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蟒蛇的奋斗史 > 章节目录 【105】连战两场,眼镜王蛇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的罗刹居然会败给一条小蛇!”刘修文抱着头,搅着头发,一脸沮丧而气愤的小孩子的样子。

    “哈哈哈,好!”雷老板笑了,笑得十分开怀,因为赌场内大部分人都买鬼獒赢,这样自己就可以大赚一笔了。

    “嘿嘿,老板我说是吧!”白博士脸上也有光。

    “太好了,你赢了,三三!”雷小姐关切的眼神投来。

    “我的钱啊!我买两百万鬼獒赢,那可是我公司的流动资金啊!!”

    “黑幕!一定有黑幕,不可能有蛇能够做出这种动作打死鬼獒的!”

    “一定有后台操作,一道是斗兽场捣的鬼!退钱,把我们的前还回来!”如此的声音此起彼伏,毕竟除了那几个人,几乎所有人都买鬼獒赢。

    “不,我不服!”刘修文站起来怒喝道,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射过去,他悲愤地说:“一定是因为昨天我的罗刹没有睡好觉,发挥的不好,我不服,我要重新比过!”

    雷老板噗嗤一笑,调侃道:“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有睡好觉也算是借口?赌博嘛,输了就是输了,哪有不认输就能不赔钱的道理呢?”

    “我……我……我这儿还有一只强的斗兽,让我的海东青与你的蛇斗上斗一斗,如果我的斗兽能够赢,那么这场的赔钱就一笔勾销,如果你的蟒王能赢,那我就将赌金两倍赔付给你,你敢赌吗!!”

    “刘少爷,可是这斗兽场的规矩……”主持人刚说话,就被无数人给喝退,毕竟95%的人的大头可压在这里,也不好多说什么……

    “好呀。”雷老板不以为意地答应下来,“不过一场战斗下来,我的蟒虽然没受什么伤,但体力也有所消耗,要再次打上一场起码需要一个小时的休息吧?”

    “一个小时太长了,半个小时。”

    “好,半个小时就半个小时……”

    在斗兽场等待的时间里,便陷入了一种紧张、忐忑的气氛,因为大家都希望自己的前能够回来,又不希望。

    趁着这段时间,刘修文去了自己的准备室里……

    “什么?怎么可能!罗刹死了?是哪头狮子咬死的,还是哪只老虎干的?不过一般的狮虎只有被罗刹咬死的分……快说,到底怎么回事!”视频里,一个长相奇特的老头子叫道。

    刘修文羞愧又语塞地说道:“爷爷,是蛇……是被蛇,被一个四米多的蛇咬死的!!”

    “蛇?怎么可能,是眼镜王蛇还是黑曼巴?”

    “不是毒蛇,是蟒蛇,将罗刹活活绞死的!”

    “不可能,怎么可能有这么点儿就能够绞死罗刹的蟒蛇,我不信!”老头子叫道,唾沫都沾到了视频上。

    “可是事实就这么发生的,我也非常难以置信啊,爷爷……”

    “修文,立刻把那条蛇的图片发给我看看!”

    老爷子看到了醉月缠住鬼獒的照片时,眼睛都吓得跳了出来:“这……这是……!”

    “你这是怎么了,爷爷?”刘修文一脸奇怪地看向老爷子。

    “你看这条蛇身上的文理类似虎纹,神态也不像普通的蟒蛇那样慵懒呆滞,这应该和长辈所说的虺的特征一样!”

    “虺?”

    “蛇百年化蟒,蟒百年化虺,虺五百年化蛟,蛟千百年化龙!我立刻就过来看看,如果真的是虺的话,那可能就是传说中能成龙的蛇类啊,在灵异局工作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呢!”

    “成……成龙?”刘修文一时间都有懵了,难道那只蟒蛇真的是化龙过程中的虺?虽然爷爷经常疯疯癫癫的像是老顽童,但是他作为黑龙会的会长,也是曾经中华灵异局副局长,他的话应该是没问题。

    何况,龙,可是黑龙会的图腾啊。

    关闭通话视频,刘修文一脸阴冷地笑道:“如果真是这样,不能得到的话,只能毁了它……”

    半个小时过去,斗兽场的人们都紧张地回到原座,看着这场关乎自己巨额赌债的斗兽。

    醉月握在鬼獒尸体旁边正小小地休息,突然抬起头,看向那个从对面推来的网笼。

    “黑龙会派出的斗兽是,眼镜王蛇,毒龙!”

    网笼被打开,从里面钻出一条优美的眼镜王蛇,最为恐怖的是,它的体型居然有六米长!

    这是一条,一条比自己还要巨大的毒蛇,毒蛇!而且是有食蛇之蛇之名的眼镜王蛇!

    “哎呦,黑龙会居然用了毒龙!丝毫不给机会呀,这下有看头了!”

    “眼镜王蛇可是食蛇之蛇,这些我们的钱肯定能回来了,毒龙加油啊!”

    惬意地坐在贵宾席上的刘修文,嘴角画出一道弧线:“本来还打算用前天抓到的那条4米的太攀蛇的……不过,我必须毁了这条虺,毒龙,给我吃了那条虺,给我的罗刹报仇!!”

    醉月有些退却地退缩了,这仿佛,是回到了曾经,自己被眼镜王蛇追逐的时候的样子。

    蟒蛇没有毒牙,有的只是庞大、有力的身躯与毒蛇抗衡,可是当毒蛇也有强壮、庞大的身躯时,蟒蛇显然如此渺小不堪。

    虽然这一点放在醉月身上不适用,但还是很虚得慌……

    “我说……姐姐,同时蛇族,而且同是女人,为什么要自相残杀、为难呢。”醉月尴尬地冲向眼镜王蛇一笑,可是她得到的,只是致命的蛇吻。