醉月,感觉到一股不详的风迎面吹来,忐忑地吐了吐蛇信,不由得皱起眉头来。

    “是野猪的气息么?竟然提早没有注意到,真是太疏忽了,倒霉倒霉倒霉倒霉倒霉!”醉月收回信子,立即使出侦测,强后的视力比一般的人类还要好一些。她看着数十米外的丛林中隐蔽的黑色巨物,就像是黑色的死神般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野猪平均体长为1.5-2米,肩高90厘米左右,体重90-200千克。毛色呈深褐色或黑色,年老的背上会长白毛。幼猪的毛色为浅棕色,有黑色条纹。背上有长而硬的鬃毛。毛粗而稀,冬天的毛会长得较密。

    雄性野猪有两对不断生长的犬齿,可以用来作为武器或挖掘工具,犬齿平均长6厘米,其中3厘米露出嘴外。雌性野猪的犬齿较短,不露出嘴外,但也具有一定的杀伤力。

    现今人类肉品食物主要来源之一的家猪,也是于8000年前由野猪所驯化而成。野猪不仅与家猪外貌极为不同,成长速度也远比家猪慢得多,体重亦较重。

    可是不要把凶猛的野猪和温顺的家猪相提并论。它们力大无穷,可以把树木推倒。毛上会包裹一层又一层的泥沙和松胶,脂肪数厘米厚,有些连猎人的散弹枪都打不透。冲锋时的速度很迅猛,比人类的短跑运动员还要快。攻击力、防御力和速度兼具,简直就是一辆移动坦克!

    “野猪一发飙,豹子抖三抖”、“一猪二熊三老虎”等谚语,标志着野猪对猎人的威胁最大。

    子弹都打不透的皮肤让猎人们很伤脑筋,成年的雄性野猪在自然界除了人类以外,基本没有天敌,如果没有矫健的身手是难以抵抗它的横冲直撞的。

    而醉月面前的野猪,身长1.7米,高1米,比猩猩还要健硕的体格,黑色的毛发泛着闪耀的光泽,具有健壮的体格,以及刀一般锋利的獠牙。这是一头健康的成年雄性野猪,而且是个庞然大物。

    野猪是杂食性的,只要能吃的东西都会吃,尤其是食物稀缺的冬季。

    野猪的视力不好,但是嗅觉比狗还灵敏,听觉也非常良好,它微微抬起头,不详的眼神投向醉月隐藏的灌木丛,似乎已经发现暗中观察的她。

    它转过头来,撩开蹄子,向醉月的方向冲来。

    “糟糕!”醉月开启了猎豹印记加快速度,连忙攀到旁边的一棵小树上,野猪竟然直直的撞中了这棵小树,剧烈地摇晃让醉月重心不稳,掉了下来。

    醉月刚刚落地,便用尾巴猛地敲打地面,身体弹射出去,瞬间盘到另一棵树上。

    一般的蟒蛇很难做到这一点,但是经常锻炼尾巴、运动量高、身体细长矫健、且多有练习的醉月拥有卓越的力量和爆发力。不过这种弹跳对醉月的体力消耗很大,连续使用就有些艰难了。

    野猪晃了晃巨大而狰狞的脑袋,撞向另一棵树,这次醉月紧紧用身体缠绕着树枝,才没有下落。

    野猪尖嚎一声,顶住树干猛地发力,整棵树都不安地摇晃倾斜的越来越厉害,碗口般粗壮的树干竟然被这怪力推倒!

    “它究竟是哪里来到力气!”醉月顺着树木倒下的趋势,立即滑下,在枯枝败叶的大地上扭动身体奔跑。

    可是蛇类本来就是行动慢的动物,在陆地上可比不过野猪,野猪撂起蹄子,如一辆小汽车一般横冲过来。

    “野猪视力不好,而且容易发狂,这里崎岖的地形也能阻碍它的行动,然后就是前面这个……”醉月见前方凸起的岩石,尾尖一点地面,她腾空而起,跃过岩石。而后面的野猪却猛地冲来,被凸起的岩石绊倒,翻了几个身才停下。

    可是野猪似乎不在乎这点伤,它四蹄一蹬,再次站起来,腥红的眼睛凝视着盘在不远处的戒备的醉月。

    硬碰硬肯定会被秒杀的,我在猎豹印记30%速度的加和狐狸印记30%动作速度的加成下应该可以躲开它的攻击,然后借助着恢复力惊人的身体打消耗战。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双方僵持了数个回合,地形渐渐平坦,如火车般冲锋的野猪没有了阻碍,醉月也难以躲避野猪的攻击。

    “它究竟是野猪还是汽车啊……”

    她孤注一掷,朝向野猪奔来的方向腹底一滑,险险地蹭过野猪有力的蹄子。

    “快点向河边游过去,到水里它就没办法了吧!”醉月记得这个地方距离河岸不远,便全速向河边跑去,一路蜿蜒式前进,让只会横冲直撞、机动性差的野猪难以用高速行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