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蟒蛇的奋斗史 > 章节目录 【41】日常除草
    醉月慵懒地趴在农田旁的一块岩石上,那块岩石上已经产生了蜿蜒而陈旧的痕迹,用野草磨了磨牙,顺便将它拔除。

    野草这种东西,与植物争肥水,除草后肥水会集中供给植物,使农作物长得更好。有醉月的帮忙,省掉了程老大量的力气。

    而程老正在一边耕作,为了让幻曦考上大学,家里所有的生物都很拼。

    因为醉月时常为程老的菜地里除鼠,再加上多年的相处,醉月和程老的关系也从原来的生硬变得融洽起来。

    否则她也不可能光明正大地跟着程老来地里除鼠啊,她的职责不仅仅是除鼠而已,而且是处理掉一切危害农田的生物……

    “程老啊,你又带着这条蛇来地里了?”

    和程老说话的这个男子名叫李明亮,是曾经到城里发展的大学生,却因为在大城市混得不怎么样,找不到工作,只好回到家乡种地。

    “是啊,它挺不错的,跟狗似的。”

    “跟狗似的,它会给你叼鞋么?”

    “会啊,每天都给我叼鞋,热的时候还能给我解暑呢。”他的意思当然是醉月冰凉的身体,蛇可是冷血动物,在程老和醉月渐渐熟悉之后,在炎热的时分,他也敢将醉月缠在身上为自己解暑。

    清凉的感觉,就像是吃冰棒!

    程老知道不久之前才意识到养这么一条蛇不仅不亏,还赚了,大大的赚了!

    它可以为自己除田鼠、干农活、递鞋袜,不需要自己管大小便和食物,天天把孙女的屋子弄得干干净净,是一个超级保姆,还是个移动冰袋!

    就是有事没事儿就喜欢乱跑……不过夜幕降临之前肯定会回来,也不给自己惹是生非,可比什么阿猫阿狗好多了。

    “是真的吗?要是我也有这么一条蛇就好了,我家那条老狗什么都不会!”

    可是醉月根本听不进他们的对话里的任何一个字,整整一天她都被狂躁不安的内心给束缚住了。

    因为懵懂的春心正在荡漾,醉月每一天都要盘着一根绳子才能入睡。

    把那根绳子YY成一个帅帅的美男……

    等等,为什么美男子的样子有了明显的变化,身体立刻变得长条?!

    然后自己的身体和他的身体缠绵在一起……

    等一等,这一定是个错觉!

    醉月这才惊醒过来,张开大嘴,大口吸着空气,华容失色地望向周围安静的草地。

    原来是个噩梦,但愿不要成为现实!

    “看,我家的蛇还会给我田里拔野草呢!”

    程老嬉皮笑脸地对着男子和几个老农炫耀自家的宠物。

    醉月听了之后心中有句MMP不知当不当讲。

    你一年喂我鸡蛋的数量用手指都能数的清,喂鸡蛋时那心不甘情不愿的啊,还天天让我替你抓老鼠、除野草,还敢说是你养着我?!

    醉月用锋利牙齿撕扯着野草,以发泄自己心中的狂躁。

    “你家那蛇是不是有点凶啊……”

    “不凶,蛋黄它一直都是很温顺的,养了这么多年,连家里散养的鸡都没吃过!”

    程老回想起这些年蛇鸡共处的情景,醉月不仅不会伤害家里的鸡,还会赶走从山里跑下来偷鸡的狐狸和黄鼠狼,所以他才敢放心地打开了窗户,让醉月可以自由出入屋内和院子里。

    拔完草,醉月就掉头离开了。

    “程老,你那蛇跑了!”小伙子指着醉月远去的背影叫道。

    “没事,它会回家的。小李,我们继续干活吧!”程老抬起锄头,不以为意地回道。

    “对了,程老,我记得有很多蟒蛇是国家的保护动物吧,您有国家批准的饲养许可证吗?”李明亮瞥了眼土地上蜿蜒的蛇迹,疑惑地向程老问道。

    醉月属于缅甸蟒,也有人称为缅甸岩蟒,又叫南蛇、琴蛇。

    缅甸蟒头较躯体小,无毒,吻端扁平,有3对唇窝,体棕褐色,头背有棕色箭头状斑,背面黄色,满布不规则棕色云状大斑,腹部白色。泄殖腔两侧有一对退化的爪状残肢,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缅甸蟒以体型巨大著称,平均身长可达7米,体重可达91公斤。它们毕生会不断成长,大量的脊椎骨增生令其体型不断加长,而且雌性的缅甸蟒比雄性更为巨大。

    程老漠不关心地说:“咱这村偏,乡土人情也好,村里人不说,政府也查不到咱身上来,老奎家不是也曾经弄过三四条蟒蛇嘛,老丁家还打过鹰呢,也没见政府的人来过啊?”

    李明亮肚子里暗暗琢磨道:“……这么说只要小心一些,不引人瞩目,到山里偷偷打些奇珍异兽也不犯法咯?”

    别人的想法,醉月可是一点也不在乎,现在她只想要遵从血脉的指令……

    “好寂寞啊,好像被……”醉月的脑子里刚刚冒出这个想法就被自己遏制住了。

    她一本正经地对自己说:“不行不行不行!动物本能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了,我还是需要好好地静一静!”

    醉月迅速穿过嫩绿的草地,一头埋进水里,如鲤鱼跃龙门般舞蹈着,在水面上溅起一层层水花。

    少女心里有一条细细的暗河,据说有人的心地是柔软的森林与草场,细流涓涓而过时,清脆悦耳,花香弥漫,自己和别人都听得见。

    洗了个澡,感觉自己萌萌哒!

    闲暇之余摇了摇蛇信,醉月的脸上挂着一丝凝重,她在附近的农田里闻到了眼镜王蛇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